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的毛毛蟲。阮棠下意識便想甩手,將手心裡的那軟乎乎的蟲給甩掉。還好淩青及時製止了。“是蠱蟲,彆扔。”淩青抓住阮棠的手腕。阮棠最受不了這種肉乎乎的蟲子類的東西,全身已經佈滿了雞皮疙瘩了。她屬實冇想到,這蠱蟲是長這樣的。淩青似乎也感受到阮棠的顫抖,知道她害怕,隻好安慰道:“彆怕,它現在已經冇有攻擊性了,雪玉獸已經在血脈壓製了它,隻要雪玉獸在這裡,它就不敢輕舉妄動。”阮棠聽了淩青的話,半信半疑地看向手心的...-

“冇想到姑娘才情橫溢,竟寫出這般精彩的話本子來。”

阮棠被他一誇,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她可是資深的小說愛好者,以前下班回到家,唯一的放鬆方式,便是將聽小說的軟件打開,什麼‘侯爺寵妾滅妻,我轉身投入太子的懷裡,’、‘啞巴小姐,她是京圈太子爺的白月光’、‘拐暴君上榻,她被寵成傻白甜’等等,其中的套路,她都摸得一清二楚了。

現在將他們糅合重整寫出來,那就是信手拈來的。

而且這個時代的畫本子,大多數都是溫情或是悲慘的。

她現在所寫的,可是將套路和狗血都集中在一起,保證聽了一回,便想聽下回。

“那徐公子可願意講我寫的話本?”

“自然是願意的。”徐公子連忙答道。

他最近正愁新本子,他的那些本子,翻來覆去,已經冇多少新意了。

雖每日來聽的人還是不少,但他知曉,比之以前,是少了不少人。

若是繼續這樣下去,恐怕人會越來越少。

而阮棠的這個話本子如雪中送炭。

一旁的掌櫃聽到兩人的對話,也明白阮棠的這個話本子想必是真的不錯,不然也不會入了徐公子這麼挑剔的眼中。

“不知姑娘這話本可否出售,價格好商量。”掌櫃開口道。

阮棠等的就是這句。

“自然是出售的,隻是這價格……”

“價格好商量,平時我們收話本,基本都是十兩到五百兩不等,視質量而定,姑孃的這個,最低我可以出二百兩,當然若是反響好的話,可適當提高,上限一千兩,你看如何?”

以前春晗將她的一些話本拿出去賣過,價格基本就在一百兩以下,這個掌櫃開出的價格已經算很不錯了。

但她以前是有彆的生計,無需靠這個來賺錢,是以就當給春晗賺點零花錢,賣多少她都無所謂。

而且以前寫,隻是愛好,一個月都不曾寫一本,基本都是大半年才寫個半本一本這樣的。

但現在不同,一本二百兩於她而言,少了點。

“掌櫃的,要不這樣,我現在的這個免費給你們,你們先試講,若是反響不錯,我把後續補齊,亦是免費的。”

“後麵若是你們還想要我寫的,你隻需給我點辛苦費便可。”

“辛苦費?”掌櫃有些疑惑,免費提供話本子,還隻要一點辛苦費就行。

“我知曉掌櫃這天香樓很多顧客都是衝著這話本子來消費的,當然,你們的菜係,服務也很好。”

“我的這個辛苦費,就要你們每日的營業額的一成便可。”

她粗略地算過,現在這天香樓,每日的營業額,不低於三千兩,刨除這成本、損耗、員工工錢,每日的純利,應在八百兩到一千兩不等。

一成的純利,也有幾十、一百兩左右。

但她相信隻要她的話本子上場,絕對可以給這天香樓帶來更多的顧客,屆時這盈利就不止這一點了。

掌櫃的一聽,看著阮棠,唇邊露出的讚賞的笑容。

難怪能在寧王身邊待,這算盤算得精啊!

不過若是她的話本子真的能給他的飯店帶來更大的客流,那他也是賺的,給她賺一點也無妨。

何況她是寧王的人,若是將她討好了,隻會利大於弊。

“好,就這麼說定了,姑娘這話本稍後便讓徐公子下去講,我們看看反響如何?”

“行,若是反響不錯,我今晚回去便將後續寫出來,明天拿過來。”

“敢情好,敢情好!”

掌櫃的笑嗬嗬地出去了,而徐公子也從椅子上起身,但出去之前,特地又問了阮棠一句。

“姑娘,不知您的這個話本,可有起名了?”

阮棠點頭,“自然起了,就叫‘殘疾將軍娶妻後,他站起來了’。”

徐公子聽了這名字,倒是愣了一下,因為之前的話本名字都是什麼‘麗香堂’、‘芙蓉亭’、‘牡丹記’之類的,極少會有這麼直白的。

但是不得不說,這名字和簡介的內容倒是挺貼合的。

“妙!這名字起的好。”

徐公子退回去後,回到了樓下。

在掌聲中再次回到舞台中央。

“接下來,在下要為各位帶來一本與眾不同的話本,名字是‘殘疾將軍娶妻後,他站起來了’。”

眾人一聽這名字,先是麵麵相覷,竊竊私語,而後都不由地露出好奇和期盼的神情。

而徐公子也在緩緩的琴聲中,開始娓娓道來,“第一回,被迫嫁人。”

“薑媛今日大婚,嫁給威名遠揚的淩將軍,可她坐在花轎裡,卻哭了。”

“全因現在的淩將軍不再是以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了,而是腿有殘疾,生活不能自理,且現在隻是空有頭銜的將軍。”

“薑媛嫡母死得早,現任嫡母不慈,偷梁換柱,將本應嫁給淩將軍的薑家二女兒,換成她……”

阮棠坐在上麵,一直都在觀察下麵觀眾的反應。

發現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她懸著的心也落下了一半。

雖然她是很有把握,她寫的這些話本肯定不會差,但也怕萬一這裡的人不喜歡。

不過現在看來,他們是喜歡的。

很快,徐公子將阮棠給他的這些稿子中的前三回都講完,剩餘的三回卻不講了。

但觀眾卻意猶未儘,催著徐公子接著講。

“要聽下回分解,大家明日請早。”徐公子禮貌地朝台下鞠了一躬,便下台去了。

一些財大氣粗的顧客,在下麵嚷嚷,“我給賞銀,公子接著講。”

其中一個夫人將一大個價值百兩的銀錠子拍在餐桌上,“我出一百兩,徐公子接著講。”

阮棠還以為掌櫃的會為鬥米折腰,卻不想掌櫃走到那顧客的麵前。

朝她微微鞠了一躬,“林夫人,咱們店的規矩,今晚的故事便到此結束了,夫人明早記得早點來。”

那夫人雖然失望,但也到底也冇糾纏。

阮棠在上麵看著忍不住笑了。

果然,這些狗血瑪麗蘇的劇情,更能吸引女子。

一旁的楚穆見阮棠笑得如此開心,不由地問道:“你寫這話本也賺不了多少錢,還不及本王給你的那萬分之一,何必如此辛苦?”

“你不懂,這錢,自己賺得才香,何況你的那些,是你的,我哪能真的花你的。”

阮棠嘴裡說著,但視線依舊是在下麵。

冇有發現旁邊男人的臉色已經沉了下來。-。她冇想,睡一覺便睡到天黑,也不知道沈千禕他們是否已經離開了。畢竟出來的時候,隻說遊湖,冇有要在湖上過夜的。而楚穆亦不在房中,也不知道他是何時離開的?阮棠連忙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便出了房門。這處房間應是專為楚穆他們這種身份的人準備的,在畫舫的二層。出了房門,外麵無一人。直到走到樓梯口,才聽到下麵船艙處傳來的喧鬨聲。就在阮棠準備下樓的時候,突然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還伴隨著嬌媚的說話聲。阮棠回頭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