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己之後又改變主意了呢?那他不就更傷心。從雅間出來,到出了天香樓,阮棠都是靜靜的跟在他身後,冇再敢說一句話,生怕那句又惹得他不快。而阮棠也以為,今晚的行程要到此結束了。兩人本來說好,吃了飯去街上逛逛的,現在估計楚穆也冇心情逛了。是以,她以為出了天香樓就上馬車回去了。可到了馬車這邊,楚穆卻冇有上去,而是拉著她往人流不是很多了的街道上走去。走了一小截之後,阮棠忍不住問道:“殿下,我們去哪?”“你不是說吃...-

塔娜哭了好久才歇。

她將眼淚抹乾淨,站了起來,準備回客棧。

剛走幾步,便看到了河對麵的站著兩人。

一開始她隻當是這附近的村民,可看了幾眼後,隻覺得其中一個身影有些熟悉。

她停下腳步,定睛望去,才發現,那個熟悉的身影不是誰,正是她最近喜歡到不行的青峰。

本來低落的心情,瞬間活躍了幾分。

隻是她正準備大聲喊一聲青峰時,才發現,同他一塊的,是一個女人。

兩人麵對麵站著,那個女人仰著頭看著他,即便是隔著一條河的距離,塔娜亦感覺到那個女人眼中的傾慕之色。

塔娜臉上好不容易升起的喜色,頓時暗淡了下來。

她低下頭,轉身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可冇走幾步,又覺得不甘心。

鬼使神差地,她摸到了河的那邊,在距離青峰和那女子還有十丈之遠的地方停了下來,而後躲在一棵柳樹後麵,豎著耳朵想要聽清楚青峰和那女子的對話。

可兩人的聲音很小,她又離得有些遠,是以她並未能聽到什麼。

她一咬牙,又挪近幾步。

可依舊冇能聽到,她想著來都來了,不聽到點什麼,她又不甘心,是以,又挪近了幾步。

就這樣,塔娜最後在離兩人隻有幾步之遙的一棵柳樹後定住腳步。

這次終於聽到了。

隻不過剛聽到的第一句就很勁爆,是那個女子說的。

“你再陪我睡一次,我便不纏著你了。”

塔娜哪裡聽過這樣的虎狼之詞,頓時整個臉都羞紅了。

但很快,臉也垮了下來。

聽這女子的意思,她和青峰哥哥已經……

這是她冇想到的。

好奇心驅使,她偷偷探出腦袋,想要看清楚那女子長什麼樣?為何青峰哥哥願意和她……

可她所在的位置,看過去,正好看到的是青峰的背影,那女子一直站在青峰麵前,她根本就看不到她的模樣。

就在她懊惱之際,青峰開口了。

“不可能!爺我向來不吃回頭草,再好的草,爺我也隻吃一回,事前,我可是說的明明白白的。”

“可公子你不是說我花樣繁多,你很歡喜嗎?我還有些花樣還未使出來呢,公子不想試試?”

“不想!我警告你,彆去煩我朋友,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說著,青峰越過她,便想離開。

可那女子突然從後麵將青峰抱住。

“公子,再來一次嘛,就在這裡,可好?”

青峰未料此女如此不知羞恥。

他是來質問和警告她的,不是來和她鴛鴦戲水的。

若不是他不打女人,此刻必定將此女掀飛了去。

那女子見青峰不反抗,將他抱得更緊了,身前的軟肉也緊緊地貼上青峰的後背。

青峰隻覺得一陣嫌惡。

他那晚是昏了頭嗎?

這樣的女子,他竟……也下得去手?

青峰,閉了閉眼,心中煩悶不已。

他抬手,將環在他身前的手掰開,可那女子就像那纏人的水蛇一般,剛掰開,又纏上來。

青峰氣惱,正想破例將人掀飛了去。

一道嬌嫩的嗓音在他身後響起:“你個不要臉的女人,你放開青峰哥哥。”

是塔娜。

她雖然有些冇辦法接受青峰竟和這個女子發生了那種關係。

但是此刻的青峰哥哥是不想和這個女子那什麼的,且這女子也太不要臉了吧。

竟邀請青峰哥哥和她在此處……

真是有傷風化。

聽到塔娜的聲音,那女子才放開了青峰,兩人一起轉身,齊刷刷地看向塔娜。

青峰是冇想到他的這些破事竟會被塔娜撞見。

在他眼裡,塔娜還是個小孩子,也不知道她看到多少,聽到了多少?

這樣的汙言穢語,不適合她一個小孩子聽。

是以,青峰走到塔娜的麵前,低聲說道:“趕緊回去,小孩子不要偷聽大人講話。”/

塔娜是冇想到,青峰竟當她是小孩子。

她確實隻到青峰的胸口處,可是她不是小孩子了。

“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經及笄了。”她仰著頭看著青峰,秀眉擰得緊緊的。

“即便你不是小孩子,也趕緊回去,彆在外麵晃悠。”

“那你呢?你不回去嗎?”

“回,我處理完這裡的事便回,你彆管,趕緊走。”

可塔娜卻不動,定定地看著青峰,片刻後,直接挽上青峰的手臂,轉身麵向那個女子。

“青峰哥哥不願意和你……和你那什麼,他……他現在是我的了。”

麵對麵後,塔娜纔看清那女子的容貌。

容貌清麗嬌俏,長得確實有幾分姿色。

不過最勾人的卻是她那身姿,窈窕有致,胸前那鼓囊之處更是飽滿得如成熟的大蟠桃。

下麵的腰肢又是盈盈不及一握。

這樣的身姿,難怪青峰哥哥會和她……

塔娜有些自卑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

其實她那處也不算特彆小,應該是剛剛好吧,可與眼前的女子一對比,便相差甚遠了。

尤其是那女子眼珠子轉動,也在上下打量著她。

途中還用絲巾捂嘴嬌俏地笑了一聲。

本來還有些自信的塔娜,瞬間便蔫了,臉上的表情亦是有些掛不住。

“公子,你確定這個小女娃是你現在的相好?冇想到你口味變得那麼快,竟有戀娃的癖好。”

塔娜臉色如調色盤般,一陣紅一陣白一陣黑一陣綠。

“你胡說什麼,我不是小女娃,我已經長大了,及笄了。”

及笄後便可嫁人了,哪裡還是小孩子?

隻是這句話,在此女子麵前說,有些冇底氣。

畢竟條件擺在那,除了她的樣貌還稍稍略勝那女子一籌,其他的都不如那女子。

“那小女娃你可會伺候男人?可知道男人在床上喜歡女子什麼樣?”那女子繼續不要臉的說道。

塔娜的臉白透了,又紅透。

青峰聽到她這般說,臉色亦沉了下來。

“閉嘴,明知她是孩子,你胡說些什麼?”

塔娜本來還想要辯駁些什麼,可青峰的這句話,直接將她的話堵在嘴裡,說也說不出來了。

那女子也不怕青峰,依舊不依不撓地說道:“公子既知她是孩子,為何還要拿她當擋箭牌拒絕我?難道你不想……”

說著那女子上前幾步,想要勾住青峰的另外一隻手臂。

塔娜一個激靈,直接便伸手推開了她。

“他現在是我的了,我是不會你說的那些,但我……我可以學,青峰哥哥亦會教我,是不是青峰哥哥?”

說著,塔娜仰頭看向青峰。-是很可疑的事。即便這件事不是楚穆做的,但和他絕對也是脫不了乾係的,即便和他沒關係,那他也一定知曉是誰做的。那他不說,是不是想要包庇凶手?塔娜想到這,又想到自己阿爹阿孃慘死的模樣,她頓時感覺心口處像是被刀紮進去一般,疼得無法呼吸。可她現在卻什麼都做不了。她冇有辦法像阮棠一般,可以去寧王府質問楚穆。她現在隻能等。隻能等阮棠回來,才能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而這邊的阮棠和青峰,冇多久便到了寧王府。當她從馬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