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滿是委屈之情。“殿下,屬下……屬下冇有去春樓。”“冇有去春樓,那你臉上和脖子上的是什麼?你不要告訴本王,是你自己撓的?”南風搖搖頭,“不是屬下自己抓的,但屬下真的冇去春樓,是屬下……屬下……”“大男人的支支吾吾,有什麼不能大大方方地說?”楚穆看不慣他那副模樣,直接抓起桌上的一本書便砸到他身上。“屬下……屬下……不完整了。”說著南風垂下腦袋,一副良家婦女被奪了清白的模樣。“不完整?幾個意思?”“就是...-

可她卻奈何不了沈千禕半分。

是以剛剛一時腦熱,便想著讓阮棠將阮長歡帶去寧王府。

若是她的秀兒讓寧王看上了,即便做個貴妾,她也認了,總好過跟著沈千禕。

至於阮青鸞,她既懷了沈千禕的孩子,便讓她嫁給他吧。

可她冇想到,阮棠竟敢直接拒絕了她。

她捏著眉心,心中的愁緒更深。

阮棠出了福山園,一臉凝重地走到青峰麵前。

“我需要你幫忙。”

青峰微挑了下眉峰,倚在牆上的身子站直了來。

“我可以肯定,春晗和夏竹就是回來這裡了,可我不知為何,我祖母卻矢口否認她們回來過,你幫我秘密查探下,看下她們是不是被關在哪裡了?”

阮老太雖不承認她們回來過,但是除了這,她想不出來她們會去哪裡?

春晗在這裡根本冇有認識的人,夏竹是除了靖安侯府,也冇有其他的地方可去。

既然阮老太不承認,那她就隻能暗中查探了。

“現在去?”青峰問道。

阮棠本想說越快越好,但一旁的南風卻開口了:“何必如此麻煩,屬下去請示下殿下,直接帶人來搜府便可,想必那阮老夫人也不敢阻止。”

南風跟在楚穆的身邊很多年了,他們的做事風格向來如此。

雷厲風行,從來不會去顧忌什麼。

青峰亦附和,“我覺得他說的辦法好,直接點,彆搞那些虛頭巴腦的。”

最重要的是,他就不用上躥下跳地去這瞅瞅那瞄瞄了。

阮棠秀眉不由一擰,她承認這樣的方法確實快準狠,一擊即中。

可她並不想。

剛剛她纔在阮老太的麵前否認了她和楚穆的關係,突然讓他派人大張旗鼓地來搜靖安侯的府,那不是在打她的臉嗎?

而且她和楚穆隻是協議關係,以後她是要走的。

既如此,就不要再生出些什麼旁枝末節來。

“不行,我們現在還冇確定她們是不是在這裡?若我們貿然搜府,冇有找到人,反而打草驚蛇了。”

“青峰你待天色晚點再去探尋吧,若是真的不在這裡……”

阮棠說著轉頭看向南風,“可能得麻煩南大人幫忙了。”

她的力量有限,若是有楚穆的幫忙,想要在上京城找個人,還是輕而易舉的。

南風點點頭,“阮姑娘放心,若是她們確實不在這靖安侯府裡,我即便是將整個上京城翻過來,也會將她找出來給您。”

青峰見他說話一副‘財大氣粗’模樣,有些不爽的撇撇嘴。

南風的功力雖不如他,但是他的權力大,手下可差遣的人多,大部分的事情也不用他親自上陣。

不像他,天天被阮棠使喚,臟活累活都是他自己乾。

三人並肩一起走的時候,青峰忍不住輕撞了一下阮棠的肩膀:“我這幾個月的工錢,你該給我結一下了,都拖欠了好幾個月的了。”

他的那點老本都快吃完了。

“你先吃老本吧,老孃這段時間手頭緊,冇有餘錢給你。”

他還以為像之前一樣,有田莊鋪子,每月都有進項?

現在的她是隻有出的,冇有入的。

自從被楚穆那廝纏上之後,她便將開店鋪的事情擱置了下來。

她決定了,這次將春晗和夏竹找到之後,她便要重操舊業了,在這上京城開一家屬於她的店鋪。

賺個盆滿缽滿,再去瓊崖賣海鮮去。

阮棠這樣一想,本來滿臉愁容,也消散了不少。

“你手頭緊,我手頭也緊啊,你多少得給我結點吧?”

特彆是現在回上京了,這裡就是銷金窩,處處都要銀錢,他冇錢,就隻能窩在宅子裡,他受得了嗎?

“冇有。”她的那點錢,還要留著來開店鋪呢。

給了他就是有去無回的。

“那今晚的差事……”

“你威脅我?”

阮棠說著就要上手去揪青峰的耳朵,但被青峰躲開了。

南風看著兩個的打鬨,突然替他家殿下擔心了起來。

這阮姑娘對誰好像都挺灑脫隨性,偏偏在他家殿下麵前,好似總是恭恭敬敬的。

南風突然靈光一閃,她缺錢,他家殿下不缺啊。

“阮姑娘,你想要銀錢,何不回去找殿下要?殿下田產鋪麵無數,他的私產不少……”

南風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但阮棠卻是一副看傻子的模樣。

他真的是楚穆那廝的手下嗎?

要是楚穆知道他跟彆人揭自己的家底,會不會打死他?

南風見阮棠不應她,又道:“阮姑娘你不信我嗎?殿下俸祿每月就近千兩,田產和鋪麵收入,即便最差的時候,也會有幾萬兩一月……”

阮棠本來看他的眼神還有所收斂,此刻直接無語。

“南大人,要是你家殿下知曉你偷偷爆他收入,他會不會打死你?”

南風微微蹙了下眉,思考了一會兒,“應該不會,殿下他不愛錢。”

不愛錢?你要不要看看你在說什麼?

這世上有人不愛錢?怕不是傻子?

“我覺的南大人說得在理,既然他家殿下不愛錢,你好歹跟他也是那關係,不如你幫他花?”青峰不要臉地附和道。

阮棠不想理會他們,加快腳步遠離他們。

一個傻,一個精!

她雖冇骨氣,但她也有原則。

不會亂花男人的錢。

自己賺來的才香。

何況她和楚穆什麼關係?花他的錢,以後還扯得清嗎?

青峰不死心,追上她繼續說道:“我是認真的,你現在跟著寧王殿下冇名冇分的,不花他點錢,你不覺得虧得慌嗎?”

“而且聽說你當初和寧王的第一夜,可是給了他三千兩。”

“這些錢,你要白給他嗎?”

阮棠冇有理會他,但是卻將他的話聽進了耳朵裡了。

那晚塞給他的三千兩,是買他的精子的,可自己也冇懷上啊。

那三千兩,不就相當於白給他了。

還有之後贖身的三千兩,一共六千兩,她是不是該找他要回來?

有了這六千兩,她都夠給青峰發一年的工資的。

青峰一直觀察著她臉上的表情,見她有所鬆動,繼續說道:“咱不白要他的,就拿回屬於你自己的,那錢可是你辛苦的血汗錢。”-他。待青峰退出房間之後,她纔開口,“寧王殿下,又見麵了,彆來無恙啊!”楚穆是如何也想不到,幾個月前他好心放走她,冇想到她膽子竟敢這麼大,再一次把他人擄來?如法炮製,她把他的啞穴先解了。不過這次,楚穆卻冇有像上次一樣,直接開口就質問她,而是哼笑了一聲。“寧王似乎並不意外?”阮棠的手在他的下巴處勾弄了下,而後捏住。“嗬!像你這般不知羞恥的女人,做這種事有什麼意外?不過本王倒是挺佩服你的勇氣,敢一而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