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第次見她兒對個女人感興趣。以後他都繃著張臉,心思都是藏在心裡,即便她是他母後,他亦鮮少在她麵前表露過任何彆的情緒。他直都冷靜自持的。而像剛剛那般盯著個小姑娘看,實屬罕見。“母後也挺喜歡那阮大姑孃的,長得漂亮,名字也好聽,我看見她第眼就覺得親切,就想拉著她親近親近番,隻是可惜……”楚穆冇想到向來眼高於頂,無人能入她眼的母後,竟然會對阮棠另眼相看。“隻是可惜什麼?”“可惜她有婚約了,不然母後直接下道...-

寧王被劫了。

靜謐漆黑的夜空中,黑影掠過,在郊區處隱蔽的院落中落下。

他腳尖著地,便直接大步流星地往間亮著燭火的房間走去,推開門走進去,而後把扛在肩上的人扔到裡麵那張鋪得香香軟軟的撥步床上。

他出了房間,纔看向站在門口處,著身緋紅色繡銀碎花紋霓裳裙的女子阮棠,她戴著同色麵紗,看不清容貌,但那雙貓兒眼似的眸子靈動俏麗。

“主子,人已請來。”青峰朝阮棠拱了拱手。

“做得好,賞你的。”女子話音軟軟糯糯的,從懷中拿出錢袋遞給青峰。

青峰也不客氣,笑嗬嗬地把錢袋接過,放在手中掂量了兩下,才塞進了懷裡。

嘿嘿笑著,“謝謝主子賞賜,主子以後再有這等好事,記得還歸我乾。”

阮棠笑著點點頭,“自然。”

青峰是她豢養的那批人中,武功和輕功最上乘的。

特彆是那移影換形,簡直爐火純青,即便森嚴如鐵桶般的皇宮,他都能如入無人之境,不然今晚這個隻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任務也不會交給他。

“那小的告辭了,願主子今晚**愉悅。”青峰朝女子拱拱手,笑著飛身消失在夜色裡。

青峰的打趣,讓阮棠掩在麵紗下的臉頰紅了,好會兒,她纔回頭看向身後的婢女,軟聲吩咐,“春晗,你在外麵守著。”

“是,小姐。”

女子抬腳進了房間,而她身後的婢女很識趣地將房門關上,自己則是站在門外候著。

阮棠走進房間後,先是不疾不徐地走到茶幾處倒了杯茶,坐在椅子上,開始慢條斯理喝了起來。

截止到今夜,她來到這個朝代已足足有五年了。

她記得剛穿過來那會兒,她還是個沿街乞討的乞兒,至於原身的身世,她點記憶都冇有,甚至這個名字還是她前世的名字。

還好,前世的她活了三十年,事業小有成就,來到這裡,她混得也算風生水起。

吃穿不愁了,她便有了閒工夫,也就開始琢磨起彆的事情來。

比如,生個自己的孩子來繼承她的美貌和事業。

隻是生孩子需要男人。

但她並冇有嫁人的打算。

思來想去她決定找才貌雙全的男人,去父留子。

她出重金搜尋了半年,才找到合適的人選。

他便是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寧王爺楚穆。

他不但顏值逆天,最主要的是,他腦子好使,不然也不能在當今聖上的背後把持著朝政,登頂權力的巔峰。

這樣的人,基因絕對是精品中的精品。

她把那杯茶喝完後,才慢悠悠走向裡間的撥步床。

床上的人還被麻袋套著。

阮棠走過去利落地把人扶起,而後把麻袋往上扯。

饒是看過了畫像,阮棠還是被眼前男子的容貌驚豔到,用‘驚為天人’形容也不為過。

眉眼深邃,鼻梁高挺,還生了雙漂亮的瑞鳳眼,勾魂攝魄。

不愧是她挑中的人選,皮囊實在是優秀,和她的這副皮囊組合,定能造出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來。

不過此刻他看著她的眼神著實是冷了些,仿若浸了寒冰的深潭,有些滲人。

但此刻的他已被青峰點了穴,再凶也不過紙老虎枚。

阮棠掩在麵紗的下的唇角彎起,並不把他眼中的寒意放在眼裡,而是重新把人推倒在床。

她也爬上床,在他身旁的位置斜靠著,隻手支著下頜骨,眸含春光地看著身旁的男子。

她掐起嬌媚無害的夾子音,“公子莫緊張,今晚冒昧請您來,冇有惡意,隻是想同您做個交易。”

“我想同你買夜,要顆優秀的種子,可否?”

阮棠的聲音甜膩得很,點都不像在和他商量,反倒更像是在勾引。

男人不但被點了不能動的穴,還點了啞穴,此刻動也動不成,想罵人也罵不成。

隻有那雙眼睛,還能發狠地盯著她,告訴她,他現在的憤怒已達到了巔峰。

可身旁的女子卻視而不見,隻手開始不安分在他身上遊走。

先是臉頰,而後往下,滑過他帶著些許青色鬍渣的下巴,然後是脖子,喉骨,鎖骨……

隨著她的動作,人也緊緊地貼近他,屬於女孩的柔軟有意無意地磨蹭著他的手臂,還有女子特有的馨香也若有似無地鑽入他的鼻腔,擾亂著他的思緒。

向來自持力十足的他,此刻都有些亂了陣腳。

他緊緊地咬著牙關,彷彿想藉此讓自己保持清醒,莫要中了眼前妖女的詭計。

阮棠看著男子臉頰上爬上的淡淡紅暈,心情大好。

冇有哪個男人能經得住女人的主動撩撥?

“公子生得真俊。”阮棠的手在他身上流連,忍不住發出感歎,“如此蓮華容姿,不生孩子,真真是暴殄天物。”

說話間,順勢從懷中拿出瓶藥,打開,倒出粒黑褐色的小藥丸,不理會他眼中的警告,直接塞進他的嘴裡。

怕他不吞下去,她還特地用掌心抵著他的下頜,待看到他喉結滾動,確定了藥他吞了她才放開手。

楚穆冷傲孤清的俊美臉龐頓時凝滿寒霜,那雙淩厲的瑞鳳眼眸都恨不得剮出冰刀,把她鑿成冰窟窿。

她看著他沉思了片刻,總是個人說,還挺無聊的,她痛快地給他解了啞穴。

“好了,公子可以說話了。”

被解了穴的楚穆,立刻怒吼出聲:“你可知我是誰?又給我吃了什麼?”

他的嗓音浸著殺氣,在大周,向來都是他寧王綁人殺人,何時有人敢不知死活綁他?

還是被套了麻袋扛到女子的香閨中,被調戲要和他生子。

這種屈辱的事若是傳出去了,他的顏麵何存?他的威嚴何在?

阮棠笑笑,再次掐著嬌軟的嗓音,回道:“自然是知的,公子乃大周國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寧王爺,大周國何人不知何人不曉?”

“既知本王身份,還敢綁?不怕本王殺了你?”楚穆咬牙切齒。

“怕!自然是怕的。”阮棠的手又放到他臉頰上,實在是嫩滑,她捨不得移開。

“隻是這大周國,泱泱大國,想找個才貌雙全的男子,真是件難事,特彆是像您這樣的,更是鳳毛麟角,無奈,我隻好請你過來趟。”

其實最主要還是她看到他畫像的那刻,就有種就是他的感覺。

閤眼緣這種事是可遇不可求的,不然她也不會冒險。

“你放心,我隻是想同您借顆種子,您並不吃虧,事後我也必不糾纏。”

若不是這朝代冇有精子庫,也無試管嬰兒那技術,她怎可能巴巴地親自上陣?

說吃虧,其實她更虧些,不是嗎?

“你敢亂來,本王定會殺了你。”楚穆慍怒的語氣中夾雜了幾分緊張。-家就一臉焦急地從裡麵跑了出來。看到葉青妤從馬車上下來,撲通一聲便跪在地上。“小姐,老奴該死,有負你重托,冇照顧好阮小姐。”葉青妤聽到他的話,眉頭緊蹙,但是麵上依舊保持著端莊。“發生了何事?”“阮小姐……不見了。”那管家很快便把三天前發生的事告訴了葉青妤。原來三天前,阮棠讓管家幫忙準備了一輛馬車,便進城去了。明明說好晚上會回來的,但等到第二日都冇見人回來。管家這才著急,本想差人去伯爵府通知葉青妤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