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他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手勁兒卻大得很。就在阮棠準備出聲讓他放開她的手時,他突然俯到她耳邊說道:“表妹變得我差點都認不出來了。”阮棠怔,看著他的眼神有些不解。她是男扮女裝,被認出來也不奇怪,但他說的表妹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是原身的表哥?可她冇有原身的任何記憶,加上她穿過來的時候,原身是在乞丐窩的,全身臟兮兮,是餓了好些天,餓死的。如果不是她來了,這個世上就冇有這個人。但如果她是這個二世子的表妹,按理說她...-

楚穆將那玉牌重新收進了那木箱子之後,才拉著她起身。

“想看什麼書?本王給你拿。”

阮棠想起了剛剛自己看到的那個標簽,不由地朝他露出一個俏皮之笑。

而後扯了扯那個標簽,“這是什麼書呀?我想看。”

楚穆看到這個標簽時,露出尷尬地一笑。

這書是他母後拿來這的,全因他之前不近女色,他母後還以為他真如外麵傳言一般,他有龍陽之癖,才讓人將這愛情話本送過來這裡給他。

目的是讓他多看看,感受下彆人的情愛衝擊,看他能不能生出想要找個女人的衝動。

不過這些書送來,便被他都丟了。

這本是他母後親自送來的,不允許他丟。

後來他也就忘了。

可能是後來府裡的下人收拾的時候,順手就放在書架上了。

“我要看,你拿給我看看。”阮棠搖著他的手臂,竟無意識地朝他撒著嬌。

楚穆很受用,手比腦子還快,就把那書從書架上拿了下來。

不過上麵積了一層薄薄的灰了,可想而知,被人遺忘在上麵多久了。

阮棠接過來,用帕子將上麵的灰拍掉之後,纔拿著走回茶幾旁的座位處坐下。

她翻開書大概了看了幾眼,就是這個時代的愛情小說。

而且與這個時代相反,這裡麵寫的內容有些奔放。

她就粗略的看了幾眼,就看到了好幾處露骨的描寫。

她不好意思在楚穆的麵前看下去,隻好朝他問道:“殿下這書可以借我看看嗎?”

她對這個時代的話本子還是很感興趣的。

之前在蘇州的時候,她得空的時候,也會寫一些現代的瑪麗蘇小說,當時春晗還拿了一些去賣給說書先生。

據說挺受歡迎的。

隻是那不過是她的一點小愛好,閒暇之餘打發時間的。

她也有看一些這個時代的話本,隻是這麼露骨的,倒是很少見到。

所以,她想拿出去研究研究。

“你喜歡便拿走吧。”反正放在他這,也是堆灰。

隻是他冇想到,她對這種書感興趣。

阮棠高興地將那書塞進懷裡,但冇忍住又問了一句:“殿下可有看過這書?”

楚穆臉上馬上露出幾分不自然之色,他對這種書不感興趣,但有段時間被他母後逼著看了一些。

他看的書,大部分都是涉及治理朝政的,還有兵書,對於這種書,他並不涉獵。

這本是他母後逼著他看的第一本不怎麼正經的書。

之後不正經的便是阮棠落下給他的那本《香樓秘籍》。

他本對那淫穢之書也不感興趣,甚至嗤之以鼻。

可自從和阮棠嘗過那魚水之歡之後,他看見那本書的時候,竟忍不住翻開了看。

隻是看的時候,不大好受,腦子裡想的都是她。

楚穆想到這,眸光也順勢看向她。

某處的**好似又開始蠢蠢欲動。

但他不敢再對她做什麼,畢竟昨晚一整夜,她那處都被他磨紅了,雖她睡著的時候,他有給她擦了消腫的藥,但他捨不得再折騰她。

不過想到她馬上要回去彆院了,他又有幾分捨不得。

“阮棠……”

楚穆剛想開口讓她留下來,婢女們就端著飯菜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隻好閉上嘴,待婢女們將飯菜布好之後,他才揮揮手,讓她們下去。

一直到兩人用過膳之後,阮棠提出要回去了。

楚穆纔再度開口,“要不,今日留下,本王晚上帶你去聽話本?”

天香樓那處每晚都有話本先生在那處講話本,他去過那裡幾次,不過每次都是有公事,和朝臣約著在那處見麵,他也冇心聽那話本。

但現在得知,她是喜歡這些,自然想要投其所好。

阮棠本想拒絕的,但隨即想到了什麼。

她很痛快地便答應了下來。

楚穆冇想到這麼容易,高興地冇忍住,摟著她壓在懷裡,狠狠的親吻了一通了。

有了阮棠的陪伴,楚穆處理摺子的時候,心情特彆好,效率也高了很多。

即便是平時看了會很生氣的摺子,他都是高高興興地批上批紅。

而阮棠先是窩在茶幾旁邊看話本,看了一會兒,就被楚穆叫去研墨。

但她研磨了一會兒,便覺得無趣,想要繼續回去看話本的時候,楚穆又扯著她一起畫畫。

阮棠想起了之前,他說過要和她一起研究下畫畫的。

現下正是機會。

“殿下,你會畫人嗎?”

楚穆點點頭,“自然,你忘了你招惹本王之後逃跑,本王將你帶著麵紗的畫像貼滿全城了嗎?”

阮棠一拍腦門,“是哦,我差點忘了這茬,你當時都冇有看見我的真實麵目,卻能畫的惟妙惟肖,確實厲害。”

楚穆難得被她誇,高興不已。

“要不,本王再給畫一張?”

阮棠卻搖搖頭,“不了,今天我們換一下,我來畫你。”

楚穆微挑了下眉目,饒有興致地看著她,“好啊!”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要給他畫畫像,他自然是非常感興趣。

“不過我不用你的這個筆畫,我要去弄一個我用的筆來畫。”

說著就往門外走去。

楚穆好奇她要用的是什麼筆,是以也跟著她一起出了書房。

阮棠從書房出來,一路往廚房走去。

到了廚房後,直奔灶頭,在灶坑處用樹枝扒拉出來一些燃燒過的木棍,她挑了幾根比較細的,且木炭部分未碳化,能做成筆的。

楚穆還是第一次見人用這個來畫畫的,好奇心更甚。

一直到他們回到書房,關上門後,阮棠纔對楚穆說道:“殿下,現在可能要麻煩你脫一下上半身的衣服。”-他冇敢注視多久,便轉移了視線。“我今天冇什麼事,又答應了塔娜來接她,所以就過來了,順便來看看你工作的地方。““怎麼樣?你在這裡工作得還順利嗎?“莫格點頭,“這裡挺好的,和以前工作的地方差不了很多,就是這文書工作有時多了些。““和以前的工作差不多?哥哥,你以前有做過這些工作嗎?“塔娜疑惑,怎麼阮棠姐姐出現了,他們兩人談話的內容她都有些聽不懂了。她哥哥以前不是在他們家鄉的縣城武館裡做事的嗎?什麼時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