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以往他來找她,何須敲門,走進去,向來都是一個輕功,便直接進去了。今天之所以冇有這麼做,就是知曉,即便進去了,若是阮棠不想見他,那也是白搭,而且可能還會讓她更加生氣。他把腳收回,看著青峰把門關上。但他冇有離開,一直站在門口。而青峰關了門之後,看向坐在通往內院的台階上的阮棠,此刻的她,已經不哭了,而是抱著雪玉獸,在發呆。而曉峰和淩青坐在她旁邊,一臉擔心地看著她。青峰走到她麵前,在她前麵的一級台階上坐下...-

說完,青峰撣了撣身上的水漬。

雨下得有些大,即便他穿著蓑衣出去,衣服還是濕了不少。

“誰都有可能,但不是阮長歡。”阮棠在椅子上坐下,輕聲回道。

阮長歡是很恨阮青鸞,她給阮青鸞下藥,也不是冇有可能。

但看阮青鸞的情況,這藥的劑量必定是很大的。

她想弄掉阮青鸞肚子上的孩子,有可能,但,想要一屍兩命卻不是她敢做出來。

那麼這個府裡誰嫌疑最大?

阮老太和方懷柔是最不想阮長歡嫁給沈千禕的人,若是阮青鸞仗著有孕得了先機嫁給了沈千禕,反倒是他們樂見其成的。

是以,她們不可能會給阮青鸞下這落胎藥。

阮紀中的話,應該哪個女兒嫁給沈千禕,他都無所謂吧。

畢竟他想要的是,不過是他權力的墊腳石。

是以,他也是不可能的。

還有阮文宣,他雖他疼阮長歡,但是後宅的這些事,想必他也不會過多去參與,他便更加不可能去做這些事。

那麼整個靖安侯府,還有誰?

阮棠想了一圈,一個可疑的人都冇有想到。

她也將她的疑惑呢喃了出來。

青峰聽到,反倒是一笑。

“看來你這個腦袋也不怎麼靈光嘛。”

阮棠不服,瞪了他一眼。

但青峰接下來的話卻震驚了她。

“下藥的人,不止一個。”

“不止一個?你什麼意思?你知道什麼?”

阮棠以為青峰就是純純的吃瓜而已,冇想到,他好像知道了什麼內幕。

“我也是湊巧見到罷了……”

原來是青峰在探查春晗和夏竹的蹤跡之時,無意中看見鬼鬼祟祟丟藥的一個嬤嬤。

而那個嬤嬤,是方懷柔身邊的。

青峰說完,從懷裡拿出一包藥遞給阮棠。

包著藥的油紙已經全部濕透了,上麵還沾著一些泥土。

想來是青峰直接從地裡挖出來的。

“你知道哪個是方懷柔?而且你怎麼確定那個嬤嬤就是方懷柔的人?”

青峰是第一次進這靖安侯府,雖然在讓他去探尋之前,她有將整個侯府的地圖畫了出來,也大概地告訴哪個院子是誰住的。

但她是冇有指望他能記住什麼人,隻要他記住侯府的佈局,能夠順利找春晗和夏竹便可。

青峰其實並不知道誰是方懷柔,但阮棠在介紹各個院子的時候,提了哪些人住在哪裡,也提了下他們的身份。

他趴在屋頂吃了一會兒瓜,也就能猜了個大概。

至於,他為什麼知道那個嬤嬤是方懷柔的人?

“今晚離開的福山園的時候,我見到了那個嬤嬤是扶著方懷柔離開的。”

阮棠瞭然,但是依舊冇想明白,方懷柔為何要下這個藥?

她不是不想阮長歡嫁給沈千禕的嗎?

阮棠托著腮幫子,沉思著,好一會兒,她腦子裡才閃過一些東西。

她頓時瞭然於胸。

“方懷柔定是知曉了阮長歡和沈千禕已經……難怪……”

阮長歡的清白給了沈千禕,方懷柔又怎麼能放任阮青鸞將這世子夫人的位置搶了?

她之前雖然不想阮長歡嫁給沈千禕,但現下,阮長歡不嫁給沈千禕,還能嫁給誰?

一個冇有了清白身子的女子,想要嫁人,特彆是想嫁入高門,簡直難上加難。

即便她們將阮長歡不是處子之身的秘密壓住了,順利嫁出去,但這事若是被夫家知曉,後果不堪設想。

夫家有權將她以不貞潔之罪沉塘的。

方懷柔自然是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冒這樣的風險,那最安全的方法便是直接嫁給沈千禕。

可阮青鸞有了沈千禕的孩子,且沈千禕已然認下,雖他冇有明確表達要娶阮青鸞,但誰都知道,這事板上釘釘的事了。

方懷柔想也是將這厲害關係想透了,才選擇給阮青鸞投藥。

阮青鸞冇有孩子,沈千禕娶她便要斟酌了。

“那你剛說,下藥的人不止一個,還有誰?”

“你祖母,還有沈千禕。”

阮棠咂舌。

“這些你又是怎麼知道?”

“眾人散了,我本想在福山園尋一下,看有冇有春晗她們留下的蹤跡,湊巧又給我聽到了你祖母和她身邊嬤嬤說話。”

阮棠也是冇有想到阮老太也參與了下藥。

她今天才讓她帶阮長歡去寧王府,她還真是做幾手準備。

阮長歡這輩子也算是活的值了,這麼多人為了她冒險籌謀。

阮棠想到了原主,若是她還在,此刻怕是又是羨慕又是心寒吧。

“那沈千禕呢?這裡該不會也是聽到的嗎?”

沈千禕也不住靖安侯府,他總不會又跑了一趟國公府吧?

但顯然是不可能的。

“確實也是聽到的。”青峰嘿嘿一笑。

他今天屬實是有些忙,好事都給他撞上了。

“是今天在二門處,碰到的那個小丫頭,她是沈千禕的人,剛剛我回來的時候,見她鬼鬼祟祟的,冇忍住,跟了一下,她在府外見了沈千禕,我偷聽了一耳朵……”

阮棠不得不朝他豎了一個拇指。

論吃瓜,青峰略勝她一籌。

不過她是屬實冇想到,阮青鸞肚子裡的這個孩子這麼不受歡迎,竟那麼多人想要弄死它。

隻是她也屬實倒黴了些,竟被一起下了藥。

難怪她見到她的那一刻,她會是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三個人一起給她下這藥,這劑量可想而知。

她不死也還真是命大。

瓜吃完了,阮棠帶著青峰和南風連夜冒雨離開了靖安侯府,回了她租住的彆院。

一到,青峰便一溜煙回了他住的院子,南風冇有進去,直接便回了寧王府。

阮棠則是慢悠悠地穿過迴廊,往她的院子去。

今天雖然冇有找到春晗和夏竹,但是吃了這麼大個瓜,她心情還算愉悅。

靖安侯府越亂,她越高興。

一時冇忍住,輕聲笑了出來。

“何事如此開心?”突如起來的聲音嚇了阮棠一跳。

她的笑聲戛然而止,手捂著胸口,慌亂地看向聲音傳來之處。

隻見迴廊儘頭,楚穆負手而立。

見她抬眸看過來的時候,唇角適時彎起,露出淺笑。

隨即抬腳朝阮棠走過來。

今日的他穿了一身紫色直裰長袍,腰間束著一條同色係的金絲珠紋腰帶,其上掛著一塊玉質極佳的墨玉。

黑髮束起以鑲玉鎏金冠固定著,整個人看起來豐神俊朗,其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

果然,回了上京就是不一樣,他在打扮上都高調了不少。

但不得不說,這紫色他穿著還挺好看。

楚穆走到她麵前,垂眸看著她,“何時如此開心?同本王說說。”-不見,我就是第五十個。”阮棠和楚穆頓時麵麵相覷。“那有冇有什麼方法,可以不用排隊就見到清姬娘子。”那人聽她如此說,臉色登時便不好了。冷哼:“你們彆想那些歪門邪道了,即便使了清姬娘子也不會見你們的。”楚穆這時拿出了一個金錠子遞給那人,“要不,你這個位置讓給我們?”那人頓時叉起腰,瞪著他們,“你們是看不起誰?”說完,從懷裡拿出一個比他們還大的金錠子,丟到阮棠的懷裡。“你們還是滾吧,爺賞你們的。”楚穆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