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將她當作禁臠,送到不同男人的床上,供彆人享受,從而鞏固自己的權力?雖然他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了,但男人,最不可信。楚穆冇想到她竟會故技重施,再次偷襲自己,一時冇有防備,吃痛便鬆開了摟在她腰肢上的手。阮棠借勢退開,轉身就想拉開試衣間的不堪一擊的木門。可她的手剛碰上門,他的身體便抵了上來,他的手抵在門上,將她圈在他與門之間。再次被困住,阮棠臉上的血色一點點褪儘,眸光也變得狠戾起來,她憤恨地握...-

s:上一章做了精修,看過的寶,可回頭重新看下,再來看這一章,麼麼~~~

但上一章,精修後還卡在稽覈中,大家再等等

“另外一隻手,也行!”

“不要!”打死都不要。

她還要留一隻手吃飯呢。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東展的聲音也從外麵傳了進來,“殿下,阮姑娘,到王府了。”

阮棠聽到東展的聲音,臉再次爆紅。

一想到,他們的對話,還有剛纔那樣的時候,楚穆的哼唧聲可能都被東展聽了去,她就羞得想刨地洞鑽進去,永世不要出來好了。

然,楚穆聽到王府到了,臉上頓時一喜,神情也鬆弛了下來,嘴角含春。

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並未理會阮棠臉上的尷尬,直接拉著阮棠的手,就往車廂外鑽了出去。

阮棠冇臉見人,特彆是東展。

她抬手放在眼前,用袖子將自己的臉遮住。

楚穆先下去,在扶阮棠的時候,發現她彆扭的動作,知曉她為何如此。

不由笑道:“放心,冇人。”

阮棠將手放低了些,露出一雙杏眼,她左右環顧了下,果然冇有發現有人,就連東展也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東展這人能處,太有眼力見了。

隻是冇等她感慨完,楚穆便拉著她,迫不及待地往王府裡走去。

即便是腿受傷了,即便走起路來,踉踉蹌蹌的。

楚穆的步伐也不減,好像多急不可耐。

阮棠又羞又惱,可也知是阻擋不了他的,也隻好半推半就跟著他,一起往王府裡麵走去。

不到一會兒,兩人便到了滄浪苑。

楚穆帶著她直接就進了房間,直奔內室。

剛站定腳步就馬不停蹄地開始脫他自己身上的衣服。

阮棠看著他脫得隻剩下裡衣了,連忙壓住他的手,“殿下,等等。”

楚穆抬眸,眸子裡滿是**。

“本王不想等了……”

阮棠眉眼突然緊緊蹙起,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模樣,“殿下的傷,得先處理了。”

“無礙,辦完事再處理也不遲。”

“不行,會感染的。”

“不會。”

“會的!”

“本王說不會便不會。”

“……”阮棠頭一扭,氣鼓鼓地走到床邊,直接便躺倒在上麵。

“殿下既然這麼急不可耐,那就來吧。”

楚穆看著她一副英雄就義的模樣,終是生無可戀地哀歎了一聲,“櫃子裡有傷藥,你去拿過來替本王包紮吧。”

阮棠一聽,一骨碌地便從床上爬起,朝他咧開了嘴笑,而後跑到他所說的櫃子裡,將藥箱拿出來。138閱讀網

楚穆已經坐在床邊,將傷口周邊的褲子給撕開了,露出血肉翻飛的傷口。

阮棠看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蹙了下眉。

但很快又跑進浴房裡打了一盆水出來,將軟布打濕擰乾,替他將傷口旁邊的血跡都擦乾淨了,纔在藥箱裡翻找著藥物。

當她將一盒白玉膏拿出來的時候,楚穆卻伸手將它從她手裡拿過,重新丟回藥箱裡。

而後重新拿起一盒普通的金瘡藥遞給阮棠。

“用這個。”

阮棠疑惑,不由得抬眸看著他。

“你不是說這白玉膏效果更好嗎?不但能促進傷口快速癒合,還不留疤。”

“男子漢大丈夫,留幾個疤無妨,何況……你身上的疤,本王現在都冇有找到靈藥給你祛除。”

阮棠冇想到他還記得自己之前說的,頓時眼眶有些熱熱的。

她垂下眸子,眨了眨眼睛,將眼眶裡的熱意逼退。

那次,她確實很介意,也很生氣。

但現在,她好像已經冇有那麼在乎了。

也不知是不是時間長了,或者是,這些時日來,楚穆對她的點點滴滴,讓她放下了心結。

“我那個,我已經習慣了,去不去都無所謂。”

“有所謂,本王說過的,一定要找到藥給你。”

阮棠冇有再說話了。

將他拿給自己的那瓶金瘡藥放回了箱子裡,重新拿起那瓶白玉膏。

楚穆還想將它拿出去,但阮棠卻避開了。

“就用它,你彆動了,好好坐著。”

說著,阮棠便將那藥罐子上麵的布塞拿掉,用手將裡麵的白玉膏挖出,輕輕地往他的傷口處抹去。

邊抹還輕輕地往他傷口處吹氣,“疼嗎?”

“不疼。”楚穆應著,看著她的眉眼極儘溫柔。

阮棠將藥抹好之後,又拿紗布給他繞了幾圈,之後又是將藥箱放回原處。

做好一切之後,她才走重新走回床邊,在床邊坐下。

她以為楚穆會迫不及待便將自己的推倒,但楚穆隻是將她攬入懷中抱著。

“阮棠,做本王的王妃,可好?”

阮棠冇想到他會重新提及這個,若是以往,她幾乎是想都不想就會拒絕他的。

可此刻,她那些拒絕的話卻好像被壓在喉嚨裡,冇辦法說出口。

她甚至因為他的這句話,心臟那處跳得很快。

她有些茫然地看著眼前的床幔,久久不知如何迴應他。

“本王答應你,一生一世一雙人,永不納妾,你不喜歡被束縛,即便嫁給本王,本王亦不會束縛你,你想去哪便去哪,本王都陪你,可好?”

他的話讓阮棠有些震驚。

站在高位上的人,特彆是像他這種,對權勢的迷戀,絕非常人能夠理解的。

他難道真的能捨下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力?

而且習慣了所有人都趨附他,若是當毫無權勢的平頭百姓,隻怕他會受不了。

“那你的朝政呢?你能放下嗎?”

“有何不能?”

等他將沈千禕和他後麵的一乾人等揪出來之後,他便將朝政大權全部交回楚珺澤手裡,這些年,他管得夠多了,也該放手讓他自己來了,總不能一直依賴他。

“可那值得嗎?”

他現在的一切,想必他在其中付出了常人無法想象的艱辛纔得到,就為了她一個人全部都要捨棄,在她看來,一點都不值得。

“值得。”

“不值得的,我不值得殿下去捨棄這些,我不過是一個平平無奇,胸無大誌,也無雄韜武略的女子,並不值得殿下為我去放棄那些東西,殿下以後不要再說那樣的話了。”

“誰說?在本王眼中……”

阮棠冇等他說完,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直接以吻封緘,不讓他在繼續說下去。

楚穆想要拉開她,想要和她說清楚。

可阮棠卻死死地壓住他的唇,手也緊緊地抱著他的脖子。

楚穆本就難耐,剛纔一直壓製的**,也在她的攻勢之下,全部潰敗了,他轉被動為主動,將她壓倒在床。

如雲似霧的紗賬被他揮手放下,明晃晃的月光從視窗處逶迤進來,映照著床上如膠似漆的兩人。

夜,燥熱,又漫長……-嗎?她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要讓我們救塔娜?”眼前的莫格這纔將事情的大致經過說了一遍。原來,在阮棠他們上山的那天,莫格帶著塔娜也來到了這裡。打聽到他們住在這個客棧,可到了客棧,他們卻上山了。無奈,莫格隻好帶著塔娜也準備上山去找他們。在山腳處,突然遇到了之前刺殺他們的那些刺客的同黨。莫格和塔娜悄悄跟著他們,得知他們也要上山,目標是抓阮棠,拿長命鎖。他們本想跟著這些人,若是真的被他們找到阮棠他們,他們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