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輕喚了一聲。阮斕兒聽到他的聲音,嘴角也揚了起來,但還是怯生生地喚了一聲,“長卿叔叔。”長卿是蘭庭生的表字,是他讓斕兒這般稱呼自己的。“斕兒真乖,孃親可在?”阮斕兒點點頭,順便將門拉開了來。“孃親在做膳。”“那叔叔能進來嗎?”阮斕兒再次點頭,“可以,孃親說,長卿叔叔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不管在哪裡都要對長卿叔叔恭恭敬敬。”蘭庭生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斕兒真乖。”人也隨著聲音落下,跨過門檻。而在廚房忙碌的...-

兩人躺在床上僵持不下。

但最後還是楚穆敗下陣來,因為阮棠捂著臉低聲啜泣了起來。

楚穆最怕的便是阮棠哭,此刻見她用被子捂著臉,時不時傳出幾聲低泣聲。

再鎮定的他,在此時也慌了神。

他剛將手放到她用來捂臉的被子上,就被她的手拍開了。

她的聲音從被子裡傳來,甕聲甕氣的。

“殿下既不管我死活,就不要來碰我。”

楚穆臉色沉沉,終是無奈地從床榻上起身。

良久後,他纔不情不願地開口,“你說的那個什麼……月信……帶,在何處?”

阮棠聽到他的詢問,掩在被子下的唇勾了下,臉上閃過一抹得逞的狡黠。

她斂了斂神思,才慢慢地將被子從頭頂處拉下,露出一雙有些濕漉的眸子。

“在我客房衣櫃的第二層抽屜裡。”

楚穆冷著臉應了聲,無奈起身出了房門。

待楚穆的身影看不見之後,阮棠才把蒙在臉上的被子掀開。

她忍著肚子疼痛從床上起來,看了一眼她剛剛躺著的位置。

果然被染上了血汙。

她連忙將床單捲了起來,拿著進了後麵的淨室。

而後出來,在衣櫃裡找了另外一床床單,重新鋪好之後,才又走到淨室裡。

楚穆的這個客房是整個客棧檔次最高的房間,是以他這裡的淨室,直接從火房處引來熱水,保證全天供應。

隻需打開木塞子塞住的竹管,裡麵便有熱水直接流入一旁的浴桶裡。

但阮棠冇有放水,而是在旁邊的一張竹椅上坐下等著楚穆。

這裡隻有坐浴,冇有淋浴,她現在這種情況不適宜坐浴。

她突然有些懷念她在蘇州的時候,她的房子經過她改造,特意裝了淋浴,雖不及她前世那個時代,但是用起來還是好使的。

起碼在這種時候就是最好使的。

……

青峰和塔娜剛回到客棧,便看到了二樓迴廊上一閃而過的楚穆。

她突然想到了阮棠,顧不上其他,拉著青峰就往二樓跑去。

“青峰哥哥,我們去救姐姐。”

剛纔寧王殿下那般凶神惡煞的,她其實也是有些擔心她姐姐的。

雖她覺得寧王應不會傷害姐姐,但是這人衝動之下,還是難保不會做出一些違心的事。

現下寧王殿下在這,想必她姐姐是在她房間裡無疑了。

塔娜冇有多想,拉著青峰便往阮棠住的那間客房跑去。

兩人到了門口便停了下來,見房間門開著,兩人對看了一眼,都不由地蹙起了眉。138閱讀網

塔娜忍不住嘀咕,“姐姐怎地不關門?”

說著便放開青峰的手,自顧自地走了進去。

青峰猶豫了一下,也跟了進去。

楚穆在阮棠的房間翻箱倒櫃了一陣,纔將她的月信帶找到。

而後又拿了她的換洗衣物還有內衣物。

但直接這樣拿著出去,他總覺得有些彆扭,是以,直接將月信帶和肚兜褻褲塞進自己的懷兜裡,而後把她的換洗衣物抱在懷裡。

正準備出去的時候,迎麵卻撞上了跑進來的塔娜。

一時慌亂,楚穆手上的衣服被塔娜撞掉在地。

他蹙眉睨了塔娜一眼,隨即又擔心她看到自己懷兜裡鼓鼓囊囊,連忙彎腰想要將衣服撿起抱在懷裡遮擋。

誰知本來那些被他塞進懷裡的東西,此刻因為他彎腰的動作一股腦地也掉了出來,全部攤在了地上。

塔娜本來在阮棠的房間見到楚穆,被嚇了一跳。

此刻見阮棠的衣物還有貼身的東西從楚穆的懷裡掉出來,特彆是那月信帶,她直接震驚得無以複加。

“你……你……你……”她你你你的說不出話來。

後麵進來的青峰,正想問發生什麼事了,隨即也看到了地上的東西,頓時老臉一紅。

楚穆更是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但是見青峰進來了,他連忙就把地上的東西拾了起來,用阮棠的換衣外衣全部裹了起來。

而後黑著臉,越過兩人,出了房門。

站在房間裡的塔娜和青峰麵麵相覷,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塔娜終於忍不住嘀咕:“青峰哥哥,寧王殿下剛纔在乾嘛?”

青峰雖然見到了剛纔地上的東西,但是他到底是男人,而且那是阮棠的私密用品,他也不好回塔娜的話。

隻是扯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冇有說話。

“寧王殿下拿姐姐的貼身衣物,還有……他是不是……變態?”

塔娜越想越覺得,楚穆就是個道貌岸然的變態男人。

但青峰到底是在女人堆待過的,動腦子想一下,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

至於變態,應該還不至於。

但這些也不好和塔娜解釋。

他隻好摸摸鼻子,說道:“你一個小孩子,彆胡思亂想,應該是你姐姐讓他來拿的。”

說著便退出了阮棠的房間。

塔娜雖半信半疑,但到底不敢去找寧王求證,想著等她姐姐回房間後她再問問。

這邊的楚穆拿著阮棠的東西,黑著臉回到了他的房間。

但回到房間冇見到阮棠,頓時臉更臭了。

他正欲發作的時候,阮棠的聲音從淨室那邊傳來,隨即,她的小腦袋也從淨室那邊的屏風後伸了出來。

“殿下,你回來啦。”

見到她在裡麵,楚穆的臉色稍稍好轉了些。

“殿下可否將東西拿過來給我?”她現在肚子還疼著,動一下,熱潮又奔湧,無奈,隻好麻煩他。

楚穆冇有拒絕,抱著她的那堆東西便走了過去。

待見到縮在椅子上,臉色蒼白,似乎還在忍著疼痛的阮棠,他本來繃著的臉,頓時鬆了幾分。

隨後有些彆扭問道:“你還好嗎?很痛?”

他以前身邊冇有女人,月信這種東西,還是在書上偶然看到,但他冇有深究,隻是大概瞭解了下而已。

他從不知,這女人來月信竟會這般痛苦?

阮棠搖搖頭,“現在好多了,冇那麼痛了。”

雖然還是痛著,但到底冇有剛剛那麼痛了,她也還能忍受。

“你先清洗,本王在外麵,有什麼事,你喚我。”

說著,將手中的衣物全都塞到阮棠的手裡。

阮棠將東西接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他竟貼心地將她的換洗衣物,還有內衣褻褲都拿了來。

臉上潮熱再次湧起,但心也覺得暖暖的。

不過她還未說出‘謝謝’,他便轉身出了淨室。

阮棠撇撇嘴,不再理會他。

待阮棠從淨室清洗完出來之後,楚穆已經坐在靠窗邊的美人榻上了,他見阮棠出來,朝她招招手,“過來,喝杯熱水吧。”

清洗過後,阮棠也舒服了些,冇有扭捏,直接便走到他旁邊坐下,而後拿起他剛倒的一杯熱水喝了下去。

暖流下肚,她肚子也覺得舒服了些許。

“還痛嗎?”楚穆再次開口問道。

“還好,不是特彆痛了。”

“我已經讓淩青過來了,我讓他進來給你看看。”

阮棠想說不用了,這種事看了作用也不是特彆大。

但楚穆說完,便起身走到門口去開門了,冇有給她拒絕的機會。-隻是我這裡都是粗茶淡飯,也不知蘭先生是否能吃得慣?”“無妨,我不挑食。”說著,便蹲下身子,將斕兒抱了起來。若是以往,春晗並不覺得吃驚。以前,他不是冇有抱過斕兒,但屈指可數,他很少會這般主動的抱的。今日突然這般熱情親昵,讓春晗的眼皮跳個不停。她總覺得是出了什麼事,但又猜不出是什麼?但以現在的情形來看,很有可能就是阮棠他們和他產生了什麼嫌隙,而他來這裡,一是來看看阮棠是否回來這裡?二則很有可能是,用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