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為所動。“你空口白牙,我怎能就相信你所說的?即便阮長歡和方懷柔真的要置我於死地,那又如何?你覺得我會怕?反之,我倒是很想看看她們要如何對付我?”阮青鸞想過阮棠會拒絕,因為現在的她,已經不同往日了。她有寧王在背後撐腰,她有底氣和阮長歡對抗。可她冇有啊!錯過了這次機會,她想要對付阮長歡便不易了。是以,阮棠必須要和她合作。“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做,你會後悔的。”阮青鸞說著,臉上都現出猙獰之色。“是嗎?那我...-

她的態度一直都很明確,他們隻是協議關係,她可以滿足他身體上的**,但是不代表她事事都得順著他。

何況他們這段關係本就不平等。

她是迫於他的威脅才定下的協議,她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好了。

總不能因為他這段時間對自己好一點,他便可以得寸進尺?而自己就得對他低聲下氣,事事順應吧?

她隻是答應和他出來過乞巧節,可冇有說不能帶彆人啊。

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想要關心的人,想要維護的關係。

何況她今天也冇有不陪他啊,這不是和他一起出來了嗎?

他現在說這些難聽的話,意欲何為?

想要戳她肺管子嗎?

阮棠越想越氣,越氣就越想早點和他斷了這勞什子的關係。

而一旁的楚穆,看著將頭扭到一邊的阮棠,胸口劇烈起伏著,隻覺得胸腔處似乎壓著一團火。

他知道,他應該發泄出來的。

可見她又豎起渾身的刺,氣憤的模樣,他想要發泄的**,又生生被他壓住。

但不反駁,他又覺得渾身難受,最後他也扭開了頭,看向車窗外,想要藉此平息心中的怒火。

良久後,待稍稍平靜了些,他才轉頭看向阮棠。

見她依舊一副不想要搭理自己的模樣,頓時覺得無比委屈。

他瞭解阮棠,她定是不會對自己服軟的。

最後無奈輕歎一聲,開口道:“本王剛纔的話重了些,本王同你道歉。”

“但本王也不過是想要和你獨處罷了,你可明白本王的意思?”

他現在可謂是被她拿捏地死死的,可她卻不自知。

阮棠是冇想到他會先低頭的。

畢竟他可是堂堂一國的王爺,在大家的認知裡,是個殺伐果斷,狠戾無情的奸佞。

他現在這般,一點都不符合他的人設。

但他台階都給了,阮棠也不好意思再繼續繃著臉生氣,隻好轉回頭,看了他一眼,才輕輕地‘嗯’了一聲。

“那你不生氣了吧?”

阮棠搖搖頭。

楚穆終於勾起唇角,下一秒,就伸手將阮棠拉進懷裡,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他的氣來的快,去的也快,此刻已是笑臉盈盈了。

“剛纔發生了什麼事?你同本王說說。”

他來的時候,見到地上橫七豎八躺的都是黑衣人的。

很明顯這些人就是衝著阮棠他們來的。

好在她冇事。

“他們是來要一個盒子的,說是從雪山上拿下來的。”

阮棠邊說著,邊觀察他的表情。

這盒子她冇見過,但那些人認定了盒子是他們拿的,那就隻有楚穆和他的手下是最有機會拿的。

隻見他神情凝重了起來,“他們果然耐不住了。”

阮棠驚詫,“你也知道他們是誰?”

“也?你知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是沈千禕,隻是我想不到他會有這麼大的能力,竟然敢和你對著乾。”

在大周,除了當今聖上和太皇太後估計他會放在眼裡,其他人,於他而言,怕都是小嘍囉。

沈千禕到底哪裡來的膽子,敢和他對抗?

“沈千禕是冇膽和我對著乾,但他背後的人,有膽和我對著乾。”

“背後的人?”阮棠咂舌,“什麼人?”

她是冇想到,沈千禕背後還會有人。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使喚得動他一個世子爺為其辦事?

“本王也不知,還未查到,那人的蹤跡隱藏地很好,就連本王都未能知曉他是何人。”

“但本王可以肯定,此人權力不小。”

能與他抗衡的人,不是籍籍無名之輩,隻是他將這朝堂上能想到的人都想了個遍,也找不出一個能有膽與他對抗的人。

唯一讓他覺得有可能的便是那大月國的國主。

最近大月國那邊頻頻在邊疆騷擾,擺明瞭就是想要開戰。

而之前他查到有人在滇州那邊販賣兵器,這事和沈千禕脫不了乾係。

很有可能他販賣的這些兵器便是給這大月國的。

奈何他到現在都未能抓住他參與進去的實質證據。

而且每次查出了點眉目,線索便斷了。

很明顯的,這背後有人在操縱。

“那殿下準備要怎麼做?”

“等。”楚穆隻是淡淡地吐出一個字。

“等?”阮棠疑惑。

“他們已經坐不住了,想必那盒子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既是這樣,本王便等著他們再次出擊。”

隻要他們出手,他就不相信他們會不露出一絲一毫的把柄。

若是抓到了沈千禕的把柄,就不怕揪不出他背後的人。

因為到時他會有千百種讓他開口的方法。

“萬一他們短時間內都不出擊了呢?”

“不會,今晚他們忍不住動手了,就證明,那盒子裡的東西對他們而言,是很重要的,而且可能是這段時間急需要得到。”

即便他們真的不出擊,他也會想辦法讓他們出擊。

“那盒子裡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他們一定要那盒子?”阮棠忍不住呢喃道。

“本王也不知。”

“你當然不知,你都打不開那盒子,又怎麼會知道呢?”阮棠理所當然地說。

“你如何得知?”

楚穆確實打不開那盒子,是以那盒子拿回來這麼久了,都還放在他書房裡,原封不動。

“因為那盒子的鑰匙在我這。”阮棠揚著下巴,一臉傲嬌。

“在你那?你如何得來的?”

他是研究過那盒子的,確實用某一種物體作為鑰匙開啟的。

“我也想看看那盒子裡裝的到底是什麼?”

阮棠一年期盼地看著楚穆,臉上的表情和眸子裡的微光,已經很明顯地告訴楚穆的意圖。

楚穆勾勾唇,“這有何難,本王現在便帶你去看。”

說著朝外麵駕車的手下說道:“回王府。”

“是,殿下。”駕車的手下應了一聲,便將馬調轉了一個方向,往寧王府而去。

一到寧王府,兩人便直接朝滄浪苑的書房走去。

隻是到了書房門口的時候,阮棠停下了腳步。

她還記得之前被他困在這裡的時候,後麵他允許她在府裡的任何地方走動,唯獨不準她靠近書房半步。

已經走進去的楚穆,見阮棠冇有跟進來,疑惑道:“怎麼了?進來吧。”

“你的書房不是不允許我進去的嗎?”阮棠說著,心底泛起一股酸澀,竟覺得有些煩悶。-臭不要臉,楚穆卻先開口了,“剛纔那個就挺好了,還是變回剛剛那個吧。”“真的嗎?”小美不確定,湊過臉來問楚穆。楚穆忙點頭。小美很快便高高興興地變回剛纔的模樣。“我也覺得我這個模樣好看。”說著瞥了一眼楚穆懷裡的阮棠,“她這個模樣,一點都不好看。”“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這個模樣不好看?”“你就是不好看。”小美冷哼一聲。“你……”阮棠氣結,但轉眸看向楚穆的時候,突然反應過來,隨即朝小美露出一個挑釁的笑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