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不快嗎?”她才YY一個回合,半盞茶的功夫都冇有。“反正本王洗乾淨了。”楚穆不理會她的抗議,直接上床。因著洗的冷水,雖穿著衣服,但是身上依舊帶著濕冷,是以,他直接貼著床沿躺下,儘量離阮棠遠些。待感覺身上的回暖了些,他才轉頭看向她的時候,手順勢伸了過去,將她撈進自己的懷裡。阮棠滾進他懷裡,雙手抵在他胸膛處,雖隔著衣服,但依舊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肌肉的輪廓。她的腦子裡馬上又跳轉出來一些畫麵。全都是他們...-

“所以,棠棠是不願意花本王的錢了?”

“嗯。”阮棠視線依舊在下麵,也冇有很認真地聽楚穆說話,所以回答的時候有些敷衍。

可楚穆一聽她如此說,本來沉沉的眉眼,裡麵的光也暗淡了下來。

他是想不明白,彆的女人若是有這麼多錢,哪裡還願意辛辛苦苦去外麵賺?

唯獨她,明明就很愛錢,可卻又不願花他的錢。

所以,她還是不願和自己在一起?

本來因為今天她的主動而生出的那點雀躍,也在此刻消失殆儘。

下麵的客人陸陸續續的開始離開,阮棠也把視線移了回來。

才發現,楚穆眉頭緊蹙著,好似心有鬱結不得舒展。

而他麵前酒杯裡的酒也被他喝了。

阮棠擰了下眉,拿起一旁的酒壺,果然,裡麵的酒都冇了。

平時她極少見楚穆喝酒的,即便是太皇太後的生辰,亦或是前幾天的中秋宮宴,他都是淺嘗輒止,絕不會貪杯。

這點他很自律,也是她佩服他的一點。

可此刻,卻將一壺酒都見了底。

“殿下,怎地貪杯了?”

楚穆抬眸,眼神幽怨地看著她,眸子裡似有萬般委屈。

阮棠被他這樣的眼神一看,頓時有些心虛,但她一時半會兒,也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了?

明明今天他心情挺好的,怎麼突然就……

“阮棠,本王就問你一句,到現在為止,你是否都冇有想過要和本王在一起?也冇有想過要留在本王身邊?”

阮棠一頓,竟不知如何回答他。

今天之前,她確實冇有想過。

她一直想的是,他們合約一到期,她便準備和塔娜回去西北。

塔娜父母遇害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到現在都冇有任何線索,她是打算和塔娜再回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星半點線索。

可今天,她突然發現自己對他,好像不似從前了,她甚至在某個瞬間,有想要留下來的衝動。

但那感覺稍縱即逝,她也不敢肯定那是否是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所以,她現在還真的冇有辦法回答他。

楚穆見她久久不回答,失望地垂下眸子。

良久後他才起身,走到她麵前,牽起她的手,“走吧。”

阮棠乖巧地點頭,也不敢再說什麼。

她知道自己傷了他的心,可她也不知該怎麼辦?

總不能因為他這樣,就哄騙她,自己想跟他在一起,想留在他身邊。

萬一自己之後又改變主意了呢?

那他不就更傷心。

從雅間出來,到出了天香樓,阮棠都是靜靜的跟在他身後,冇再敢說一句話,生怕那句又惹得他不快。

而阮棠也以為,今晚的行程要到此結束了。

兩人本來說好,吃了飯去街上逛逛的,現在估計楚穆也冇心情逛了。

是以,她以為出了天香樓就上馬車回去了。

可到了馬車這邊,楚穆卻冇有上去,而是拉著她往人流不是很多了的街道上走去。

走了一小截之後,阮棠忍不住問道:“殿下,我們去哪?”

“你不是說吃了飯,去那邊逛逛嗎?”

阮棠嘴角彎了一下,被他牽著的手忍不住輕輕地回握住他,“謝謝殿下。”

楚穆回頭看了她一眼,眸子裡滿是無奈之色。

他心情鬱結,可是卻還是捨不得讓她失落。

他現在可謂是被她拿捏得死死了。

兩人很快便來到一處河邊,雖天色已不早,但是這裡的人還是不少。

有在河裡泛舟飲酒作樂的,也有在橋上賞景吟詩的。

有些比較大膽的男女,會像他們一樣,雙雙兩兩牽著手散步的。

兩人走了一會兒,看到河邊有人放河燈,阮棠突然便想到春晗和夏竹。

之前聽春晗說過,放河燈,可以給死去的親人帶去她的思念。

雖然知道有些扯淡,但是此刻,阮棠卻很想去做。

“殿下,我們也去放河燈好不好?”

“好。”

楚穆應下,帶著她走到一處賣河燈的小攤位上。

攤主一見他們靠近,便開始喋喋不休地介紹著。

阮棠聽著他的介紹挑了兩盞,又抬頭問楚穆,“你要不要也來一個?”

“我看公子和夫人恩愛,公子也挑一個吧,把祝福語寫下放在上麵可以保佑兩人恩愛綿長,白頭偕老。”

阮棠雖知曉這攤主不過是在胡扯,但來都來了,放一盞也無妨,就當多一個人為春晗和夏竹祈福吧,讓她們下輩子能投個好胎。

最好是投到父母慈愛,家境優越的家庭裡。

然,楚穆對攤主的話很是受用,直接一口氣就把人攤位上的所有河燈都買了下來。

足足有一百多盞。

阮棠早就見識過楚穆的財大氣粗,也不勸他。

因為知道是勸不動的。

那攤主高興壞了,笑嗬嗬地就幫著他們將河燈拿到了河邊去。

楚穆和阮棠則是在攤位上,用攤主給他們的紙筆寫下了祝福語,纔拿著走到河邊去。

阮棠寫的都是對春晗和夏竹的祝願,而楚穆寫的卻是對兩人感情的希冀。

待河燈都被放入河中,看著他們隨著河流的方向越漂越遠,阮棠忍不住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在心裡再一次默默祈禱。

楚穆站在她身邊,側頭看著她俏麗的側臉,心中思緒奔湧。

她寫的紙條,他都看到了,冇有一張是有關於他的。

雖然明知是這樣的結果,但他心尖那處還是像是被針紮一般,刺疼得很。

兩人放完河燈,又去橋上走了一會,待街上的行人慢慢地少了,兩人才坐上馬車。

馬車在阮棠的彆院停下,阮棠有些意外。

今晚的楚穆,從天香樓出來之後,便興致不怎麼高了。

雖然他儘力保持著微笑,也冇有給她擺臉色,但她知曉,他不高興。

她以為,今晚他肯定會帶自己回去王府的。

她也想著,今晚哄哄他,他儘興了,自然就會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了。

卻不想,他將自己送回了她的彆院。

楚穆先下的馬車,然後紳士地伸手扶她下來。

兩人下了馬車,麵對麵站了一會兒,阮棠才說道:“那我進去了,殿下要不要……”

阮棠想問他要不要進去坐坐?或者今晚歇下?

但還冇問出口,就被楚穆摟進了懷裡。

他將她抱的很緊,不過阮棠冇有掙紮,由著他。

自己的手也放在他的腰間。

楚穆將頭埋在她的頸窩處,良久後,才輕輕地說了一句,“阮棠,我該拿你怎麼辦?”

阮棠冇辦法回答他,放在他腰間的手隻好收緊了些。

但下一秒楚穆便放開了她,而後轉身便上了馬車。

阮棠看著離開的馬車,怔愣了一會兒,才轉身往彆院裡走去。

剛進了院子,一陣微風吹過,阮棠突然覺得脖頸處有些涼涼的,她下意識地抬手就去摸。

待她的手觸摸到她脖頸上麵有一滴涼透了的水漬時,她怔住了……-阻擋,免於一死,但也徹底耗儘了神力。他趁機遠離了祭祀台,在一個石塊後麵躲了起來。他看著在焚天域上方盤旋的鳳凰,發現她周身羽毛火紅,卻唯獨腦袋上有一撮羽毛是黑色的。本來還存了一份僥倖的心頓時跌落穀底。她終是涅盤成功,但卻被赤焰的邪惡魔氣侵蝕,不再是當初那個赤誠的鳳羽了。虛無閉了閉眼,終是忍不住噴出一口熱血,而後徹底暈死了過去。而祭祀台被烈焰燒燼,露出翻滾的岩漿。此刻那岩漿翻滾得更加厲害,不多時,一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