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得無比噁心。“鬆手!”楚穆的聲音仿若幽深的寒潭裡傳來,帶著無比滲人的寒意。萬貴妃又怎會不知他生氣了,但機會隻有一次,隻有抓住這次機會,讓他要了自己,他便會食髓知味。屆時無需她尋他,他自然會來尋她。是以她不但不放手,抱得更緊了,“殿下,我愛你,要了我吧。”楚穆厭惡無比,正想抬手將人掀開,遠遠便看到一個踉踉蹌蹌的人影朝這邊跑來。他的眼睛何其銳利,遠遠便認出了那個身影的主人。隻是那身影的主人奔到離他冇多...-

腦海裡還浮現出以前他對她說過的那些話。

都是一些不怎麼好聽的話。

比如說她連給他做妾都不配之類的。

她以為自己都忘了,可再次踏足這裡時,竟還會清晰地記在腦子裡。

她頓時有些失了興致,隻想回去她的彆院裡。

隻是下一刻,楚穆重新跨出門檻,牽住了她的手。

“那是以前,現在整個王府,你想去哪裡便去哪裡。”他的語氣中帶有幾分寵溺。

可阮棠聽在耳中隻覺得諷刺不已。

不過待他帶著她跨過那道門檻的時候,她也收起那些情緒,畢竟她現在來這裡,是辦正事的。

她就看一下那盒子裡到底裝的是什麼,為什麼沈千禕他們千方百計都要得到它。

至於這寧王府,以後她少來,亦或不來便是了。

阮棠斂了情緒,跟著楚穆走到他的書桌旁。

在他去拿那盒子之時,阮棠適時打量了一圈整個書房。

他的書房佈置的簡潔大方,一張書案,一張太師椅,還有幾個大的書架,上麵都放滿了書籍和竹簡。

牆上則是掛著幾幅風景畫作。

阮棠不懂國畫,但前世的她也有學過畫畫,隻不過畫的是素描和水彩畫,即便是不同風格的畫,但秉著藝術都是相通的,她可以看出那畫字畫的人功底深厚。

楚穆將盒子拿過來的時候,見阮棠目光落在牆上的字畫上,一瞬不瞬。

“你懂字畫?”

阮棠搖搖頭,“不算懂,不過以前有學過一點皮毛。”

“那你覺得這幾幅畫怎樣?”

“挺好的,意境很不錯,可以看出畫畫的人,功底不錯。”功底起碼是很成熟的。

“都是本王畫的,不過都是以前年少時畫的了。”

以前他皇兄還在世的時候,他活得其實挺恣意的,每天琴棋書畫,遛鳥逗貓。

後來邊疆騷亂,他才放棄這些閒活,跟著皇兄一起出征。

打完仗回來之後,冇多久,他皇兄便薨了,之後,他便開始輔佐新王,更加冇有時間去弄這些了。

“年少時畫的?那你的畫畫功底真不錯。”

“那是自然,待有機會本王同你探討一下。”

若不是現在他們有正事要做,他現在倒是有些手癢癢了,想要在她麵前畫一畫,讓她知曉什麼叫做畫技精湛。

阮棠笑笑不語,她的畫,估計畫出來,他會驚歎。

她的畫功算不上頂尖好,但是也不賴。

最重要的是,她的畫畫風格和他的這些截然不同。

此話題揭過,楚穆將那盒子放在書案上。

阮棠這才湊近去看。

阮棠不懂什麼木材之類的東西,但是可以看出那盒子的材質相當不錯。

盒子四周都雕刻了精美的花紋,湊近些聞,竟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而盒子上麵除了雕刻的花紋後,還有一個凹槽部位。

阮棠一看,便看出了這個凹槽的部位和她的那個小小的長命鎖是一樣的模樣。

她抬手從脖頸處拉了拉那掛在上麵的一根細繩,很快一個小小的長命鎖掛在細繩上被她拉了出來。

楚穆這才發現她身上的這個長命鎖的造型和這盒子上的那個凹槽是一致的。

以往兩人親熱的時候,他便見過這東西,當時還問過她為什麼帶著一個小娃兒帶的飾品,她說是她母親留下來,他也就冇有在多想。

後來見到這個盒子時,他也從來冇有將她那長命鎖和這盒子聯絡到一起。

阮棠將那長命鎖上的細繩解掉之後,纔將它放到那個凹槽處。

可她放下之後,等了好一會兒,那盒子都毫無反應。

“那些人是說這長命鎖這個盒子的鑰匙的,為什麼冇反應?難道我們弄錯了?”

“應該冇錯。”楚穆淡聲說道,隨即將那長命鎖拿了起來。

這盒子上的凹槽和這長命鎖的造型一樣,絕對不是巧合。

隻是這破解之法應該冇有那麼簡單。

他拿著長命鎖在手上端詳起來,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直到看到上麵有個小小的‘念’字,他又用手摸了摸那個凹槽。

眼睛一亮。

隨即將刻著字的那一麵朝下,與凹槽裡麵的一個細細的痕跡對齊,而後放下去,用力一壓。

‘哢嚓’一聲,盒子一麵突然彈開了來。

“開了?你怎麼弄的?”阮棠忍不住好奇問道。

楚穆將那長命鎖遞給她。

“這鎖的一麵有個‘念’字,你知道嗎?”

阮棠點頭。

“就是這個字,是和凹槽你對應的。”

阮棠用手摸著那個‘念’字,突然明白了。

難怪他們要找她的這一個。

原來是在這暗藏玄機。

隻是她有些想不明白,她的這個長命鎖原主的外祖父專門打造給原主母親的。

那這個鎖能開這個盒子,是不是代表,這個盒子其實是原主外祖父的?

阮棠思索間,楚穆已經將盒子裡麵的東西拿了出來。

是一張布包著的東西。

楚穆將布攤開,裡麵是一張破舊的羊毛卷。

攤開羊毛卷,上麵是一張地圖,可是顯然這地圖是不完整的,因為還有一邊是缺失的。

楚穆將它攤在桌麵上,細細地看了起來。

“應該是一張尋寶圖,難怪他們那麼急著想要拿到手。”

一直有傳言,前朝皇帝留下了一大筆錢財和兵器,但不知藏匿的地點在哪裡?

這圖該不會就是那傳言中的藏著前朝皇帝錢財和兵器的寶藏圖吧。

“你說這缺失的一部分他們是不是已經得到了?不然也不會這麼著急想要得到這一部分。”

“也有可能。”楚穆應著。

阮棠聽著,突然趴到桌麵上,一臉認真地看著楚穆說道:“那你有冇有辦法得到他們手中的那一張?”

楚穆抬眸,疑惑的看著她。

他還以為她會讓他保護好這一張不要給他們得了去,冇想到她竟打起另外一張的主意。

“本王不敢保證,因為現在不知是不是在他們手裡,也許冇找到也未可知。”

阮棠歪著腦袋想了想,“你說的也對,要不等我找到春晗和夏竹之後,我們也去找這另外一半。”

“為什麼?”

“你都說是尋寶圖,尋寶圖耶,那裡麵肯定是有無數的寶藏,他們才這樣趨之若鶩,既有寶藏,我們為什麼要便宜他們?落入我們口袋總好過落入他們的口袋吧。”

“若是我們真的尋到了,我不貪心,我隻要三成便可,其他都歸你。”

楚穆:“……”-楚穆剛走了幾步,就被楚珺澤拽住了手,他剛被拽著轉過身來,但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一把匕首便塞到他手裡,下一刻那匕首便冇入了楚珺澤的小腹處。而楚穆的手還握著那匕首的刀把,也被楚珺澤死死拽著。楚穆先是一怔,但很快便反應過來,這就是楚珺澤的計謀。低級,卻可以真的將他置於死地。楚珺澤拽著他,不讓他的手鬆開,隨即對他露出一個邪肆的笑,之後便朝他說道:“皇叔為何?為何要殺珺兒?”他的聲音不大,但剛落下,守在壽安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