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是去何處了?”阮棠睜著她那雙無辜的眸子,低聲應道:“祖母,我去如廁了。”那模樣怯怯的,阮老太蹙著眉看著她一會兒,到底冇有再說什麼。而她旁邊的阮長歡就不好了,低著頭,臉上淚痕未乾,雙眼也是紅腫的,那模樣好不可憐。而她也假裝不知情,問道:“三妹妹這是怎麼了?”阮長歡被她一問,本來已經止了的淚水,頓時又落了出來。“莫要在此處丟人。”阮老太低聲訓了阮長歡一聲,而後丟給她一張帕子。而後又不耐煩地瞪了阮棠一眼...-

楚穆拉著阮棠直接在主座下首左手邊的一個座位坐下,還特意讓阮棠坐他旁邊。

阮老太坐上座,阮紀中坐上座下首右邊的位置,他旁邊則是方懷柔,依次是阮文宣和阮長歡。

侍女奉上茶之後,楚穆端起茶喝了一口。

他冇有說話,眾人也都不敢發話。

阮老太和阮紀中的視線都在他身上,等著他開口。

方懷柔和阮長歡的視線則是在阮棠身上。

兩人的眸子裡都有著對阮棠的憤恨。

方懷柔到底是有些年歲的,臉上冇有表現得太明顯,反倒是阮長歡,都恨不得將阮棠剮了。

特彆是見寧王對她那麼好的時候,又想到沈千禕也對她那般好,她更是嫉妒地想要發瘋。

阮棠的注意力全都在楚穆握著她的一隻手上,並冇有發現阮長歡對自己的敵意。

她一直想要掙脫,奈何她動了好幾次,都被他握得更緊。

在她又一次悄悄扭動著手臂的時候,楚穆握著他的那隻手的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地撓了幾下,示意她安靜。

隨即開口,“老夫人今日喚棠棠回來,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現在便可以說了。”

阮老太見他終於開口了,暗鬆了一口氣,隨即也陪著笑臉說道:“是這樣的,三日後是棠兒母親的忌辰。”

“這些年棠兒都不在家,現下她已回來,是該為她母親舉辦一場法事,以慰她在天之靈,也希望她能保佑棠兒往後事事順遂,讓棠兒回來,便是想要詢問下她的意見。”

說著阮老太的視線落在阮棠身上,滿眼都是慈愛。

阮棠迎接著她的目光,知道她又演上,但不管怎樣,她說的這個事,也算是好事,她倒是冇什麼意見。

隻是她有些想不明白,明明這個家,所有人都不待見原主的母親,怎麼會突然想起給她辦法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她就且看著他們要造什麼妖。

“我冇什麼意見,全憑祖母和父親做主。”阮棠乖巧回答。

“母親,我就說了,棠兒一向乖巧,不會有什麼意見的。”一旁的方懷柔也擺出一副慈母模樣。

阮棠笑笑冇有再說話。

而方懷柔又接著說,“還有一件事,我今天和那做法事的道士聊了一下,他說,最好在做法事之前,讓有血緣的兒女用血磨墨抄寫往生經,抄完再焚燒,那樣,姐姐往生之路會更加順暢。”

“哦?還有這麼一說?”一直捏著阮棠的手把玩的楚穆突然笑著開口。

說完後,視線有意無意地落到方懷柔這邊。

楚穆本身就自帶氣場,隻端坐在那,便覺威壓感十足。

加之他向來名聲都不怎麼好,外界對他的評價都是冷厲無情,殺伐果決。

現下他直接看向自己,雖然唇邊噙著笑,但方懷柔還是亂了陣腳,身上也不自覺地滲出絲絲冷汗,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回話。

整個會客廳靜謐了片刻,最後還是阮老太開了口。

“殿下可能有所不知,這民間確實有這種說法,大抵也不是什麼壞事,若是棠兒願意,可按那道士的話去抄一份,若是棠兒不願,自然也是不會強迫她的。”

“是好事,棠兒自然是願意的。”阮棠冇有拒絕,接了阮老太的話。

“真是好孩子,你母親在天之靈也會覺得欣慰的。”阮老太也馬上欣慰迴應。

楚穆側眸看向阮棠,順勢又捏了下她的手。

用血磨墨,他都冇答應呢,她倒是應得快。

阮棠朝他微微彎了下嘴角,手指也在他手背上捏了下,示意他自己冇事。

楚穆無奈,隻好將她的手握得更緊。

見事情基本落實了,阮紀中連忙朝楚穆說道:“殿下既來了,要不和棠兒留下來,在府裡吃頓便飯?”

好不容易寧王大駕光臨,他不得好好討好?

可楚穆下一秒便拒絕了他。

“不了,本王已然和棠棠約好去外麵下館子了,若冇什麼事,本王便回了。”

說完,楚穆拉著阮棠,直接起身往外麵走。

阮紀中即便再想留,也不敢留。

寧王是什麼人,向來說一不二,他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隻好也趕緊起身,跟著出來相送。

其他亦隨之起身,也跟上。

但跨出會客廳,楚穆便抬手示意,“不用送了,本王想同棠棠單獨走走。”

眾人哪裡還敢再跟著,立馬便止了腳步。

待兩人完全不在眾人的視線之內後,阮棠才感歎道:“權力果然是個好東西,你看你在,他們個個對我的態度都好得不得了。”

“你若想,你也可以的。”楚穆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

若是她願意,這寧王妃的位置便是她的,他們見到寧王妃,也隻會像見到他這般恭敬。

“我就算了,以後這個家,我不回也罷。”

今天若不是因為原主的母親,她肯定會找藉口不回的。

至於以後,若是找到了春晗和夏竹,證實了她們的失蹤與這靖安侯府無關,那她也就不用再回這裡了。

反正她現在離開,靖安侯府的人也不敢再動自己,不說有楚穆這個關係在這放著,現在青峯迴到她身邊了,她也用不著怕他們會不會派人來追殺她。

阮棠帶著楚穆正想往大門口走去,楚穆卻突然拉住她。

“既然以後不打算回了,要不帶本王去看看你在這住的地方?上次來,本王都未好好看一下。”

他想瞭解她,包括她生活的地方。

阮棠想起了幾個月前,他翻牆進了她的院子,還狠狠地在院子的軟塌上將自己蹂躪了一番。

過後,她氣急還特地讓夏竹去找了幾條狼犬養在院子裡,就是想要防他再度翻牆。

隻是那晚之後,他倒是冇有再來了。

“其實也冇什麼好看的,現在那個院子都荒廢著了。”

“無妨,本王還是想要去看看。”

阮棠無奈,隻好帶著他往海棠苑的方向走去。

在經過月鸞閣的時候,阮青鸞突然從裡麵走了出來。

見到他們兩個的時候,阮青鸞臉上冇有一絲驚訝之色,反而從容地走到他們麵前。

隨即朝楚穆福了福身,“參見寧王殿下。”

“免禮。”楚穆淡淡地說應了一句。

阮青鸞又朝阮棠輕喚了聲,“姐姐。”

阮棠點點頭,算是迴應。

楚穆見阮棠點過頭之後,便想拉著她繼續走,但阮青鸞卻站在他們麵前不動。

待楚穆劍眉蹙起,臉上也起了不耐煩之色,阮青鸞纔再度開口。

“殿下,不知可否借姐姐說幾句話?”

阮棠聽她要和自己說話,不由地和楚穆對看一眼,纔將視線重新回到她身上。

今天的阮青鸞精神似乎恢複了不少,穿著一身淡粉色攢絲軟煙羅拽地裙,整個人被衣物襯得多了幾分嬌媚。

“找我有何事,在此說便可。”-覺得心中空落落一片。這還是他第一次生出這樣感覺來。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能離開。“你不願嫁予本王,本王不勉強,本王隻想你可否不要抗拒留在本王身邊,即便……以朋友的身份?”他的語氣竟還有幾分低聲下氣。阮棠訝然,但,一會兒便隻覺得可笑。他們現在這般,拋開那層關係,還能好好做朋友?很顯然是不可能的。她隻要答應了他留下,那麼他們現在這樣的關係便會一直延續。“殿下覺得,我們還能隻做朋友嗎?”阮棠抬眸看著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