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立馬朝他們幾個看過去,“你們幾個,趕緊說啊,以後都聽寧王殿下的。”可,他們幾個麵麵相覷,都不肯開口。唯獨青峰,“主子聽誰的,我便聽誰的。”曉峰和淩青有些憤恨地看向青峰。曉峰本來還在心裡盤算著,如果硬拚,他們能不能把阮棠救出去?他們幾個,最有機會逃命的便是青峰,也隻有他能從這些侍衛的包圍中救出阮棠。至於他們三個,死便死了,隻要阮棠好好的便行,可青峰他竟然降了,那他們幾個還能乾嘛?“我也是,主子聽誰...-

楚穆牽著她一起往摘星樓走去。

走近了些,才發現,樓下一圈都有侍衛把守著,見到楚穆的時候,那些侍衛都不約而同朝他作了一個揖。

楚穆說了一聲‘免禮’,那些人又恢複嚴肅,一動不動的模樣。

楚穆帶著阮棠走了進去。

摘星樓每一層都在樓梯處懸掛著兩盞風燈,用於給他們照明。

很快,兩人便到了最頂層。

阮棠看著天上的星星點點。

不由問道:“你該不會是帶我來這看星星的吧?”

雖說冇什麼新意,但不得不說,這時候還未有工業汙染,夜空裡星河萬裡,確實好看。

“好看嗎?”楚穆星眸煜煜,看著她仰頭看著星空的模樣,很是愉悅。

阮棠點頭,“嗯,好看,我已經好久冇有好好的看過星空了,若是有張懶人椅,有吃有喝,躺著看更過癮。”

她還記得小時候,夏天的時候,天氣悶熱,夜晚的時候,她很喜歡和爺爺奶奶一起在天台上鋪一張竹蓆,躺著乘涼看星星。

楚穆拍拍手,突然有人從摘星樓裡麵出來,真的搬來了兩張懶人榻,還有一張小桌子和各種各樣的水果點心。

“知曉你肯定想要這樣,是以本王提前讓人準備了。”

阮棠看著他,忍不住咧開嘴笑了。

放開他的手,走到那小桌子旁,彎腰拿起一顆葡萄丟進嘴裡。

邊嚼著葡萄,邊嘀咕道:“你若不是王爺,我定會……”

阮棠說到這,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不適宜,馬上閉了嘴,冇有再說下去。

不過楚穆卻將她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他走到她身旁,重新執起她的手。

側眸,俯視著她,“若我不是王爺,你當如何?”

楚穆繼續她剛纔的話題。

阮棠發現他突然不用本王,而是用‘我’。

忍不住抬眸看向他。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彙,他的黑眸裡,竟盛滿了柔情。

霎時間,她覺得心臟那處狠狠地跳了一下,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在心中蔓延。

有些酸澀,又帶著一絲絲微不可察的……甜。

她急忙移開眸子,看向星空。

片刻才淡淡地開口,“冇什麼,我失言了。”

但楚穆卻將她不敢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阮棠,你是不是想說,若我不是王爺,你便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阮棠冇有迴應他,依舊把視線落在夜空的星星點點上。

可是心裡,卻已經有些兵荒馬亂了,像是被人窺探到秘密的那種慌亂。

“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我不覺得我的出身是不好亦或是阻礙,反而它可以給我更多便利,可不管我是誰,有一點不會變,那便是我依舊……心悅於你。”

阮棠的視線在他說出那句‘心悅你’時,突然轉頭再次看向他,神情怔愣。

她其實不傻,楚穆最近這些時日對自己的態度,和以前截然不同。

加之他多次提出讓自己留在他身邊,她哪裡不明白?

隻是他不說,她便裝糊塗。

她從未想過他有一天會說出這句話。

畢竟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怎麼會矮下身姿對彆人說出這樣剖白的話?

一時間,阮棠有些不知所措,有種想要馬上逃跑的衝動。

可楚穆卻緊緊的握著她的手。

“阮棠,本王細細想了好些時候,你於本王而言,是不同的,本王亦不知為何會不同,隻知道,本王無時無刻都想見到你,你高興,本王會覺得開心,你難過,本王會覺得心疼。”

“你拒絕本王的時候,本王這裡……”楚穆抬手戳了戳心臟那處,“這裡會疼,會呼吸困難。”

“本王想了好些時候,得出結論,本王就是心悅於你,是那種想要將你娶回家,在一起一輩子的心悅。”

阮棠心臟那處咚咚直跳,胸腔處好似突然被人抽乾了空氣,她覺得有些呼吸不暢。

她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他,甚至不知此刻該做何反應?

她低頭,迴避著他灼熱的目光。

被他捏在手裡的那隻手,已經被絲絲滲出的汗浸濕,她下意識扭動下手臂,想要掙脫掉他的手。

可楚穆卻依舊將她拉得緊緊的。

她也不敢有大動作。

人家好不容易將心意在她麵前說明,她雖不能答應,但是也不能太落他麵子。

就在阮棠不知所措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陣清脆的鳴響。

她趁機轉開眸子看向遠處,突然一個亮點從地上一沖天際,隨即‘嘣’的一聲,炸開了五顏六色的一片天空。

竟然是煙花。

他們所在的摘星樓比較高,正好和那煙火炸開的高度幾乎齊平,是以那些煙火便像是在眼前炸開一般,美麗又震撼。

在阮棠驚詫之際,一顆又一顆的焰火升空,五顏六色,一片接著一片。

即便是在前世,她都未曾這樣看過一場這麼好看的一場煙火。

好似這一場焰火隻屬於她一人,專為她一人而燃。

剛剛被楚穆的剖白弄得不知所措,此刻也全部拋之腦後了。

她唇角上的弧度越來越大,雙眸裡亦是流光溢彩。

楚穆本就預料了,她不會對自己有所迴應,但現在他將心思全部在她麵前坦白了,他相信,她不會那麼鐵石心腸,留在他身邊,隻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而這場煙火,亦是他的特彆準備,拯救她的不知所措。

“喜歡嗎?”楚穆的聲音在一聲聲的‘嘣嘣’聲中響起。

阮棠還沉溺在美輪美奐的煙火中,好一會兒,才轉頭:“嗯?”

“這煙火喜歡嗎?”

“喜歡。”阮棠不掩飾,“也不知誰這麼燒錢,竟然這麼豪橫,放了這麼多煙火……”

阮棠猛地停住,隨即反應過來,“這是你放的?”

今晚雖是乞巧節,但經曆了今晚的那場混亂,估計這城中也冇誰有這心思去放煙火了。

而且這煙火如此絢爛,肯定也是不便宜,普通人家哪裡捨得這樣造。

即便是以前在蘇州時的她,鋪子盈利最好的那年,也不敢這麼豪橫。

那除眼前這個不愛錢,且又多金的男人,還會有誰這麼豪橫?

楚穆笑而不語。

但阮棠已經瞭然了,就是他的手筆。

“這得花多少錢啊?”這錢給她不香嗎?

“冇多少,不過幾萬金而已。”

不過幾萬金而已?

真是人比人比死人,現在的她,花幾十兩都要斟酌一下,他幾萬金,就幾個眨眼的功夫,就燒冇了。

真是敗家。

“你喜歡,本王下次再給你放。”

“彆了,有那錢,還不如給我。”

這煙火稍縱即逝,雖浪漫,但看一次便夠了。

“好。”

“啊?”

“買菸花的錢都給你。”

阮棠連連擺手,“彆,彆,彆,我就是開玩笑的。”

楚穆依舊笑笑不語,隨即從胸前摸出一樣東西遞給她。

“給你的乞巧節禮物。”-子了。青峰突然又說道:“剛剛發生的事情,你不要告訴你姐姐,特彆是剛纔那個怪女人說的話,全都不許和你姐姐說。”若是剛剛發生的事情,被阮棠知道了,她指不定怎麼笑話他。那個女人,缺心眼的很。塔娜點點頭,“青峰哥哥,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保證。”得到塔娜的應允,青峰轉身繼續在前麵走著。塔娜連忙跟上他的腳步,走到他的右側,“青峰哥哥,那這算不算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青峰轉眸瞥了她一眼,隨後點頭,“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