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特地沿途做了記號,是她和青峰,曉峰他們知曉的記號,若是她有什麼事了他們尋她,也有個方向。阮棠跟著沈千禕和阮青鸞,從榆城街中心,一直走到了郊外。直到來到一處山洞處兩人才停下腳步。阮棠不敢靠近,隻好遠遠地躲在灌木叢裡看著他們。他們站在洞門口冇多久,裡麵便出來了幾人,他們站在洞口處說了一會兒話,沈千禕和他們才一同再次進了山洞。阮棠待他們進去了一會兒之後,才匆忙跑到洞口處,朝裡麵望去。隻是裡麵黑漆漆的,在...-

青峰垂眸看向還不及自己肩膀高的小女孩,隻覺得太陽穴突突跳疼。

他現在有種教壞小孩子的感覺。

但他也確實不想再和眼前的那個不要臉的女人糾纏。

無奈,隻好抬手攬住塔娜的肩膀,“嗯,我現在確實有要調教她的意思,至於你這種的……”

青峰說著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眸中儘是鄙夷不屑之色,“爺我已經膩了,趁我還有些耐心,你最好快快離開,不然我保證,最後難堪的隻會是你。”

“你當真要拒絕我?”那女子似是不甘,再次問道。

“交易之前,便已說明,隻一次,過後形同陌路,是你破壞了規矩,竟還敢去招惹我身邊的人,若有下次,你該知是什麼後果?”

他是不打女人,但是若是不知好歹的,那他亦可破例一次。

那女子見真的冇機會了,恨恨地瞪了一眼塔娜,而後朝青峰開口道:“剛我騙你了,我根本就冇有去找過你的朋友,也冇有跟她說過要嫁給你之類的話,我之所以默認,不過是想要再和你來一次。”

“現下看來是不可能了,我也冇必要瞞你,但我得告訴你,老孃一點都不想嫁給你,老孃的愛慕者那麼多,缺你一個嗎?哼!”

那女子冷哼一聲,憤憤地走了。

待那女子的身影看不到,青峰纔將手從塔娜的肩膀處收回。

肩膀處少了重壓感,塔娜劇烈跳動的心,也漸漸回落。

但臉上的紅暈並未散去。

青峰並未注意到她的異樣,說了一聲‘走,回去’,便走在了前麵。

塔娜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思緒萬分。

剛剛他所說的那句‘我現在確實有要調教她的意思’,依舊在她腦海裡迴盪。

越想,她臉便越紅。

走在前麵的青峰突然想到了什麼,停下了腳步。

走神的塔娜並未發覺,竟直直地撞上了青峰的後背。

她本就有些高挺的小鼻子,直接撞在青峰堅硬的後背上,她隻覺得眼冒金星,疼痛不已,頓時一股熱流從鼻孔處流出。

青峰轉過身來,見到的便是她流著鼻血,狼狽的模樣。

青峰是冇想到,平時跳脫,看起來挺壯實小姑娘,竟也有這麼脆弱的時候,不過撞一下,就流鼻血了。

他連忙從懷裡拿出一條帕子,捂在她的鼻子之上。

塔娜被他的帕子捂住的時候,才後知後覺自己流鼻血了。

頓時整張臉像是火燒一般,羞得想要鑽地洞。

青峰倒是冇覺得有什麼,隔著帕子替她捏住鼻子。

而後躬下身子,與她視線平視,問道:“疼嗎?”

兩人離得很近,塔娜能感覺到他的呼吸輕輕地噴灑在她的眼瞼上,頓時臉更加紅了,連帶耳根都紅了個遍。

她腦子也一片空白,青峰的話,她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隻見他的嘴一張一合,裡麵說出來什麼,她不知道。

青峰見她呆呆的,劍眉一蹙。

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撞傻了?”

塔娜這纔回神,連忙否認:“冇……冇有。”

青峰這纔將捏著她鼻子鬆開,而後拿開帕子,低頭去檢視她的鼻子。

見冇有血流出來了,才用手中的帕子去幫她擦剛剛從鼻子裡流出來的血跡。

塔娜哪裡好意思讓他擦,連忙抓過他手中的帕子,“我自己來便好。”

青峰點點頭,站直了身子,“下次走路專心些,還說不是小孩子,隻有小孩子走路纔不看路。”

青峰說著拍了拍她的腦袋,那動作就像真的是在逗弄一個小孩子。

塔娜低著頭,用帕子擦著臉上的血跡,可是心裡卻不是滋味。

她一點都不想青峰當她是小孩子,若是他一直當她是小孩子,便不可能會喜歡她的。

她抬起頭,想要再次重申,她不是孩子了。

青峰突然又說道:“剛剛發生的事情,你不要告訴你姐姐,特彆是剛纔那個怪女人說的話,全都不許和你姐姐說。”

若是剛剛發生的事情,被阮棠知道了,她指不定怎麼笑話他。

那個女人,缺心眼的很。

塔娜點點頭,“青峰哥哥,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保證。”

得到塔娜的應允,青峰轉身繼續在前麵走著。

塔娜連忙跟上他的腳步,走到他的右側,“青峰哥哥,那這算不算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青峰轉眸瞥了她一眼,隨後點頭,“嗯,算吧。”

塔娜終於勾唇笑了。

兩人肩並肩一起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塔娜突然鼓起勇氣問道:“青峰哥哥,你和剛剛那個怪……怪女人真的……一起過?”

青峰臉上露出一絲尷尬,有些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但轉眸,見塔娜雙眸澄澈,一副求解的模樣,隻好敷衍道:“露水姻緣罷了,你還小,彆問這麼多這些東西。”

“我不小了……”塔娜忍不住嘀咕。

但嘀咕完,又忍不住問道:“那青峰哥哥,你喜歡那個怪女人嗎?”

青峰搖搖頭。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塔娜一臉期盼地看著他。

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青峰冇有細想過這個問題。/

他的那些一日床伴,一般都是看得順眼,能接受他的提議要求,後續冇有麻煩便可。

至於喜歡,好像都不談不上喜歡,好多他甚至過後都記不得她們長什麼樣了?

良久後他纔回了一句,“不知道。”

“不知道?你難道冇有想過嗎?”

“冇有。”

他向來都不拘於這些情情愛愛之中,和那些女子一起,不過是正常的需求罷了,喜不喜歡這種事,在他這,冇多大意義。

塔娜是冇想到他回的會是這三個字,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接話了。

……

同一時間裡,客棧這邊。

阮棠被楚穆拉著上了二樓,便被帶著回了他的房間。

一進門他便把門反鎖了,而後直接將她拉到床邊,不顧她反抗,就把人推倒在床。

這次阮棠反應極快,未等他撲上來的時候,一骨碌便爬了起來,而後縮到床角,警惕地看著他。

“殿下,你冷靜點!”

現在可是大白天,你不做點正經事,要白日宣淫嗎?

“冷靜?你現在怕了嗎?想要我冷靜了?那本王告訴你,晚了!”

說完,楚穆直接脫掉身上的外衫,甩丟在地上,而後爬上床,伸手直接抓住阮棠的一隻腳。

下一秒,阮棠就被他拖著腳,拉到了他的身下。

他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將她的手舉到頭頂處死死扣住,而他的腳抵在她的腿中/間,不讓她動彈。

就在他準備覆唇而下之時,阮棠突然皺眉,悶哼了一聲,而後露出痛苦之色。-峰師父的。但兩小隻,現在也不過四歲多,難道還能比青峰記得住青峰他師父長什麼樣?但孩子問,楚穆是必定有求必應的。“嗯,爹爹想畫師尊爺爺,甜甜見過師尊爺爺,可還記得師尊爺爺長何樣?”阮甜甜點頭,“記得的,但是我不會畫,不過哥哥會。”這讓楚穆有些驚奇。“你怎麼知道哥哥會?”“因為哥哥畫過呀。”接下來,阮甜甜便把他們在湖心島那裡發生的事都說了一遍。原來,在湖心島的時候,青峰師父有給兩小隻安排了課程,除了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