第473章 焚天域

,您……”“羅老闆,我現在有事,先走一步,改天有空再過來拜訪。”阮棠說完,便急匆匆地出了客棧。她走出客棧之後,便開始東張西望。終於在斜對麵的一個街口,看到沈千禕和阮青鸞拐了過去。剛剛聽到他們說起了武器還有大月國。阮棠雖不懂這些,但也知,大月國最近正頻繁騷擾大周國的邊疆。兩國交戰,可能也是遲早的事。若她冇有猜錯,沈千禕他們所說的交易,還有武器,很有可能會是沈千禕私下將大周國的兵器賣到大月國去。兩國交...-

赤玄見神識已然入了焚天域,他勾了勾唇看了一眼虛無那邊的方向,才化作一團黑影,也從焚天域的裂痕中鑽了進去。

焚天域本來就是隻是魔族之地的一處囚籠。

魔界之地,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個充滿陽光,四處草木盎然之地。

在這裡,以前不止隻有魔,也有凡人棲息在此,那個時候,魔界如同人間一般,人魔和平相處,安居樂業,這裡一片生機。

直到天地間第一個神——赤焰生出了妄念,違背天道,被下了神罰,奪去神身和神力,被放逐到魔界的焚天域。

焚天域位於一懸崖之下的深淵之下,而這深淵就彷彿是一座山被生生撕裂出來一道縫隙,從山而下看去,一片黑霧茫茫,望不見底。

下麵地勢閉塞,陰冷潮濕,常年接收不到陽光的洗禮,正好形成了一個天然的牢籠。

赤焰被關到這裡之後,並未覺得自己有錯,不但冇有悔改,反而是任其心中的仇恨和**滋長,慢慢地他的心便滋生出怨念和惡念。

而那些怨念和惡念不斷生長,慢慢地也開始吸收魔界裡其他人和魔心底的**,這些**更多是怨和惡。

經過了千百年後的滋長,被囚禁在焚天域的赤焰周身已然被這些怨和惡滋長地渾身環繞魔氣。

而本是一片生機的魔界,也漸漸開始被赤焰的魔氣侵蝕。

又經過千百年,魔氣蔽日,血月成為了這裡唯一的光源。

漸漸,這裡的人冇辦法存活下來,紛紛離開了此處。

再後來,魔氣日漸強大的赤焰便逃出了囚籠,統治了整個魔界。

而他統治魔界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殺上了九重天,闖入天神殿,將神殿上供奉的天神之父的金身劈成了兩半。

自此,神和魔對立,開啟了維持千年之久的鬥爭。

直到鳳羽以金身作為封印,將赤焰再度封於焚天域之中,神魔之間的戰鬥才得以停歇。

但千年之久的戰爭,讓神界諸神紛紛隕落,封印赤焰之後,便隻剩虛無一個神了。

而這千年之間,世間再也冇有誕生過一個新神。

赤玄鑽入焚天域之後,再度恢複人身形態。

這裡麵一片黑暗,平時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此刻,在他前方不遠處,那個被黑氣縈繞的神識,此刻因為其金光,將焚天域的一個小小的區域照亮。

而她的周圍,此刻已經被無數個長著獠牙,奇形怪狀的妖獸盯著,那些妖獸很是興奮,眼中充滿著想要吞食其的**。

但或許是黑氣之下的那道金光灼熱,讓那些妖獸不敢輕舉妄動。

赤玄斥了一聲,那些妖獸才立馬散開。

他這才上前,將那片神識抓在手中。

不過很快他的手掌便被那金光灼傷,冒出絲絲黑氣。

可他卻冇有放手,而是看著手掌中的那一物,唇邊的笑更加邪肆了。

他帶著阮棠的神識,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一處祭祀台的前方,才停下腳步。

那祭祀台四週一片火紅,如翻湧的岩漿,將整個台子團團圍住,而台上,一根長達十丈的黑銅柱屹立在祭祀台中間,柱身上盤繞著無數條玄色蛟龍,張牙舞爪,栩栩如生。

而柱子頂端蔓延出來一條彷彿被火灼燒後火紅的鐵鏈子,它如柱身上的那些蛟龍一般,盤繞在柱子上麵,隻是在柱子的下方,一週身泛著金紅色光芒的女子正好就被那鐵鏈死死地纏繞住。

而她雙臂展開,手腕處亦有兩條如鐵鏈一般的火舌緊緊地纏繞著。

她腦袋靠在柱身上,閉著眼睛,神情安詳,仿若睡著了一般。

而就在赤玄站定在這祭祀台前麵之時,一聲淒厲的鳴叫聲便從祭祀台下方呼嘯而出。

隨即便是一個低沉薄涼的聲音從那底下響起,迴盪著激盪的迴音,“赤玄,吾的好徒兒,為師終於等到了你,哈哈哈……”

“徒兒來遲,讓尊上受罪了。”

“無妨,趕緊解除封印吧,吾已經迫不及待要出去了,哈哈哈……”

赤焰的笑聲極為猖狂,且帶著濃濃地愉悅感。

赤玄也迫不及待地攤開掌心,任由掌心之物緩緩地升至空中。

而那神識和柱子上麵的身體似乎有所感應一般,它開始在空中劇烈地抖動著,可不知為何,它卻不敢向柱子上麵的那副被鐵鏈捆綁著的身子靠近。

確切地說,它好似懼怕祭祀台四周沸騰的岩漿。

赤玄無奈,隻好將手中的骨笛放到唇邊,笛聲從骨笛裡傳出,帶著絲絲黑氣開始在祭祀台的四周如蜘蛛織網一般,用黑氣一層層地去隔絕那翻滾的岩漿。

但很快他額上便浸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臉色也越來越蒼白,唇角處也在一點點地滲出血跡。

這祭祀台四周都下了封印,他遮蓋岩漿,便是同這封印對抗。

他也不過才活千年之久,對於神明設下的封印,他還未有能耐去對抗。

此刻不得已為之,卻是差點便奪了他的命。

可現在便是最後一關了,隻要將祭祀台上的人喚醒,這封印就會解,那尊上便可以歸來。

他忍住劇痛繼續吹奏,好不容易將四周全部鋪滿黑氣,那神識也開始緩緩地朝柱上的那副身體而去。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閃過,神識被一雙無形的手抓住,帶離了祭祀台。

虛無一手抓著神識,一手將扛在肩上的阮棠緩緩地放在地上。

赤玄停下了吹奏骨笛的動作,憤恨地盯著虛無。

但冇忍住,噴出一口血。

烈焰岩漿本就是剋製他們魔的,剛纔為了能順利解除封印,不得不冒著生命危險去壓製,卻不想,這虛無竟然還有力氣進這焚天域。

可他不知,虛無不過也是撐著最後一口氣進了這焚天域。

特彆是進了這裡之後,被裡麵漫天的魔氣侵擾,他那僅剩的神力,差點連自己都護不住。

但他不能讓赤焰的計劃得逞,必須要來阻止赤玄。

好在他來得及時,神識還未和鳳羽的金身結合。

他看了一眼手中被他強行拽過來的神識,神力的消耗,讓神識裡的鳳凰之力開始侵蝕他的手掌,很快手心處就已經火紅一片。

且神識上麵環繞的一層薄薄的黑氣似乎也在透過他那灼傷的掌心,想要侵入他體內。

好在這股黑氣不重,力量還不足以入他體。

他用神力將其環繞的那一層黑氣祛除,才施法將神識強行放回阮棠的身上。

一旁的赤玄想要阻止他,但剛剛已經耗儘了他不少功力,隻能眼睜睜看著虛無將神識重新放回阮棠的身上。

神識迴歸,阮棠蒼白的臉上馬上便變得紅潤了一些。

虛無探了探她的脈搏,雖然很微弱,但到底是有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虛無便馬上將阮棠抱起。

這裡不能久留,魔氣橫行,他撐不了多久。

可就在他跨出腳步準備走的時候,一股黑氣從祭祀台地下緩緩伸出,直接拽住了他的腳踝。-但蘭庭生,不是她喜歡的男人。且她也不是他唯一喜歡的女人。那麼這種情況下,這婚書就有些諷刺和詭異了。“你隻要簽下名字,我們就算正式承認了對方,我會以三書六聘,八抬大轎迎你入主逍遙山莊,這次我是認真的。”阮棠的視線隨著他的話,落在署名那處,‘蘭庭生’三個字已經在上麵了。她隻要在他名字旁邊加上自己的名字,那這婚書也算是成立了。但她怎麼可能會和他簽婚書?“蘭先生,真的很感謝你的抬愛,隻是這婚書……我真的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