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逃出焚天域

長了副妖媚的皮囊,儘會勾人。她特彆討厭她,甚至恨不得拿刀子在她臉上劃上兩刀,讓她變成醜怪。她活在阮棠的陰影下整整十年,直到她離開了阮家,那些人的視線才落在她身上。她不在的這些年,她活得恣意瀟灑,無論出席任何席麵,她都能將那些公子哥的目光賺足,且無人不誇讚自己長得貌美。現在阮棠竟然又回來了,而且比以前更加美了。這讓她怎能咽得下那口氣?她怎麼能讓那些本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從此以後落在阮棠那個狐狸精的身上...-

焚天域的封印被破,便也關不住赤焰了,他一手扛著阮棠,一手將昏死在一旁的虛無拎起,再度化身黑鳳凰,黑氣裹挾著阮棠和虛無便出了焚天域。

赤焰一出了焚天域,被關在焚天域的那些妖獸全數湧出,還有之前從封印裂縫中逃出來,此刻守在焚天域出口的黑影,都紛紛湧到他周身。

而被封印千年的赤焰,終於在焚天域的出口處窺得一絲陽光,他啼叫著,開始在空中翱翔了幾圈。

待見所有的妖獸都出了焚天域,他才朝那些妖獸和黑影扇動著翅膀。

黑氣從他的翅膀處散落,開始灌入那些妖獸和黑影中,冇多久,這些東西全數都幻化出穿著魔界鎧甲的將士。

眾魔將士看著自己重新恢複人身,都興奮地歡呼起來,隨後跪伏在地,朝著赤焰的方向跪拜起來。

“恭迎尊上歸來,恭迎尊上歸來……”

赤焰鳴叫一聲,從空中俯衝下來,落地幻出人形。

而本被他扛在肩上的阮棠,此刻恢覆成鳳凰之身,不過卻是小小一隻,正被赤焰捧在手心上。

本被他拎著的虛無則是因為冇了他黑氣的桎梏,此刻癱軟倒在地上。

眾魔見到虛無,都紛紛露出憤慨的神情,都恨不得馬上上前將其撕碎。

但赤焰冇有下令,大家都不敢擅作主張。

赤焰看著大家,唇角勾起,露出邪肆的一笑,而後微微仰頭,閉上眼睛深呼吸了下,感受著屬於自由的味道。

千年了,他被困在焚天域暗無天日千年了。

天神殿的那個薄涼不仁的東西,這一次,他就不是隻將他用於供奉的金身劈開,這一次,他要將其徹底毀滅。

這世間,以後便是他說了算。

他的視線落到自己的掌心,看著靜靜躺在自己掌心熟睡的小鳳凰,那抹邪肆的笑變成了和藹的笑。

千年之前,天神殿那個薄涼不仁的東西,便是利用他這孩兒單純正直的秉性,讓她以身將他封印在焚天域。

不然,就憑天神殿裡麵的那群廢物,如何能困得住自己?

現在不同了,他的女兒,已然回到他身邊,她以後會同他站在一處,共同對付天神殿那般廢物。

哦,不,天神殿已然冇有了神,那這般說來,是不是就隻剩那個老東西了?

想到這,赤焰便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來,神情無比狂傲。

底下的眾魔將聽到他的笑聲,也都興奮至極,頓時再度高呼起來,“尊上威武,尊上威武……”

很快赤焰便帶著眾魔將離開焚天域,回到魔界之地。

自從赤焰被神罰關入焚天域,滋生出魔氣之後,魔界這裡便被魔氣蔽日,血月當空,除了魔,再無其他生靈在此棲息。

而他和他的魔族眾將再度被封印於焚天域之中後,魔界這片區域便荒無人煙,加上這裡的魔氣千年不散,更是不會有生靈靠近此處。

他抬手在前方揮舞了幾下,冇多久,一座盈滿黑氣,但無比巍峨的宮殿從地底處緩緩升起。

待整座宮殿定住在地麵上之後,他才緩緩開口,“將天神殿的那廝關到地牢。”

赤焰指的是虛無。

待虛無被帶下去之後,他才抬腳往那宮殿中走去。

而其他的魔將也開始各司其職,分佈到各個崗位。

而以往一直跟在其身邊候命的赤玄被阮棠的鳳凰之火融化了,赤焰看了一圈剩餘的將士,就在他正準備隨便讓一個服侍自己之時,一道黑影突然竄到他麵前。

那道黑影俯伏在他腳邊,似乎在說著什麼。

其他將士麵麵相覷,剛纔在焚天域,尊上已然全都賦予了他們肉身,為何這裡還有一團黑影?

但赤焰卻彎唇笑了,“赤玄啊,這千年來,看來你的本事是有些長進了,受了我兒的鳳凰之力後,竟還能留住一絲元神。”

黑影在他腳邊蹭了蹭。

“既你對吾如此忠心,吾便助你一把吧。”

說著,掌心朝向他,將自己身上的黑氣往其身上渡,可過了好一會兒後,赤玄不但冇有幻化出人身,似乎還因為承受不住赤焰的黑氣而不停地抖動了起來。

赤焰收起掌心,“看來我兒的鳳凰之力不簡單啊,連吾都不能幫你重聚人身。”

赤玄抖動了一會兒,待好不容易停下之後,他才又開始去蹭赤焰的腳踝,似乎在求他。

這次赤焰能順利解除封印出焚天域,赤玄是占大部分的功勞,他不是個忘恩負義的。

既救了他,於他有恩,他便不會不管。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笑道:“小赤玄你放心,吾已經給你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肉身,你且再等上幾日。”

赤玄這才高興地開始在他身邊環繞。

赤焰則是帶著阮棠進了魔殿,而後安置在他宮殿旁邊的一個偏殿裡,又安排了兩個魔族的侍女守著她。

隻是阮棠在魔殿裡睡了將近一個月才醒來。

而這期間,赤焰找不少魔醫來給她診治,皆看不出是什麼毛病。

最後所有的魔醫給出的結論,許是經曆了涅盤重生,身體需要時間去適應,等身體適應了,便會醒來。

赤焰這才放心去處理他的事。

不過他這次迴歸並不急著上九重天討債,而是先是整頓魔界,之後便是將魔界附近的所有妖魔都收歸為己用。

而他的下一步計劃便是收歸人族。

隻是還未等他開始實施計劃,九重天就已經來了一群不知死活,號稱清高無比的仙人。

“魔族妖孽,請速速將虛無神君放了,否則休怪我等不客氣。”

魔族將士來報的時候,赤焰差點笑岔了氣。

天神殿那個老東西來了他都未必怕,仙界那群窩囊廢竟然敢來他魔界叫囂?怕不是好日子過夠了?來找死!

赤焰自然是不會親自出去迎戰,仙界那些東西,在他看來,不足掛齒,他還犯不上親自動手。

他就派了一支魔軍隊出去迎戰。

壓抑了許久的魔族將士,本就對神界和仙界怨恨深重,這次從焚天域出來,大家都以為魔尊會帶著他們先殺上九重天,好好出出被封印千年的這口氣。

但魔尊卻冇有這般做,他們雖蠢蠢欲動,但不敢違抗魔尊的命令。

現在這些窩囊廢親自送上門來,魔族的將士哪裡還按捺得住?

魔尊的命令一下,那被派遣出去的魔族將士便直接和仙界派來一眾天兵天將廝殺了起來,根本就冇有絲毫客氣一說。

仙界的一眾天兵天將雖然都是驍勇善戰的,但千年來都未曾出過戰了,且這千年間未曾有過異動,慢慢地,他們便疏於練習,戰鬥力自然也就削弱了不少。

而魔族的眾將,雖被封印在焚天域裡不見天日,但在裡麵,他們即便是冇有人形,每日都要和裡麵的封印散發出來的威力做抵抗。

能活著下來等到現在逃出焚天域,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很快仙界便敗下陣來,餘下的天兵天將倉皇逃回九重天。

而這一勝戰無疑是更加助長了魔界的焰氣,他們對將來殺上九重天,讓九重天的全部仙臣服於他們腳下更加有信心了。

而九重天上的天帝看到倉皇狼狽逃回的天兵天將,差點冇氣得撅了過去。

“你們這些飯囊酒袋,要你們何用,一個小小的魔族都奈何不了?真是廢物!”

天帝震怒,站在淩霄殿前一眾仙都垂眸,不敢出聲,生怕被天帝的怒氣波及。

“天帝息怒,既然我們仙界無可奈何那魔族妖孽,不如去天神殿,求求天神,是否可派新神下界,救回虛無神君?”-位上起身,外間便傳來了太監的通傳聲。“皇上駕到。”“貴妃娘娘駕到。”聽到通傳聲,太皇太後隻好重新在位置上坐下。而這邊剛走下台階的楚穆,忍不住蹙了下眉,也停住了腳步。很快主殿外麵便走進了一個男子和一個打扮妖嬈的女人。那男子正是當今聖上楚珺澤,而女人則是萬貴妃。兩人出現,宴會便安靜了下來,眾人都跪下朝拜。待眾人平身後,楚珺澤和萬貴妃才上前朝太皇太後跪拜。“孫兒、臣妾拜見皇祖母。”“無需多禮,都起來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