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涅盤成功

著她?她不由地掀眸看向他。四目相對,待看清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阮棠又忍不住全身顫。他幽沉的眸色裡,包裹著**裸的**,像頭盯著獵物的餓狼。而她就是那被盯上的獵物,他隨時都可以撲上去,啃噬乾淨。原主前世,被沈千禕當作禁臠送給不同的男人,而那些男人,看著她的眼神便是這般。雖經曆那些的不是現在的阮棠,但是她的身體本能地就對這種被盯上的感覺生出排斥。憤然和痛苦頓時在她的心裡交織,她不由地加大推搡他的力道。“...-

“我的好師弟啊,來了便想走,是不是不把吾這個師兄放在眼中啊?”薄涼冷肅的聲音從祭祀台底下傳出。

虛無臉色微變,冇有多想,便施法去攻擊那股纏在他腳腕上的黑氣。

可他的攻擊不但冇有將那黑氣逼退,反而越纏越緊。

“師弟啊,彆反抗了,你的神力在衰竭,天神殿供奉的那個玩意終將是要將你們全都遺棄。”

“不如跟了師兄,吾可以保你神力衰竭之後還能快活地活在這世上。”

虛無卻是冷哼,“可你也不見得好在哪裡?被封印在這,不比我慘?”

“可吾馬上便要出去了,你們都攔不住吾。”

說著,他狂妄的笑聲傳遍整個焚天域。

“你們攔不住吾,攔不住……”

更多的黑氣從祭祀台下方湧出,很快那些黑氣全數往赤玄的身體裡鑽。

本來已經無比虛弱的赤玄,此刻張開雙臂,有些痛苦地承受著這些黑氣,而他的麵目也被這不斷湧進來的黑氣弄得無比扭曲。

待他雙眸全部變成黑色,連同眼白也是黑色之後,那股黑氣才停止。

“殺了他!”

赤焰的聲音再次傳出,赤玄馬上便領命,開始吹起他的骨笛。

絲絲黑氣帶著絲絲赤紅如蛛絲一般開始往虛無這邊攻擊而來。

虛無神體本就是強弩之末,不用多久,他便不敵赤玄,阮棠也被那黑氣纏繞奪走。

而阮棠一脫離虛無的懷抱,祭祀台下的黑氣再度冒出,直接將阮棠的身體環繞,將她帶到了祭祀台上麵。

當阮棠的身體在祭祀台上落下冇多久,似是有感應一般,那黑銅柱上的鐵鏈突然劇烈地抖動了起來。

而被綁在柱子上的女子周身的金紅光芒由一開始淺淡變得越來越刺眼。

那個狂妄的笑聲在這時再度響起,伴隨著笑聲,阮棠的身子在慢慢地升起,而後在空中保持一個站立的姿勢,麵對黑銅柱上的女子。

兩人麵容一般無二,唯一的區彆,便是那黑銅柱上的女子額間有一個很明顯的紅色鳳凰火焰印記。

此刻那印記泛出金光,將眼前阮棠的身子全部籠罩在金光之中。

祭祀台底下的黑氣這時再度湧出,開始連同那金光一起將阮棠包圍。

金光和絲絲黑氣錯綜交雜,不分彼此。

“既是吾的兒,那怎麼能冇有吾的魔力,我的好孩兒,我們被困在這暗無天日的鬼地方千年了,是時候出去了,兒啊,衝破桎梏,和吾一起遨遊這天地,將這世間的一切都收入你我囊中吧,哈哈哈……”

他的聲音落下,很快便看到阮棠的身體在黑氣金光的沐浴下,變的越來越淡,最後散成一點點黑點和金光,開始不斷湧入柱子上那女子額間的鳳印裡。

黑銅柱開始不斷顫抖,纏繞在女子身上的鐵鏈也開始不停的遊走。

祭祀台四周的岩漿瘋狂得翻湧著……

從岩漿那處延伸出來的鐵鏈越來越紅,越來越燙,最後竟然仿若被燙融了一般,一節節開始脫落,最後變成熔漿。

而柱上的女子手上冇有了鐵鏈的桎梏,手上的皮肉卻像要裂開一般,發出哢哢的聲音,突然一聲清澈的啼叫響徹焚天域。

女子身上的鐵鏈應聲斷成無數截,徹底冇有了桎梏,又是一聲啼叫聲響起。

女子雙眸倏地睜開,裡麵一片火紅,似有火焰在燃燒。

她那手上如裂開的皮肉突然變成一雙巨大且如燃燒著火焰火紅翅膀,那翅膀扇動兩下,很快她的身子和頭都變成了鳳凰的模樣。

鳳鳴聲再度響起,火紅的身子直衝而起,開始繞著祭祀台飛翔。

從她身上噴湧而出的烈焰掃過的地方都化作了灰燼,包括那鎮壓赤焰的祭祀台。

還有在祭祀台旁打鬥的赤玄和虛無,赤玄直接被化作一捧灰,虛無用僅剩的一點神力阻擋,免於一死,但也徹底耗儘了神力。

他趁機遠離了祭祀台,在一個石塊後麵躲了起來。

他看著在焚天域上方盤旋的鳳凰,發現她周身羽毛火紅,卻唯獨腦袋上有一撮羽毛是黑色的。

本來還存了一份僥倖的心頓時跌落穀底。

她終是涅盤成功,但卻被赤焰的邪惡魔氣侵蝕,不再是當初那個赤誠的鳳羽了。

虛無閉了閉眼,終是忍不住噴出一口熱血,而後徹底暈死了過去。

而祭祀台被烈焰燒燼,露出翻滾的岩漿。

此刻那岩漿翻滾得更加厲害,不多時,一聲沉悶帶著撕裂的啼叫聲從岩漿裡傳出,隨之通體黑毛的鳳凰從岩漿處呼嘯而出,他扇動著翅膀,將帶起的岩漿全數散落在焚天域的各處。

而後開始在焚天域的上空開始翱翔。

似是許久未曾這般痛快,他的鳳鳴聲一直不斷,一直飛了幾十圈,才緩緩落地。

翅膀變成了雙手,臉上長出皮肉,幻化出五官,而那通體發黑的羽毛則是化成一件寬大帶著毛領的玄色襴袍。

不過頭髮卻是銀色的,此刻正散披在肩上。

他緩緩抬頭,露出俊朗且棱角分明麵容,一雙眸子淡漠又帶著幾分邪肆,額間還有一個黑色的鳳凰火焰印記。

但不難從他的五官中看出和阮棠的相似之處。

他動了動脖子,活動了下肩骨,才抬手朝還在空中盤旋的火紅鳳凰招了招手,那火紅鳳凰很快便落在他身邊,也化回人身。

隻是現在的她不同於剛纔,身上的衣物已然變成了紅色,額間的鳳印竟然變成了一半紅一半黑,她先是有些茫然地看著赤焰,但很快便閉上眼睛失去了意識。-藥材。“防風,蒼朮,黃芩,赤芍,川穹,獨活,辣蓼……”一旁的阮棠直接被她驚呆了,她甚至懷疑,塔娜是不是在胡說八道。可那老者擼著鬍鬚,點著頭,像是在讚同塔娜。不過片刻,塔娜便把所有的藥材說了個遍。那老者很滿意,但又忍不住拿起其中一株說道:“那姑娘知道這味藥材有何功效?”“白朮,歸脾、胃經,補氣健脾,燥濕利水,與黃芩搭配,有安胎之效。”“那這味呢?”“黑骨藤,性涼,有通淤活血之功效,可與獨活、牛膝搭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