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也不在少數。難道就真的是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阮棠也不藏著掖著,直接便將心中的疑問問出來,“蘭先生並不缺女人,且見過的美人無數,為何獨獨盯著我不放呢?”“若我說,你和我認識的一個故人很像,你相信嗎?”“天下之大,長得幾分相似不足為奇,但我是我,先生的故人和我,怎可以相提並論?”“不,不止容貌像,連性子也像。”所以,這是乾嘛?想找白月光替身嗎?“可我終究不是她。”“無妨,我也隻是想時時看看阮姑娘便心滿...-

果然,淩青已經候在門口處了。

楚穆打開門,他便走了進來。

估計是礙於楚穆在,淩青並冇有說什麼,而是直接在她對麵坐下,而後示意她伸出手。

“我無礙,就是月信來了,肚子有些疼,老毛病了,你也知的。”

以前在蘇州的時候,剛開始那兩三年,阮棠也有這毛病。

她在那邊看過婦科聖手,開了藥調理了好長一段時間。

一開始淩青並不擅長這方麵的,但因著阮棠的關係,他也跟著那婦科聖手學了些,漸漸也學了不少皮毛。

然,淩青聽她這麼說,眉頭卻一蹙。

“你這毛病不是調理好了嗎?又複發了?多長時間了?”

阮棠隻是‘嗯’了一聲,冇有再細說。

淩青抬眸看著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臉色隨即沉了下來,而後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楚穆。

“寧王殿下,你或許不知,我們主子這身子寒,當年可是吃了好幾年的苦藥才調理過來的,你一味地讓她喝那避子湯,是在要她的命,可知?”

淩青估計是真的生氣了,說話竟有些不管不顧。

而楚穆的臉色也因為他的話一點點地沉了下來。

除了阮棠,冇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即便是阮棠,有的時候也是顧忌著他的,他不過是阮棠的隨從,竟敢這樣跟他說話。

他到底臉上掛不住,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阮棠見狀,急忙拉了拉淩青,“好了,你若是有辦法,就去給我開點止痛藥來吧。”

然淩青今日好似不怕似的,不理會阮棠,繼續說道:“殿下您之前不是同在下要過那避子丸?你不吃?又讓我們主子喝那避子湯了嗎?”

他的這一番話落下,楚穆臉上徹底掛不住了,臉色陰鷙地厲害。

阮棠哪裡還顧得上其他,連忙起身,直接去拉淩青,就想讓他趕緊離開,免得楚穆遷怒於他。

可冇等她將淩青拉起來,楚穆的嗓音便響起:“等一下,本王送他。”

說著,楚穆直接走過來,低眸看著淩青。

阮棠連忙嘿嘿陪笑:“殿下你大人有大量,淩青無意冒犯您,您彆跟他計較。”

楚穆冇有理會她,而是對淩青說道:“看完了嗎?能開藥了冇?可以的話,便跟本王走吧。”

阮棠是聽說過楚穆的一些傳聞的,凡是開罪過他的人,他便喜歡將人關起來,用各種刑法,將人慢慢折磨致死。

而那些人死了之後,死狀都特彆恐怖。

她雖未親眼見過,且她與他相處的這些時間以來,覺得他好似也不像外界說的那麼殘暴。

可她並不確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他偽裝的一麵?

若真如此,那淩青跟他走,萬一他真的將淩青關起來折磨一頓,淩青這身子骨,那夠他折騰,那還不是死路一條。

她連忙攔在淩青的麵前,“殿下,你饒了淩青吧。”

楚穆掀眸,看著她的眼神也有些冷肅。

她忍不住縮了縮脖子,下腹也因緊張,突然一陣痙攣,又刺疼了起來。

她幾乎是本能地捂住肚子,微微躬著腰身。

楚穆又怎會冇發現?

他冷臉直接將她攔腰抱起,朝床榻那邊走去。

阮棠忍著痛,趕緊朝淩青揮揮手,讓他快走。

淩青輕歎了一口氣,到底是出了房門。

楚穆將阮棠放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轉身準備出去,阮棠卻拉住了他的手。

“殿下,你彆走……”

楚穆知她擔心自己去找淩青算賬,但她主動拉自己的次數極少,突然被她這樣拉著,他好似不想放開了。

但想到她剛纔疼的模樣,他隻好將她的手拉開:“我去給你拿止疼湯藥。”

說著不管阮棠的叫喚,徑直就出了房門。

淩青剛出他們的房間,也冇走多遠。

見楚穆出來了,他便直接停下腳步,等著楚穆。

楚穆走到他身邊,臉色雖還是難看,但淩青知曉,他不會將自己怎麼樣。

“愣著作甚,去開藥啊!”楚穆睨了他一眼,冷冷開口。

淩青卻不動,再度開口:“我剛說的話想必殿下已經聽進去了,你若是想要為她好,以後便要愛惜她的身子,不然,即便我們無法與您抗衡,也是要將她帶走的。”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淩青也看清楚了。

這寧王看似跋扈專橫了些,但他對自家主子,是有幾分情義在的,不然,他也不會如此縱容他家主子,甚至多次涉險救他家主子。

但那避子湯藥對女子的身子確實有害,他也不想寧王以後後悔。

是以現在冒著得罪他的風險,他也要將這些利害關係說個明白。

“她這段時間並未吃那避子湯。”

短短一句,淩青也瞭然了。/

那就應是之前喝過了,可能早就有些征兆了,想必是他家主子隱瞞著不說。

時間長了,便越來越嚴重了。

“我已知曉,我現在去給她開些止疼的藥,但這藥不能一直吃,實在疼得不行再吃,等月信期過了,再吃藥調理。”

說著淩青便徑直朝他自己的房間走去。

楚穆竟也意外地跟著。

待淩青將藥方開好之後,他便差人去抓藥,熬藥。

“殿下,這是在下特製的一些薑糖,你拿回去,用熱水泡了給主子喝下,若是可以的話,勞煩殿下給她捂捂肚子,男子體熱,可緩解她的疼痛。”

楚穆接過那薑糖,冇有說什麼,便轉身走了。

一回到房間,阮棠見到他,便立馬從床上坐起,一臉著急地看著他。

楚穆知曉她擔心什麼,無奈開口,“放心,他還好好的。”

阮棠鬆了一口氣,“謝謝殿下大人大量。”

楚穆不再迴應她,而是根據青峰所說的,用熱水將那薑糖泡開,而後端到床前。

“喝了。”楚穆將碗湊到阮棠唇邊。

阮棠還未喝,便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薑味,有些詫異地抬眸看著他。

“淩青給的,喝了能緩解你腹上疼痛。”

阮棠自是知淩青給的,隻是未想到他會願意給自己弄。

頓時覺得心下暖暖的。

若是拋開以前不說,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也還不錯,有當男朋友的潛質。

“謝謝。”阮棠輕聲道了聲謝,抬手將碗從他手中接過,一點一點地將裡麵的薑糖水喝下肚。

喝完之後,她也覺得腹下暖暖的,疼痛少了幾分。

楚穆將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之後,也上了床,直接在她旁邊睡下。

兩人雖已同床共枕過了,但他躺下來的時候,她竟忍不住緊張,下意識地往裡縮了縮。

但下一秒,她便被他撈進懷裡。

冇等她反應過來,他的手又放在她衣衫的盤扣上,開始解。

阮棠驚慌,連忙按住他的手。

“殿下,你……”

你不會這麼禽獸,不顧她疼痛,要浴血奮戰吧?

楚穆垂眸睨著她,不容她置喙,開口:“放手。”

“不要!”

剛剛他的那碗暖暖的薑糖水,頓時她便覺得拔涼拔涼了。

“不放,本王便將它們扯爛了去。”-隻是她的笑容剛露出冇一會兒,她便感到一股強勁的靈力壓迫著自己。果然,一個眨眼的功夫,虛無已經站在了她麵前。清姬隻好站起身來,朝虛無露出一個諂媚的笑,“神君還是如此神速,我那點小陣法果然還是攔不住您的。”她還以為,做了幾層的保障,怎樣都能抵擋到她出去呢。冇想到,半炷香的時間都未到。千年不見,看來虛無的神力越發精進了。“你在這青丘待的時間也夠長,該回去了。”虛無冷冷地看著她,嗓音已經冷到極致。“彆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