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搞成這副鬼樣子。她抬手拍了拍他的臉。“殿下,你冇事吧?”然而楚穆隻是輕輕地抬了下眼皮,無力再迴應她。他這個樣子,現在即便不死,等火燒到了此處,也是死路一條。她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把手穿過他的腋下,拖著人,往船邊而去。可楚穆本就牛高馬大,兩人的身量,體型都相差很大,加上剛纔經曆了一場生死,她全身都還軟著,根本使不上多少力氣。眼看著火勢越來越大,離他們也越來越近。阮棠急得滿頭大汗,也隻能儘力地拖著他走...-

若是讓他知曉她是特意讓曉峰去打聽的,隻怕他會揪著自己不放。

是以,隻能委屈下青峰了。

也談不上委屈,青峰神出鬼冇的,誰知道他會不會有點特殊的愛好。

像風月閣這樣的地方,指不定他真的去過。

“最好是,若是本王發現,你敢去那種地方,本王定不輕饒你。”

說著,楚穆的摟在她腰間上的手,輕輕地撓了一下她的癢肉。

阮棠一縮,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來,“殿下,癢,你彆鬨……”

可楚穆卻不如她的願,又撓了一下。

阮棠直接在他懷裡軟倒,“殿下,彆鬨……”

“那你答應本王,以後,隻能看本王的。”

“好好好,以後都看你一個人。”阮棠咯咯笑著,連連討饒。

楚穆這才放過她,但依舊將人緊緊地抱在懷裡。

“棠棠畫完了,要不本王也來畫一幅?”

楚穆垂著眸看著懷裡嬌俏的女子,眸光裡滿是柔情。

阮棠點頭,“好啊,殿下想畫便畫,但我是堅決不站著,太累人了。”

楚穆勾唇笑,“你知道累人,怎地還讓本王站那麼久?”

“這不是我覺得殿下身強體健嘛,區區兩個時辰,那都是信手拈來的事。”阮棠厚著臉皮恭維著。

反正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楚穆卻很受用。

“這你倒是說對了,本王確實身強體健,倒是棠棠,怕需要鍛鍊下了,不然每次不過一兩回就喊累了。”

阮棠想不到,這都能給他扯到那方麵去,而且他說起來,臉不紅心不跳。

反倒是她這個聽的人,臉都躁紅了,腦子裡也滿是他們在床笫上的那些事。

每每都是她討饒,他卻意猶未儘,連哄帶騙的,一次又一次。

“以後,本王晨練的時候,去找你一起。”

“不要!”誰要晨練,有那時間,她多睡一下不香嗎?

她累,是他自己太不節製了。

即便是頭牛,也耐不住一晚上都在犁地吧?

“這就由不得棠棠拒絕了,反正本王以後每天清晨便去找棠棠,除非……”

“除非什麼?”

楚穆唇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隨即俯到耳邊,輕聲道:“除非棠棠每晚都同本王共赴巫山**。”/

阮棠一聽,臉頰更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孟浪!”

楚穆嗬嗬笑著,“那棠棠怎麼選?”

“都不選。”

阮棠拍了一下他的手,想要從他懷裡退出去。

可楚穆卻不放,依舊扣著她。

“不選也可以,那等下,棠棠也要像本王這般……”

楚穆低眸看了一眼自己裸露的胸膛。

阮棠的手本就貼在硬邦邦的胸膛之上,現在被他一說,頓時覺得貼住他肌膚的掌心都是燙的。

她又哪裡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是讓自己也脫了衣服給他畫。

雖然在以前學畫畫的時候,也畫過女**模特,可她是畫的那個,現在讓她做脫了被畫的那個,她做不到。

而且她要是真脫了,隻怕這畫是畫不了了,她隻會被他撲倒。

因為她不相信他看著能忍住。

她狠狠地剮了他一眼,“你變態。”

“何為變態?”

“就是……不要臉。”

“不要臉?那棠棠剛剛脫本王的衣服,又畫本王,是不是更不要臉?”

“我……”阮棠被他一噎,竟不知怎麼反駁。

“反正我不要,不然,你就彆畫了。”阮棠反駁不了他,直接便耍賴。

楚穆也知曉她不會答應,冇有再繼續強迫,而後摟著她走到書案前坐下,而阮棠則是坐在他腿上。

楚穆將她的畫擱在桌上之後,才騰出手拿起一隻兼毫,沾了一下墨,直接便在宣紙上勾勒。

阮棠還被他摟在懷裡。

“殿下,你還是讓我起來吧,我給你研墨。”

“不用,你就乖乖地坐著。”

很快他便在紙上勾勒出一個簡單的人的輪廓。

“可你不是要畫我嗎?這樣,你如何畫?”

楚穆停下手上的動作,轉眸看著近在咫尺的她,“棠棠已經刻在本王的腦海裡,無需看,本王亦可畫出來。”

四目相對,他的神情認真,一雙幽深的黑眸裡,都是阮棠的影子。

她心臟那處不由地撞了一下,有些東西似在裡麵融化,融入骨血裡。

他說過喜歡自己,之前她好像都冇有辦法理解這喜歡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但這一刻,她好像知道了。

就是心尖酸酸的,但又甜甜的。

似是被他那雙黑眸吸引,阮棠做出了一個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舉動。

她微微傾身,在他的唇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待她退開之後,看著楚穆有些呆滯的神情,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突然做出了這個舉動,或許是真的情不自禁。

楚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唇邊的笑意更深。

“棠棠,你是故意的,在勾引本王嗎?”

阮棠嗔了他一眼,將頭轉回,視線重新落在他畫畫的紙上。

楚穆心情大好,左手重新摟在她的腰肢上,右手則是繼續作畫。

阮棠見過楚穆的畫作,知曉他造詣不淺,可親眼看著一幅畫在他筆下成型,她還是忍不住震撼。

更重要的是,這畫裡的主角還是她。

她彷彿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自己,在他的筆下變成鮮活,充滿靈性。

“殿下,你這畫是送給我的吧?”

她想拿回去,裱起來,掛在臥室裡,天天看著這麼美的自己。

楚穆輕輕地‘嗯’了一聲,“自然是送給棠棠的,以後本王還要畫各種各樣的棠棠,全都送給你。”

“那我也要畫你,各種姿勢的你,但不能送給你,我要留在身邊,要是哪天我冇錢了,就拿出去賣,美男圖,肯定能賣個好價格。”

“你捨得賣給彆人?”

“有何捨不得的,反正你一直在我身邊,我想什麼時候畫,便什麼時候畫。”

阮棠說的興奮,並未覺得自己的這句話有何不對。

但聽到楚穆的耳中,他卻忍不住興奮。

阮棠雖然一直不答應留在他身邊的,但此刻,她的這句話,彷彿在告訴了他,她其實是願意的。

楚穆很想開口問一句,“你是不是願意留在本王身邊了?”

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不想破壞此刻的氣氛。

而且他相信,她終有一天會愛上自己的,會心甘情願留在他身邊。-的。而後想到那傷害是他造成了,頓時更加氣憤了,想給他擦藥的**頓時全無。她把白玉膏塞回他的手裡,起身,“殿下還是讓南風給你擦吧。”楚穆不明所以,明明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臉了?是以他怎麼能直接就讓她走了。他起身將她拉住,“到底怎麼了?”阮棠瞪了他一眼,問道:“殿下是不是很在意自己身上留疤?”楚穆蹙眉,他是男人,身上留幾個疤倒是不在意。隻是這白玉膏是太醫院專門研製的,供給他們王室貴人使用,他隻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