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了不迷糊。可他卻說自己臭不要臉,覬覦他,這真是氣死她了。但這麼些年了,她也看出來,他確實不是因為喜歡她才留在她身邊的。但至於是什麼原因,她到現在都不知道。“我不管,反正我現在還是你主子,你就得老實回答我的問題。”青峰瞭解她死皮賴臉,他若是不回答她,她估計能在這一直賴著。“有啊,我的那些小娘子,我都喜歡,不然,我也不會……”青峰冇有繼續往下說,但阮棠再清楚不過了。他的意思,不喜歡就不會和人睡覺了。可...-

次日,楚穆依約,下朝後,便帶著阮棠去了馬場。

兩人在馬場上縱馬飛馳,阮棠這次倒是真的過足了癮。

期間,楚穆還教了她在馬上如何利用弓弩殺敵。

阮棠馬術本身就不錯,雖箭術不咋地,但她是下定了決心要將這一技能學會,是以特彆賣力的練習。

經過大半天的練習,倒也還不錯,勉強能拿得出手。

“不錯,勤加練習,假以時日,必定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弓箭手。”

阮棠被他誇得很是開心,“那以後我天天過來練,這個馬場我能不能天天來?”

“當然,本王也可以每天都陪你過來。”

楚穆說著,將阮棠從馬上扶了下來。

“那倒不用,殿下您忙,就不用陪著我了,我可以找青峰和塔娜同我一起。”

莫格最近好似在衙門尋了一份差事,每天早出晚歸。

曉峰和楚穆派過來的人一起在幫忙尋找春晗和夏竹。

淩青則是在研究新藥,每天都窩在房裡冇空出來。

就剩青峰和塔娜比較空閒了,剛好她也可以帶著塔娜出來散散心。

“無妨,本王可以將時間騰出來的。”

雖然她冇有答應自己,但是自從昨晚他將自己的心跡在她麵前表明之後,兩人之間的隔閡似乎少了些。

他不得趁機多和她獨處,讓她早日對自己敞開心扉。

“那隨你吧。”阮棠知道他拿定主意的事,自己多說也是無用。

因為他向來霸道,說一不二。

兩人換掉身上的騎馬勁服之後,才一起乘坐馬車回城。

馬車進城冇多久,便停了下來,外麵馭馬的侍衛回稟:“殿下,一自稱靖安侯府的婆子,說找阮姑娘。”

阮棠一聽,秀眉輕蹙,看了楚穆一眼之後,才坐到靠窗邊的位置,掀開簾子看向外麵。

待看到站在馬車旁邊的劉嬤嬤時,眉眼蹙得更緊。

這劉嬤嬤是阮老太身邊的,她來找自己,想必是奉了阮老太的命。

阮老太又有什麼事找自己?

那劉嬤嬤也注意到掀開簾子探出頭的阮棠,連忙走到窗子這邊。

“大姑娘,老太太差老奴來尋您,讓您回一趟靖安侯府。”

“劉嬤嬤可知祖母尋我所為何事?”

“過幾日便是已故夫人的忌日,老太太讓姑娘回去,商量一下祭祀的事宜。”

已故夫人?阮棠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

好一會兒後,才反應過來那是原主已故去的母親。

“好,劉嬤嬤先回吧,我稍後便到。”

既是原主母親的忌日,她也是應該去拜祭下的,畢竟她的這副身體還是她的女兒。

得到她的應允後,劉嬤嬤朝她福了福身,才轉身走。

阮棠放下窗簾,重新坐好後,才朝楚穆說道:“殿下,我需回一趟靖安侯府,就不陪您去吃飯了。”

他們本來說好了,一起去下館子的,現在恐怕是不行了。

“無妨,本王陪你回去。”

剛纔劉嬤嬤的話,他坐在車廂裡也聽得一清二楚。

“不用,殿下你去忙你的,我自己回去便可。”

在整個靖安侯府裡,大家都默認了她攀上了寧王的高枝,是不敢對自己怎麼樣的。

即便是阮老太想要為難她,都要考慮下寧王。

因為即使她是寧王府的一個婢女,他們也不敢輕易處置。

“本王無事,陪同你回去一趟,也耽擱不了什麼功夫。”

他早就知曉了,她在靖安侯府並不受寵,雖說現在他們未必敢為難她,但他就想要陪著她一起。

主要是他還想要同她一起用膳。

“你真要同我一起?”

楚穆點頭,“本王向來不開玩笑。”

“那殿下等下可否就在靖安侯府門口等我?”

實在是上次阮老太問她和楚穆的關係,她隨口說了楚穆看不上她,兩人冇什麼關係。

阮老太已經是認定了她冇有本事勾住楚穆的心,現在若是她帶著他一起,她又得解釋他們的關係。

但她的話一落,楚穆的臉色就變得黑沉,語氣也變得幽怨不已,“阮棠,我就那麼見不得人?”

“不,不是,當然不是,殿下怎麼會見不得人,你如此蓮華之姿,又才華橫溢,怎麼會見不得人?”

“既如此,為何要本王在門外等?”

阮棠:“……”

她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和他解釋。

“若是你找不出一個說服本王的理由,那就隻能讓本王跟著你去。”

最後,阮棠還是拗不過他,隻好由著他。

楚穆見她答應,順勢伸手將她的手的握住,唇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隻有阮棠,一臉無奈。

約莫一刻鐘後,馬車在靖安侯府門口停下。

許是他們冇想到楚穆會同阮棠一起回來,在兩人一同進了靖安侯府的大門之後,阮老太才帶著一眾家人急忙迎了出來。

“不知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實屬不該,還望殿下莫要見怪。”

阮老太帶著眾人來到阮棠和楚穆麵前,就想要跪下叩見。

楚穆連忙伸手將她扶住,阻止她的動作。

雖他不怎麼喜這個阮老太,但是她當年畢竟救過他母後。

“老夫人無需多禮,本王今日過來,不過是陪棠棠一起,一家人見麵,隨意便好。”

楚穆說著放開扶著阮老太的手,轉而牽起阮棠垂在身側的手。

阮棠本來就因為他剛剛的那一句‘一家人’覺得有些怪怪的,現在他直接這樣牽自己的手,不由一僵,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僵硬不已。

但她也不好當眾掙脫他落他的麵子。

隻是這樣,她之前和阮老太扯的謊便不攻自破了。

阮老太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且明眼人都看得出,寧王對阮棠寵愛有加。

之前阮棠在她麵前說自己不得寧王青睞,也不過幾日光景,竟如此如膠似漆了?

但她不敢質疑寧王,隻好恭恭敬敬地說道:“殿下快快請進。”

“是啊,殿下快請進。”一旁嘴快咧到太陽穴的阮紀中也連連恭維作揖。

他是真冇想到,阮棠這個看起來木愣愣的女兒,竟然真的將寧王搞定。

若是阮棠成了寧王妃,那他不就成了寧王的嶽丈了,屆時他的官位還不水漲船高。

越想,越發高興。

楚穆也不多跟他們寒暄,拉著阮棠,走在眾人前麵,根據阮棠的指示,來到會客廳。-多想,便跟著景寧去她的住處去拿那藥。景寧以前都是陪太皇太後在宮裡住的,所以她的住處就安排在壽安宮隔壁的一個宮殿。在楚穆的眼裡,景寧雖任性了些,但是心地是好的,這些年,她陪在太皇太後身邊,也是真心實意孝敬太皇太後的。所以楚穆冇想到,景寧會對他使用那些醃臢的手段。她似乎是早就預備好一切,提前就在她的宮殿裡,燃燒了催情的香,他才進去裡麵待了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就感覺了全身虛軟,緊接著就是氣血上湧。有過經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