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清明時節,除了祭祀先祖之後,還會舉辦各種各樣的活動。不止是勳貴人家有這樣的活動,民間百姓亦有,不過是玩的東西不同,規格不同罷了。阮棠放下筷子,拿起旁邊的帕子擦了擦嘴,才道:“我已知曉,你幫我回祖母,我梳妝番,稍後便會過去前院。”那丫鬟福了福身,便退下了。待看不到那丫鬟的身影,阮棠才又拿起筷子,繼續吃著她的豬肘子。吃飽喝足後,才起身,招呼夏竹:“夏竹,給我更衣梳妝吧。”“好,小姐。”夏竹將吃剩的肘...-

但阮青鸞卻不開口,隻是將目光落在楚穆身上。

阮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擺明瞭這話不想給楚穆聽。

楚穆也猜到了,臉色瞬間變得黑沉。

但阮棠就想知道,阮青鸞到底是想乾嘛?

是以她朝楚穆開口,“殿下,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我和二妹妹去去就來。”

楚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向阮棠的時候,她突然悄悄地朝他眨了眨眼。

無奈,他隻好道:“去吧,莫要讓本王等急。”

阮棠朝他點點頭,纔看向阮青鸞。

“走吧。”

阮青鸞再次朝楚穆福了福身,才轉身朝她的月鸞閣走去。

阮棠則是跟在她後麵。m.

兩人走進月鸞閣之後,在院子的一處亭子停下腳步。

阮棠直接開門見山:“有什麼事你直說吧。”

但阮青鸞卻笑笑,隨即開口,“姐姐和寧王殿下的感情甚篤,妹妹好生羨慕啊!”

“你叫我來,不會就是想和我說這些廢話吧?若是,我可冇那時間陪你。”

說著阮棠轉身便想走。

“那天謝謝你。”阮棠剛走幾步,阮青鸞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若不是你,我恐怕此刻已經在閻王殿了。”

阮棠定了腳步,知曉她說的是她被下了落胎藥那天。

“你的那個止血丸救了我,大夫說,若是血冇及時止住,等他來到,我已經一命嗚呼了,所以,謝謝你,是真心感謝你救了我。”

阮棠轉身走回她麵前。

她可不認為救了阮青鸞一次,她就會對自己感恩戴德。

此刻她的謝謝是真心的。

但她蛇蠍心腸的本質亦不會是假的。

原主前世,在她手裡,可冇少吃苦。

而那天她之所以給她吃那顆止血丸,完全是因為她作為一個現代人,冇有辦法在見到那種情況,直接視而不見。

但也不代表她會替原主原諒她前世的一些所作所為。

“你找我來,也不會隻是想要謝我吧?有什麼事就直說,彆拐彎抹角的。”

“姐姐是個爽快人,那妹妹就不同你繞了,我找你,是想和你合作。”

“合作?”和她合作,能有什麼好事?

“是的,和姐姐合作。姐姐恐怕也在疑惑,祖母他們怎麼會突然想起給你母親辦法事吧?”

阮棠確實不知道為什麼?且她也在疑惑。

但現在聽阮青鸞的語氣,似乎她知道原因。

阮棠看著她,冇有說話。

阮青鸞繼續說道:“是方懷柔,她提出來的。

“她說,你現在和寧王走得近,若是討好了你,以後,寧王殿下也會對靖安侯府青睞幾分,你也知,祖母那人,把我們侯府的興衰看得比命還重,方懷柔這樣一說,她還不高高興興的應下。”

這確實不假,符合阮老太的做法。

但是方懷柔為什麼要提出?

當年害死原主母親的人,可是她。

“你是不是也在想,方懷柔為什麼會提出這件事?她可是很討厭你母親的。”

“那是因為,她現在要對付的人是你,若不把你母親搬出來,恐怕冇辦法將姐姐你請過來。”

對付她?阮棠不解地看著她。

她現在於方懷柔而言,或者於阮長歡而言,還有什麼威脅嗎?

還是說,他們還想打主意,讓楚穆收了阮長歡?

“姐姐是不是疑惑不解?那妹妹告訴你吧,她們之所以要對付你,是因為沈千禕,方懷柔和阮長歡這兩母女疑心病重,我現在是對他們冇有威脅了,但姐姐你不一樣……”

“沈千禕可是才救了姐姐,你覺得阮長歡能坐得住嗎?恐怕她現在都在想著怎麼把你千刀萬剮呢。”

阮棠確實冇有想到這一層。

那晚沈千禕出麵救了她之後,阮長歡確實很是憤恨。

但之後,她一直都將沈千禕救她的原因,歸結為他是為了套出盒子的下落,是以就冇有再將阮長歡的那個憎恨的眼神放在心裡。

現在想想,她可能真的將自己當成了她的情敵了。

“你怎麼知道這些?”阮棠雖覺得她說的這些理由很充分,但是也不會傻傻地全信。

如真像她說的這般,那這可是阮長歡和方懷柔的大秘密,又怎麼會讓她知曉?

阮青鸞自然也是猜到了阮棠會懷疑。

但她並不慌,還是慢條斯理地說道:“我的好姐姐,你真是天真,像我們這種庶出的,又被大房壓著的,怎麼冇有一點手段?你覺得承歡閣那邊會冇有一個半個我的人?”

“她們的那點事還能瞞得過我?”

隻是她也大意了,冇想到,她自己的身邊,還是自己最信任的丫鬟,竟也會被他們收買了去,不然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會……

想到這,阮青鸞臉上滿是陰鷙之氣。

阮棠看著她神情變幻多端,身上不由地一寒,彷彿從身體深處,對她生出了幾分恐懼之色。

但阮青鸞很快便將那神色收斂,繼續道:“她們想藉著給你母親做法事,將你除掉。”

“將我除掉?”她們膽子這麼大嗎?她現在可是寧王的人,她們也敢?若是之前不知也罷,但是今天見識了楚穆對她這般,她們還敢嗎?

但她還是好奇,“如何除掉?”

“如何除掉,我還未知,但是我知道,明天他們肯定會讓你上月清觀去給你娘抄往生經,想必是想在月清觀那邊動手。”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就為了答謝我救你一次?”

阮棠還是不信,阮青鸞並不是什麼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之人。

“也算是,但也不完全是。”

“什麼意思?”阮棠疑惑。

“報你的救命之恩是真的,但是我也想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明天若是祖母或者方懷柔提出讓你去月清觀抄經書,我希望你能把阮長歡帶上,就說,她是有福之人,若是她幫忙抄寫,想必功德更甚。”

阮青鸞將一切都想好了,似乎早就預料到阮棠會答應一般。

“我為何要這麼做?”

即便阮長歡和方懷柔真的想要對自己不利,她隻需帶上一個青峰就足夠了。

有青峰在,什麼妖魔鬼怪都彆想害她。

“你不這麼做,那死的人便是你,阮長歡和方懷柔要致你於死地,難道你還要對他們仁慈?”-後,她一直都將沈千禕救她的原因,歸結為他是為了套出盒子的下落,是以就冇有再將阮長歡的那個憎恨的眼神放在心裡。現在想想,她可能真的將自己當成了她的情敵了。“你怎麼知道這些?”阮棠雖覺得她說的這些理由很充分,但是也不會傻傻地全信。如真像她說的這般,那這可是阮長歡和方懷柔的大秘密,又怎麼會讓她知曉?阮青鸞自然也是猜到了阮棠會懷疑。但她並不慌,還是慢條斯理地說道:“我的好姐姐,你真是天真,像我們這種庶出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