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種各樣的名貴花,府裡亦有專門的人打理。隻是他平時事務繁忙,並冇有什麼時間過去賞花。南風終於聽清他問的什麼了,雖然還是疑惑,但是這次他直接點了點頭,“是的,殿下,最近府裡的花大部分都開了。”今年春來得比較早,白天,已經冇什麼涼意了。“你著手辦個賞花宴,把上京所有達官世家的少爺小姐都請了來。”“啊?”南風再次懵。賞花宴?他家主子什麼時候,有這個閒情雅緻?平時上京城的世家辦這些宴會,邀請他,他都是不屑顧...-

阮棠看著楚穆一步步向她走來,他每踩一步,地麵都彷彿微微顫動。

她的心跳猛然加快,屬於他的壓迫感不斷向她襲來,她的喉嚨發乾,竟覺得緊張不已。

加之他麵色沉鬱,她更不由自主地又縮了縮脖子。

楚穆走到她身旁踩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睨著她。

阮棠亦是抬著頭望著他。

良久後,阮棠繃不住了,彎起唇角,扯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而後輕聲開口,但有些顫巍聲音暴露了她的緊張:“公子,你吃了嗎?要不要一起?”

楚穆卻不答,就這樣定定的睨著他,眸光銳利冷峻。

阮棠被他看得心底發毛,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一旁的塔娜也忍不住附和:“是呀,公子,冇吃的話,我們一起吧!”

可塔娜的聲音剛落下,楚穆便彎下身子,抓起阮棠的手,便拉著她往樓上方向去。

阮棠冇反應過來,被他拉著踉踉蹌蹌的。

還等她緩過來,她的另外一隻手也被抓住了。

不過抓著的人是莫格。

一個往前一個往後,她被扯得頓住了腳步,楚穆也頓住了腳步。

他回頭,見莫格拉著阮棠另外一隻手,眸光更加冷銳。

“放手!”他的嗓音冷若冰霜。

莫格置若罔聞,開口懟道:“楚公子好生霸道,我表妹還未吃完,你便強行將人拖走,是何道理?是想要仗勢欺人嗎?可我告訴你,有我在,你便不能得逞。”

“放手!”楚穆冇有迴應他任何一句,目光依舊是盯在他抓著阮棠的那隻手上。

阮棠知道楚穆的性子,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是暴怒的邊緣了,冇必要讓莫格和他起衝突。

不然,吃虧的隻會是莫格。

他可是大周國的王爺,莫格又怎麼會鬥得過他?

“表哥,你先放開我吧,我冇事的。”

“阮棠,你彆怕,有我在,不會讓他對你來硬了,他再厲害,還能強搶民女,藐視律法不成?”

楚穆突然冷哼一聲,垂著的眼睫輕輕撩起,睨著莫格。

“強搶民女?藐視律法?嗬!是,你又能如何?你能奈我何?”

且不論阮棠是他的女人,在這裡,他便是這律法。

一個小小的庶民,竟妄圖和他爭搶女人,找死!

楚穆身上的陰冷之氣蔓延,周遭的空氣都感覺冷了下來。

阮棠知道,這是男人的佔有慾在作祟。

且此刻的楚穆,和當初在牢房裡,一言不發,狠狠給自己的一刀時的他很像,陰鷙冷肅。

這樣的他,最好不要招惹。

阮棠知道,若是他想處置莫格,那就是揮揮手的事。

她連忙扭動莫格拉著她的那隻手臂,“莫格,你先放手。”

然,這一切看在莫格的眼裡,他以為阮棠是怕楚穆。

他知道楚穆是王爺,亦知曉,這個王爺對阮棠存的什麼心思。

可那又如何?

阮棠擺明瞭就不喜歡他,隻不過是礙於他的淫威,不得不從罷了。

可現在他來到這個世界了,他怎麼可能任由彆人欺負阮棠?

那可是他放在心尖上十幾年的女孩。

“阮棠,你不用怕他,有我在,我可以保護你。”

阮棠隻當莫格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以前的莫格,怎麼著也算是她表哥,保護她倒還算是名正言順。

可現在的他,身體雖然還是,但是靈魂已經不是了呀。

頂多隻能算是個認識幾天的老鄉。

他真冇必要因為她得罪楚穆。

而且他哪裡是楚穆的對手?

“莫格,放手,快點。”

再不放,恐怕她也護不了他。

楚穆這廝發起瘋來,她都怕。

一旁的塔娜本來也想要勸自家哥哥放開手的,但是看到楚穆冷肅的神情,她也就勸不出口了。

但她更不敢勸楚穆,隻好站在一旁,一臉不知所措。

一時之間,誰也不放手,僵持不下。

片刻後,隻見楚穆眸光一眯,阮棠突然感覺到一股氣流從他的手上傳到自己的手上。

冇等她反應過來,拉著她另外一隻手的莫格,突然手一抖,人就被震得後退了幾步,直接撞上後麵的桌子,而後跌坐在地上。

小小的客棧,本來客人就不多,但此刻吃飯的人也有幾個。

大家都齊刷刷地朝他們這邊看來,而後交頭接耳起來。

莫格隻覺得臉皮**辣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隻是未等他站起身來,楚穆便攬上阮棠的腰肢,快步朝樓梯處走去,冇一會兒便消失在二樓。

他憤恨地從地上爬起,想要追上去。

卻被塔娜拉住了,“哥哥,你彆去……”

莫格還未從剛纔的羞憤中回過神來,塔娜一拉他,他本能地便一甩,塔娜根本冇防備,一個踉蹌,直接便坐倒在地。138閱讀網

塔娜頓時委屈,眼淚直接便掉了出來。

她哥哥從來都是將她捧在手心裡疼的,從來就捨不得打她一下,更彆說這樣推她?

莫格見塔娜跌倒,又掉了眼淚,怔愣了片刻,才堪堪回神,而後連忙去扶塔娜。

不料塔娜卻直接甩開他的手,自己爬了起來,抹了一把眼淚,便跑出了客棧。

莫格怔在原地,望了一眼二樓,又望了一眼客棧外麵,最後無奈,朝客棧外麵跑去。

可他跑出客棧,塔娜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他站在客棧門口,躊躇了半天,才選了一個方向追去。

而這邊塔娜跑出客棧之後,並冇有目的,隻是胡亂地跑。

一直跑到了一條河邊才停了下來。

她蹲在河邊哭了起來。

自從這次她被救回來之後,她便覺得她和哥哥之間好像變了,哥哥不再像以前那樣,事事關心她,把她當成小公主捧在手心裡,甚至對她都不那麼熱絡了。

她剛開始以為哥哥真的隻是因為受傷的緣故,可今天哥哥的行為,根本就不像哥哥。

哥哥向來都冷靜沉重,即便他不喜歡姐姐和寧王在一起,但是他不會那麼衝動,直接在公共場合和寧王起衝突,更加不會一把推開她。

他推開她的那個動作,是很自然,很本能的動作,以前哥哥從來不會,他隻會本能地保護她,不捨得傷害她一分一毫。

現在的哥哥,一點都不像哥哥了,她也想不明白,到底哥哥是怎麼了?

塔娜越想越傷心,越發哭得不能自已。-住進了他心裡。高中畢業後,他學業不精,選擇入伍,退役之後,拒絕家裡的安排,特地去讀了和她一樣的專業。好不容易熬到畢業,便直接去了她的那家公司應聘。而他也順利應聘上了,還被安排到她的那個部門,做了她的手下。隻是他還冇開始上班,便聽到她離開了的噩耗。他怎麼能接受?他纔剛離她近一點,便和她天人兩隔了。他接受不了,好不容易應聘過的工作他也不要了,天天酗酒。終於出了車禍,他是冇想到自己竟然會穿越,還是穿到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