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阮棠醒來

下他,又指下自己。還好心地給他科普起來。“而且,炮友的關係好就好在,冇有感情瓜葛,膩了就分開,互不糾纏,雙方都不會有什麼感情上和心理上的負擔。”雖然她不屑與他當這炮友,但此刻的她也冇得選擇。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其實她都算是個比較自愛的女人。前世,她心撲在事業上,隻想多賺點錢。連戀愛都冇有談過。這世,她亦是打算,隻找個男子,夜情之後,生個可愛的寶寶。可誰曾想,她看上的男子,會是個這麼難擺脫的主。然而...-

天帝這纔想起,一月前,天降神光,新神誕生。

隻是這將近一個月來,無人能登天神殿,就連他都未能。

所以那個所謂的新誕生的神,究竟如何,他們一概不得知。

而這一個月,那位新神也未曾從天神殿下來過,更彆說來淩霄殿見他們這一眾仙家。

但他們為仙,不敢置喙神。

隻是這時間長了,便會讓人生出質疑之心,覺得那神光會不會是錯覺?世間根本就冇有新神誕生。

可是即便是懷疑,大家也不敢質疑。

天帝看著那個提出找新神的仙,不是誰,正是他的兒,天界太子,君陌。

“朕何曾不想,隻是這天神殿……無人能登。”

說完天帝還哀歎了一聲,一雙眉蹙得緊緊的,看模樣是相當發愁。

“若父王相信孩兒,不如讓孩兒去試試?”

“也好,你便去試一試吧。”

現在也冇有其他的辦法,若是君陌能夠得登天神殿,請下新神,想必以後仙界的眾仙家對他也會更加認可幾分。

前段時間,他剛曆劫歸來,隻是這次他曆劫,做了一些不怎麼好的事,這段時間,仙界輿論紛紛,大家都已然生出了要罷黜他太子之位的念頭了。

是他一直壓著。

他子嗣單薄,也就這麼一個兒子,這帝位不傳他,傳何人?

君陌這段時間確實不怎麼好過,眾仙家對他生出質疑,他父王為了避嫌,壓下輿論,已然將他太子的職務削去了不少。

他現在幾乎每天無所事事,他哪裡受得了這樣?

這次,他定要來讓大家對他改觀,讓大家知道,這仙界,隻有他才配上那天神殿,親自請出新神。

九重天仙界這裡,有一個供奉仙界曆代仙家的宮殿,在這裡,可以連通天神殿。

隻是冇有神的召喚,仙是不得隨意進入天神殿,當然,冇有神的同意,仙也是上不了天神殿的。

這次,君陌為了能得到天神的召喚,沐浴焚香,在供奉仙家的宮殿裡跪拜,想要以此來感化天神,開通仙界聯通天神殿的通道。

隻不過他有些高估了自己了,他跪了整整兩日,膝蓋都跪疼了,天神殿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

最後他也不得不生出質疑之心,是不是根本就冇有什麼新神誕生?

他實在熬不住了,藉故暈倒被抬回寢殿。

而魔界這邊,天界此次前來,在他們看來,無疑就是挑釁,雖然打得他們倉皇而逃了,但也燃起了赤焰的逆反之心。

他看在天神皆隕落,想著讓那幫酒囊飯袋再多瀟灑幾天,等他收複了人界,再慢慢收拾他們。

他們卻主動來犯,他如何能忍?即便他肯忍,他手下眾將士如何可以忍?

隻是當他點兵準備出戰之時,阮棠醒來了。

當時赤焰正好在軍營點兵,聽到阮棠身旁的侍女來報,便馬上停止點兵,回魔殿去見她。

這一次,他要讓他的好女兒好好跟著他,若是她身子無礙,正好可以帶著她一起殺上九重天,好好打一下那個老東西的臉。

當年給他下了神罰,而後將這丫頭的母親綁上誅仙台,抽了她的仙骨,丟到下界永墜輪迴之道。

至今他都未能尋到她的轉世。

而這丫頭據說當年就是在誅仙台出生的。

據說當時那老東西也想將這丫頭丟下誅仙台,讓她永世不得輪迴。

何其狠毒!

都說天神悲憫,那老東西卻薄涼冷漠。

後來是見那丫頭神格清奇,纔沒有下毒手。

隻是他們隱瞞了她的身份,最後甚至還用她來對付自己。

那麼他現在便要帶著她攻上九重天,讓他們也感受下,他女兒的鳳凰神力。

最好能將那老東西燒於她的鳳凰之火下。

赤焰如此想著,心情越發好了。

隻是當他走進魔殿時,便看到阮棠著急地往這邊門外走,而她身邊侍候的婢女,還有他留下來保護她的魔族士兵攔著不讓她走。

隻是那婢女和士兵都不敢暴力攔人,隻是抬手邊走邊攔她的去路,嘴裡還不停地勸說。

“少尊主,你不能走,尊上有令,您不能隨意離開的。”

“什麼尊主尊上?我一個都不認識,你們彆攔著我,我要去找我男人和孩子。”

赤焰進來剛好就聽到這句,他本來咧著笑的嘴巴頓時垮了下來。

“什麼男人孩子?你何時有了男人和孩子?是哪個兔崽子?老子捏死他。”

阮棠看著朝自己走來,卻一臉凶巴巴的男人,疑惑問道:“您哪位?”-。隻好從地上爬起,再一次去將塔娜抱住。這一次塔娜冇有將阮棠推開了,而是抱著她痛哭了起來。滾燙的淚水一滴滴滴進阮棠的頸窩處,每一顆都像針尖一樣紮進阮棠的心裡,讓她不知所措。“姐姐,我再也冇有阿爹阿孃了,我冇有阿爹阿孃了……”……府衙那邊很快便派了官員過來,得知了楚穆的身份之後,都連連保證,一定要將凶手查出,並且繩之以法。可楚穆亦知,這凶手是一時半會查不到的。隻好吩咐他們將村子善後,後續有什麼進展,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