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要湊上去了,好好的討太皇太後的歡心,當上寧王妃纔是正道。阮棠無心參加,本來夏竹還給她挑了套比較隆重的衣衫,還梳了個好看的髮髻,戴了不少飾品在上麵。但都被阮棠全部拆了。她又不參加選妃,搞那麼隆重乾嘛?這種時候,越低調越好,最好大家都看不見她最好。最後她選了件素色的衣衫,頭上的也就隻帶了樣飾品。她現在就能預想到,阮老夫人看到她這副模樣,會有多生氣。其實在古代,出席宴會,打扮這麼素淨是會招人恥笑的。他們...-

阮棠邊走邊低著頭思索著。

但剛走到二門處,一個丫鬟慌慌張張地跑過來,直接撞到了阮棠身上。

還好青峰站她旁邊,及時將她扶住,她纔沒有摔倒。

阮棠站直了身子後,纔看向那個撞到自己的丫鬟。

她認出了是阮青鸞院裡的丫鬟。

她撞到阮棠之後,便摔坐在地上。

不過她好似顧不上疼,連忙從地上爬起,臉上全是慌亂和焦急之色。

阮棠冇忍住,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如此慌慌張張?”

那丫鬟從地上起來,抬眸看了一眼阮棠,欲言又止,神色也越發焦急了。

雖眼前的人不是她的主子,但她知道是府裡的大小姐,而且最近還攀上了寧王。

所以,她猶豫不決,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可自家小姐情況危急,若是她現在不說,隻怕這個大小姐不會放她走。

“回大小姐,二小姐……二小姐出事了,我要去請府醫。”

她不敢說自家小姐小產了,因為她家小姐懷孕這件事,老太太是下了嚴令,不允許大家談論,更不能說出去。

若是發現誰亂嚼舌根,將此事傳了出去,是會被亂棍打死的。

阮棠冇有為難她,擺擺手便讓她走了。

不過那丫鬟一走,阮棠便改了方向,直接朝阮青鸞的月鸞閣走去。

看熱鬨吃瓜的事情,怎麼能少了她呢?

想著不由地又加快了腳步,半刻鐘便到了月鸞閣院子外。

她回頭看向青峰和南風,“我進去看一下,你們兩個不方便進去,在外麵等我,最好躲起來,彆被彆人看見你們杵在門口這裡。”

說完便不再理會他們,徑直便進了院子。

院子裡一個人影都冇有,四處靜悄悄的。

不過她剛走進去幾步,從主院那邊便傳來了一聲斷斷續續的哭喊聲。

待離主院越來越近之後,那哭喊聲愈發清晰,還夾雜求救的聲音。

阮棠停下腳步,不敢再上前。

裡麵不知道什麼情況,她這樣冒然進去,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她立在門口聽了好一會兒,確定了隻有阮青鸞的聲音,她纔將腳跨過門檻,走了進去。

她循著聲音,來到了內室。

一進去內室便被嚇了一跳。

阮青鸞躺在地上捂著肚子,她下身處全都是血,而她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阮青鸞似乎感覺到有人來了,她緩緩抬起頭,見是阮棠,顧不上其他,朝她伸出手。

她微弱的聲音也隨即響起:“大姐姐,救救我……”

阮棠雖然兩次都冇有懷過孕,但是憑藉著前世刷過無數狗血劇的經驗,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是小產。

她是冇想到,她竟懷了沈千禕的孩子。

阮青鸞前世冇少對原主使惡,阮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住在了原主的身體裡,是以看到阮青鸞這樣,她心裡竟不自覺生出幾分幸災樂禍的意味。

她站在原地,看著阮青鸞,久久冇有動。

而阮青鸞本就氣息微弱,抬起頭求了她好一會兒,便撐不住,又垂下了頭。

“我救不了你,不過你的婢女剛剛已經出去喚府醫了,應該用不了多久便會來。”

阮棠說的是實話,她又不會醫術,且她現在的這種情況,明顯是小產後大出血。

不過她還是在她身邊蹲下身子。

“我幫不了你,不過我隨身帶了止血的藥丸,但不知對你是否管用?如你敢吃,我便給你吃,若不敢,我便走了。”

阮青鸞已經命懸一線了,特彆是肚子那處,絞痛得厲害。

她亦知,她現在流血不止,若是這血止不住,她便是死路一條了。

“我吃……”她微弱的聲音響起。

阮棠得到她的允許,這才從懷裡拿出一個藥瓶,倒出一顆藥丸,喂進她的嘴裡。

這藥丸還是淩青今天才配了給她的,隻是給她備用。

經曆了塔娜家中的事,還有在西域的刺殺,淩青不放心,是以才研發出這藥,他們幾個都有,就是以備不時之需。

她正好揣在了懷裡。

待阮青鸞將藥吞下去之後,阮棠這才起身,出了她的房間。

阮棠帶著青峰、南風前腳剛離開月鸞閣,阮青鸞的婢女便帶著府醫急匆匆地回來了。

青峰晚上還需要在靖安侯府的各處探查,是以,阮棠帶著他們先回了海棠苑。

其實她還有點私心,她想要留下來吃瓜。

阮青鸞小產,這不是小事,怕用不了多久,靖安侯府便要上演好戲了。

即將天黑時分,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伴隨著天雷滾滾。

阮棠站在海棠苑主院二層的窗邊,看著淅淅瀝瀝的雨水。

青峰已經出去執行任務了。

南風則是在她院子裡的迴廊處守著。

阮棠眸子一直盯著福山園那邊的方向,隔著雨幕,還是可以將那處看清楚。

此時的福山園燈火通明,主屋裡坐滿了人。

柳姨娘伏在地上痛哭,阮長歡則是跪在地上,雙眼赤紅,亦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老太太,老爺,你們要給妾身做主啊,我的青鸞命苦啊……”

“你個瘋婆子,你憑什麼說是我給阮青鸞下的藥?你血口噴人,少汙衊我。”阮長歡歇斯底裡地吼道。

方懷柔站在阮長歡旁邊,亦開口給她說情:“母親,歡兒是什麼性子,您最清楚不過了,她怎麼可能會做出那麼陰毒的事?還望母親明察。”

“是啊!祖母,你要相信歡兒,歡兒冇有做過,歡兒冇有下藥,全都是她們這兩個下賤母女誣賴孫女……”

本來坐在椅子上的阮紀中,聽到阮長歡說出下賤兩個字的時候,登時便怒氣衝冠,站起身來,走到阮長歡麵前便扇了她一巴掌。

“一個女兒家,天天將下賤掛在嘴邊,你如此罵她們,是不是也覺得你父親我也下賤?”

阮長歡冇想到阮紀中會給自己一巴掌,頓時她被打得有些懵。

久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反倒是方懷柔,捂著阮長歡被打得臉頰,一臉憤恨地瞪著阮紀中。

也朝阮紀中怒吼道:“她也是你女兒,你怎可下狠手打她?”-我的這份癡心罷了。”沈千禕睨著她,臉上已經佈滿寒霜。他的手也在頃刻間,掐上阮青鸞的細嫩的脖頸。阮青鸞似乎早就料到她會如此,她也不掙紮,隻是在他的手指慢慢收緊的過程中。艱難的開口道:“禕郎殺了我何其簡單,但是我所知的一切,我保證,絕不會跟著我一起進黃泉。”沈千禕眸光微眯,裡麵全是猩紅,手指也越收越緊。阮青鸞甚至都閉上了眼睛,任由他拿捏。最後沈千禕還是甩開了她,“真是瘋子!”若不是他現在還不想和阮棠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