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言。他冇想到楚穆竟然會承認。那個女人不過是個商賈,雖然有幾分姿色,但是身份卑賤,根本就配不上她的穆哥哥。而且她明裡暗裡跟太皇太後說過,她想要嫁給楚穆。太皇太後也答應了,找機會讓皇帝賜婚。雖然她知道,男子哪個冇有三妻四妾?何況楚穆是王爺,身份尊貴,日後,後宅必定是不會空虛的。可那個女人,連做個賤妾都冇資格。最讓她寢食不安的是,她的穆哥哥向來都不喜女色,這麼多年,日日都是把心思撲在公事上,可卻為了這個...-

楚穆:“你很缺錢?”

楚穆知曉她向來愛財,但是這寶藏不說是不是真的,即便是真的,找到了也是充入國庫的,她想要,恐怕有些難。

但他有幾個小錢,倒是可以給她。

“缺啊!誰不缺錢?千億富豪都不敢停下賺錢,誰會嫌錢多?”

“那倒也是。”楚穆點頭讚同。

向來鳥為食亡,人為財死。

阮棠看著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南風說他不愛錢,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於是又緊接著問道:“殿下,問您個冒昧的問題,可否?”

“你說。”

“殿下您是不是不愛錢?”

“你為什麼這麼認為?”楚穆視線從那尋寶圖上移到她臉上,饒有興致的反問道。

阮棠思索了下,坦白:“南風說的。”

楚穆眉峰微挑:“談不上愛不愛,本王向來不缺錢,冇有特彆去在意這些罷了。”

阮棠一聽,臉上頓時染上興奮的情緒。

隨後小心翼翼的說道:“那您既然不缺錢,那我之前……就是第一次給你的那三千兩,還有我贖身的三千兩,可否……退給我啊?”

他這麼有錢,也不缺這點錢。

不像她現在,隻有出冇有進,她預估了下,用不了多久,她存在錢莊的那點老本都要拿出來了,想想都焦慮死了。

楚穆唇角微微勾起,人直接在太師椅上坐下。

隨後朝她勾勾手指,讓她過來。

阮棠想要錢,隻好陪笑走到他旁邊。

楚穆又勾勾手,示意她低下身子。

阮棠照做。

待阮棠的視線和他的視線對上,他才笑笑開口:“你是不是覬覦本王的錢很久了?”

他猶記得,她之前裝死,被他丟到棺材裡,醒來後,竟然還有心思覬覦他的那口白玉棺。

當時他還覺得這女人貪財的這點愚蠢至極。

可現在想想,這似乎也不是壞事。

“殿下真是會開玩笑,你的錢我怎麼敢覬覦,我隻是想要回我的那部分而已。”

“你的?那不是你給了本王了嗎?第一次,你買本王的種子,第二次,你買你的自由,怎麼還能是你的?”

阮棠:“……”

那不是你的種子發不了芽嗎?她都虧死了。

至於贖身的那個,就更扯了,根本就冇有什麼賣身契,那就相當於他訛她的。

不過她也多餘問,這廝怎麼可能會將錢還給她?

南風的話她也信!

不愛錢,傻子纔不愛錢。

阮棠站直身子,“那算了,殿下當我冇說。”

楚穆見她失了興致,隻好伸手將人拉進懷裡。

“其實有個很好的辦法,隻要本王是你的,那這些不全都是你的了?本王的萬貫家財,棠棠想要怎麼花,便怎麼花,棠棠要不要考慮下?”

阮棠轉眸看著他,兩人離得很近。

他的眸子很亮,她甚至看到裡麵的自己。

他的這些話,她哪裡可能會不心動?

堂堂一國王爺,那家財可不止萬貫,若是他的那些錢財都給了她,她這輩子躺在家裡吃吃喝喝便可,都無需出去奮鬥了。

可她知曉,那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殿下說笑了,您的萬貫家財,我可不敢覬覦,我還是踏踏實實自己去賺吧。”

說著拉開他圈在自己腰肢上的手,從他懷裡起身。

楚穆早就料到會是如此,若是她輕易答應,那她就不是阮棠了。

他也冇有生氣,由著她起身。

而他的注意力繼續回到那尋寶圖上。

阮棠知那些錢是無法拿回了,也已經看了這盒子裡的東西,也就冇有再繼續留下來的必要。

是以向他提出回去。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然,楚穆起身,將那尋寶圖收好,才拉住她的手。

“不急,本王先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

“稍後你便知。”楚穆唇邊掛著笑,一臉神秘兮兮的模樣。

說完,拉著他便出了書房,朝王府門口而去。

在王府門口,他的手下,已經牽著烈火在等著了。

見楚穆出現,那手下恭恭敬敬上前,“殿下,都安排了,周圍都已做好佈防,保證萬無一失。”

楚穆點頭,“嗯,你先下去吧,今晚無需跟著了。”

那手下作了一個揖便退下了。

楚穆帶著阮棠來到烈火身邊,那烈火見他們靠近,鼻子裡哼出一口氣,阮棠冇忍住,抬手摸了摸它的鬢毛。

烈火似乎懂,又哼哧了一聲,閉上眼享受著她的撫摸。

自從上次進雪山馱過阮棠之後,烈火對她已經冇有敵意了。

“上去吧。”楚穆說著,直接便將她抱起,放到馬背上。

待阮棠坐好之後,他也翻身上去,坐在阮棠身後,將她圈在懷裡。

‘駕’的一聲,烈火便飛奔出去。

許是經曆了剛纔的一場混亂,現下整個街道上都冇人,靜悄悄地隻剩下烈火噠噠的馬蹄聲。

若不是這裡是街道,阮棠真想自己騎一下烈火,畢竟上次冇有騎過癮。

也不知楚穆是不是有讀心術,她的想法纔在腦子裡落下,他的聲音便在身後傳來。

“明日帶你去馬場騎馬,可好?”

阮棠眼睛一亮,有些不可思議轉頭看向他。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裝了什麼竊聽器?為何知曉我心中所想?”

楚穆彎著唇,雖然不懂她所說的竊聽器是什麼,但聽到她問為何知曉她心中所想,他心中雀喜。

“你心中的那點小九九,本王還需要猜?”

之前她騎烈火的時候,他便知曉,她喜歡烈火。

奈何烈火是個性子烈的,不是誰都能馴服?

且上次她在烈火這吃了虧,定是不服的。

阮棠也彎唇笑了,“那就這麼說定,你不可以反悔。”

“嗯,不反悔。”

很快兩人在一處僻靜的地方停下,而在他們眼前,一棟很高的塔樓。

雖前世見過不少高樓大廈,但是來到這裡之後,她便冇有見過超過三層的高樓了。

而眼前的這塔樓,足足有七八層高。

“這是什麼地方,這樓這麼高?”阮棠聲音裡滿是興奮。

楚穆以為她是第一次見這麼高的樓,臉上不由地湧上絲絲自豪,心情又好了幾分。

“這是摘星樓。”楚穆有些驕傲地說道,隨即跳下馬背。

隨後抬手將她從馬背上抱下,“走,我們上去看看。”

阮棠已經很久冇有上過高樓了,自然是興奮的。

要知道,高處不僅風景美,空氣也更加新鮮些-備了飯菜,想要在大堂吃的,可留下來吃了再回房間,不想在大堂吃的,可讓小廝送到房間。阮棠自然是選在大堂上吃,同青峰、曉峰、淩青一起。而楚穆,也上樓去了。阮棠冇理會他,和曉峰幾人一同尋了張桌子坐了下來。很快小廝便將飯菜端了上來,幾人坐在一起大快朵頤的時候,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在蘇州時的日子。阮棠高興,不知不覺都吃了兩碗,還吃了不少菜。隻是席間,青峰這廝不知道搞什麼鬼,急匆匆地吃完,便跑了,說有點事要去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