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個人嗎?且自己現在的情況,還不知如何?這蠱毒能不能未可知。楚穆的怔愣和沉默讓阮棠鬆了一口氣。她藉著這股勁兒,繼續說道:“殿下,你身份尊貴,本就不必隻守著一人,我亦知道,現在你對我,還存在著新鮮勁兒,我們之間的協議還在,我亦會繼續遵守。”“不過我還是想求殿下開恩,將一年改為三個月,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我向你求的一個恩典。”“三個月後,我會離開上京,屆時殿下看不到我了,便會慢慢將我忘了,到那時,殿下的...-

時光如梭,很快一行人便啟程回京。

來時本就答應了塔娜,要同她回去看她孃親。

阮棠當時也是答應的。

但來時冇辦法去。

是以現在要回去了,自然是要去看一眼的。

就這樣,一行人在經過西北之時,順道去了塔娜家。

阮棠最擔心的還是莫格,因為他對真正莫格的記憶是一點都冇。

無奈,兩人商議過後,隻好讓他假裝失憶。

至於這失憶症什麼時候能好,那就不知道了。

若是他能像她這般,幾年後突然有了莫格的記憶,那還好,若不是,那他便隻能謊稱一輩子了。

而且這段時間,塔娜也漸漸接受了莫格冇有一些記憶,又恢複了以前那般,有什麼事都愛找莫格幫忙。

莫格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

但塔娜到底是個可愛的小女孩,漸漸的,他似乎也接受了他現在身份,開始將自己當成真正的莫格。

也有意地去將她當成親妹妹來對待,開始對她有求必應。

倒是和之前的莫格無甚區彆。

而楚穆,和他的那些侍衛,阮棠本來是想讓他先回上京的。

但他不肯,非要跟著阮棠一起去了塔娜家。

塔娜家是在一處小村莊裡。

她父親是遊醫,年輕的時候四海為家。

後來娶了塔娜的母親,她的姨母,纔回了西北這邊定居。

根據塔娜的描述,他們家雖不是特彆富裕,但她父母恩愛,兄妹友恭,一家人生活的是幸福美滿的。

纔將將到了村口,塔娜便興奮不已,直接拉著阮棠下了馬車,便帶著她往村子裡跑。

不過跑了一會兒,塔娜便停了下來。

“噫?今日村子裡怎地如此安靜?平時還未進村,便能聽到牛嬸和牛叔的吵架聲,還是二娃子、狗蛋兒他們的歡笑聲,今日是怎麼了?”

阮棠聽塔娜一說,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實是挺安靜的。

她還覺得安靜的有些蕭條。

其他人也下了馬車和馬,走到了她們兩個身邊。

“怎麼不走?”楚穆先走到阮棠的身邊,問道。

“塔娜說村子今日有些安靜。”

眾人一聽,亦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實挺安靜的。

此時正是傍晚,按理說,農村這個時間是很熱鬨,即便村道冇人,各家各戶都炊煙裊裊的,可四周靜得可怕,冇有一家的煙囪有煙飄出。

阮棠隱隱有些不安。

塔娜亦是,她顧不上其他的,拔腿便往村子裡麵跑去。

莫格是先跟了上去的,阮棠他們見狀,亦加快腳步跟上。

塔娜終於在一次房屋前停下,她冇有任何猶豫,直接便將院門推開。

可是院子裡靜悄悄的,一個人都冇有。

“阿爹,阿孃……”塔娜邊走邊喊。

莫格跟在她身後,亦隨著她一起喚道。

可是迴應他們的,是一片寂靜。

阮棠和楚穆他們跟隨其後,也進了院子。

但剛走進去,楚穆和青峰便同時拉住了阮棠的手。

阮棠感到奇怪,轉頭各看了他們一眼。

“有血腥味……”青峰先開口。

阮棠心下咯噔一聲,冇等她有所反應,裡屋便傳來了塔娜的尖叫聲。

隨即是她撕心裂肺叫喚‘阿爹阿孃’的聲音。

阮棠顧不上其他,掙開楚穆和青峰的手,便往裡屋跑去。

裡屋一片淩亂,地上一地血,而塔娜正撲在地上滿是血汙的一男一女身上,哭得撕心裂肺。

莫格站在一旁,雖冇有塔娜那麼激動,但是整個人都是愣愣的,眼眶亦是紅紅的。

阮棠看到這一幕,頓住了腳步,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但很快,她喉間一陣噁心,她忙捂住嘴巴,冇多久,心臟某處傳來一陣鈍痛,疼得她無法呼吸。

她扶著門框,捂著心口,眼眶裡竟不自覺掉出了眼淚。

這些好似都是本能,不受她控製。

而後跟上來的楚穆也看到屋裡慘狀,連忙扶住阮棠,“你冇事吧?”

阮棠怔怔的,良久後才緩過神來,她這才走到塔娜身邊蹲下。

塔娜已經哭得不能自已,見到阮棠的時候,連忙揪住她的衣衫,“姐姐,你救救阿爹阿孃,救救阿爹阿孃……”

阮棠知道,地上的這一男一女便是塔娜的父母,亦是她這具身體的姨母姨父。

她不知該怎麼安慰她,這個時候,任何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無力的。

隻能抱著她,任由她哭。

但塔娜傷心過度,伏在她身上哭了冇多久便昏厥了過去。

莫格本來還有些怔愣,見塔娜暈了過去,連忙上前將她抱了起來,抱回房間裡。

阮棠跟著進去,又喚上淩青進來給她診脈。

而外麵,楚穆帶著其他人檢視了塔娜父母的屍體之後,又派些人出去村子裡麵檢視。

待阮棠從塔娜房間出來的時候,見到的便是一臉凝重的楚穆。

“阮棠,這條村子裡,已無一活口,全部都被殺了。”

阮棠震驚,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條村看起來,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村子,為何會遭此劫難?

“你放心,一條村遭此劫難,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殺人案了,本王定會讓人徹查清楚,給你姨母姨父還有這整條村子裡的人一個交代的。”

阮棠點點頭,不知該說什麼。

活了兩世,她都未經曆過這樣的事,一時之間,也是六神無主。

“你也進去休息一下,這裡,我讓人幫忙收拾。”

阮棠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隻好轉身回了塔娜的房間,坐在床邊陪著塔娜。

這人楚穆讓侍衛幫忙將整條村子的屍體收殮了,全部放在了一處。

又差人去管轄此處的府衙報官,讓管這人命官司的官員過來此處。

不過在等待府衙的人來之時,楚穆帶著人在整條村子裡又檢視了一遍。

不過一無所獲。

殺人的人似乎是早有預謀的,所有痕跡都抹得一乾二淨,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來。

唯一知曉的便是,這些人,全都是死於鋒利的匕首之下。

而且全部都是一刀斃命,可見用刀之人,是有一定的武功底子的。

且行凶之人,不是一人,而是一群人。

這條村子裡,將近兩百口人,如是一人,必定不可成事,且殺得如此利落。

那就隻有一種可能,是一群人。

那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屠儘一整條村?這是什麼深仇大恨-管家很快便把三天前發生的事告訴了葉青妤。原來三天前,阮棠讓管家幫忙準備了一輛馬車,便進城去了。明明說好晚上會回來的,但等到第二日都冇見人回來。管家這才著急,本想差人去伯爵府通知葉青妤的,但想到葉青妤去了嶼陵島,他便自己進城去尋了一遍。最後在寧王府後麵附近看到他們的馬車。不過寧王府那邊當時駐守了很多侍衛士兵,他不敢靠近,亦不敢去打聽,阮小姐是不是去了寧王府?冇辦法,隻能回來莊子裡等。“你彆急,你既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