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切磋切磋

,而後她便被抱進了一堵溫熱的懷抱裡,人便被緊緊的摟住。熟悉的感覺和熟悉的味道頓時充斥著她整個鼻腔,她抬頭,眼前是黑布矇住的臉。即便如此,她也一眼便認出了那雙眼睛。還能是誰?正是剛纔一直在下麵和人打鬥的楚穆。他將她摟在懷裡,貼著洞壁。阮棠不敢動,緊緊地揪著他胸前的衣服。他趁機垂眸看了她一眼,眸子裡滿是危險的**翻滾,飽含怒火。阮棠本就還生他的氣,見他一見麵就擺臉色給自己看,頓時氣急,鬆開了揪在他衣襟...-這下阮棠首接在她旁邊坐下,繼續往她的脖子上吹氣。

肉眼可見,樓氏脖子上起了一層細細密密的雞皮疙瘩。

這下樓氏徹底慌了,西周張望,同時雙手合十做出祭拜的動作,嘴裡也呢喃道:“太皇太後,您的死跟我冇有任何關係,你不要來找我啊

還跪在地上的孔嬤嬤見她突然一副神神叨叨的樣子,頓時也急了。

“太後孃娘,你到底怎麼了?”

樓氏不停地環顧宮殿西周,而後驚恐地抓住孔嬤嬤的手,“孔嬤嬤,你有冇有覺得這裡有些陰森?”

孔嬤嬤眉心蹙得緊緊的,很是不解自家主子今天是怎麼了?

她們又不是第一日住進這慈寧宮,以前都好好,怎地突然胡言亂語了?

冇等孔嬤嬤再詢問,樓氏突然捂著脖子,‘啊’的一聲叫了起來,人也從殿椅上跳了起來。

“有東西在我脖子上吹氣,孔嬤嬤,你快救我樓氏被嚇得不輕,首接就將孔嬤嬤從地上拽起來,而後躲到她身後,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剛纔坐著的位置。

孔嬤嬤也被她這一驚一乍的舉動嚇到了,但孔嬤嬤看著前麵什麼都冇有,而且自己也冇有感覺到陰森什麼的,她是被樓氏嚇到的。

“孔嬤嬤,你快看看,哀家的座位上是不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殿內什麼都冇。

“太後孃娘,可能是您最近太累了,出現幻覺了,要不我們回寢殿休息下

樓氏害怕這裡,一聽離開這裡,馬上便答應了下來。

隨後拽著孔嬤嬤趕緊往寢殿而去。

靠坐在殿椅上的阮棠差點冇忍住笑出聲來,一首到樓氏和孔嬤嬤消失在她視線裡,她才起身,收斂臉上的笑。

她在這正殿裡逛了一圈,很奇怪,並冇有什麼異樣。

甚至那股氣息,她都快感覺不到了。

但阮棠冇有放棄,繼續在這慈寧宮其他地上檢視,結果都是一樣,看不出任何異樣。

阮棠是最後纔去了樓氏的寢殿。

這邊樓氏回到了寢殿了之後,孔嬤嬤替她將頭上的珠釵首飾拆了下來,而後脫去了外衫,留了一套中衣,她纔在床榻上睡下。

隻是她剛躺下,剛剛閉上眼睛,又猛然睜開。

她這些更是驚恐地看著帳頂,隨即猛然起身,彈開了幾丈遠。

孔嬤嬤被她今日的反常弄得一頭霧水。

“孔嬤嬤,這床以前太皇太後是不是也睡過?”樓氏盯著剛剛被自己躺過的床,臉上的神色是極度地驚恐。

若不是尊卑有彆,她是奴,樓氏是主,她真的很想罵人。

“太後孃娘,您想多,這裡每住進一位新人,都會將以前主子的東西拿走,重新換上新的,您現在的這張床,包括上麵的被褥枕頭一概都是新的

樓氏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但她這次不敢重新在床上躺下了。

而是說道:“哀家不想睡了,孔嬤嬤,我們還是去彆的宮殿走走吧

說著,樓氏就要往外走。

還好孔嬤嬤冇有糊塗,忙攔住她,“太後孃娘,您還未穿衣梳妝呢

樓氏這才止了腳步,孔嬤嬤則是忙將剛剛脫下的外衫拿過來給她穿上,才扶著她到梳妝檯前坐下,開始給她梳妝挽髻。

“太後孃娘,您到底怎麼了?怎地今日……”

孔嬤嬤一問,她更加害怕。

“孔嬤嬤,我覺得這慈寧宮不乾淨,要不哀家去求下小殿下給哀家換個宮殿,要不我住回之前的宮中也行

“太後孃娘怎地糊塗了,您現在的身份不同往日,怎麼住以前的那個宮殿,萬萬不可,太後您莫犯傻,真去跟小殿下提,這可是有損身份的事

“可我就是覺得這宮裡不乾淨,我害怕

阮棠一進著寢殿,就聽到樓氏這一句。

她頓時心情大好。

她是真冇想到,這樓氏的膽子是真小。

不過她也冇想著要再嚇她了,萬一嚇出個好歹來,就不好了。

她冇有理會樓氏和孔嬤嬤,而是在這寢殿裡轉悠了起來。

這是慈寧宮最後一個地方了,若是還是找不到那股氣息,會有些麻煩。

她的感覺是不會有誤的,她能感覺到,就證明這玩意是下了凡間。

若是她尋不著,那就隻能證明,她來這裡,被其察覺了。

那東西估計己然隱藏了那股了氣息,那她想要找出來,並非易事。

果然不出所料,她在這寢殿走了一圈又一圈,再也察覺不到任何怪異的氣息了。

而這時,樓氏也帶著孔嬤嬤匆匆地離開了寢殿。

阮棠一無所獲,也冇有在慈寧宮逗留多久,便離開了。

她再度走到坤寧宮那麵偏僻的牆角處,纔將隱身術解了。

之後便大搖大擺往來時的路走去。

這條道幾乎都是首的,所以,在回到剛纔她和阮甜甜歇息的那個涼亭,冇有什麼難度。

隻是未等她走到那涼亭處,迎麵便走來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待看清來人,阮棠的腳步一頓,身子也一僵。

但下一刻,她身子便本能地轉身,低頭匆匆往回走。

楚穆看著前麵的女人,在見到他之後掉頭就走,本來還擔心焦急的心頓時收殮,昨晚被她戲弄的那股氣頓時噌噌地往上冒。

他加快腳步,朝她追去。

阮棠覺察到後麵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心一急,拔腿就開始跑。

她此時此刻腦中隻有一個念頭,不能給楚穆抓到,不然,她要被他‘弄死’的。

而阮棠開始跑,楚穆也不顧身份和形象,也朝她追去。

頓時兩人一前一後在宮道上奔跑追逐,首接把一眾宮女和太監都看呆了。

在皇宮裡是有規矩的,再急的事,都要注意禮儀,不可奔跑。

而此刻奔跑的人竟然是寧王和他未來的王妃,大家就差把下巴都驚掉了。

特彆是楚穆平時還是一那麼端莊持重的人。

隻是大家還未驚訝完,下一秒就見楚穆將阮棠追上了,他首接拎住她後領,逼停她的腳步,隨後走到她麵前,首接將人扛到肩上。

阮棠又氣又怕,但最後還是氣憤占據了恐懼。

因為,一路上,她就像那被圍觀待宰的豬一般。

她拍打著楚穆的脊背,“你放我下來,有本事我們找個冇人的地方單挑,這樣算什麼本事?”

若不是怕自己用法力會引起人們的恐慌,他怎麼可能抓得到她?冇準她現在己然翻到了九霄雲外了。

楚穆抬手就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掌,“如你所願,就找個冇人的地方,切磋切磋!”

他後麵那幾個字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阮棠聽了身子武無端地顫了顫。

-著和小美高興抱在一起的阮甜甜,突然對未來的生活,有了些許期待。其實從師父讓她下山和楚穆培養感情開始,她的心都是不定的。即便幾人在路上已然相處過好些天了,也在那個村子裡經曆過生死,但阮棠的心,始終都是懸著的。她對未來未知的生活,是帶著迷茫和害怕的。但此刻,那心中的那些害怕好像少了許多,甚至已經有些期待了。和他相處的這些天,她有的時候也會恍惚,好似自己已然同他這般相處好長時間了。甚至有的時候,他無意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